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八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編者前言

我們 “ 欲說還休 ”

2009年,是中國五四愛國民主運動90週年。2009年,又是中國八九政治風潮20週年。本刊作為一家歷史文化雜誌,理應濃墨重彩地發表一批文章,來紀念他們。紀念現代中國“五四”先人愛國民主的成功,祭奠當代中國“六四”乞求改良的流血和失敗。然而,我們似乎沒有這樣的心情。其原由,一是我們已經創刊八年的雜誌,已經說了很多。就“五四”而論,我們早已跳脫中共編造的“五四革命理論”,知道“五四”就是一場在辛亥革命所創造的自由時代條件下,獲得了“外抗東西強權、內抗專制殘餘”成功的一場光照歷史的愛國民主運動,並且與馬列和共產黨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也沒有為後來蘇聯直接培植和領養的的所謂中國無產階級先鋒隊――中國共產黨準備什麼“政治舞台”……。就“六四”而言,我們早已把話說到了底﹕一九八九年春夏曾席卷中國的,其始不過是一場“跪求專制改良”的政治風潮,他的“反腐敗和反官倒”,也就是他明確地“反貪官不反黨”的宗旨和表現,不過是千年之前宋江們“殺貪官不反皇帝”的弱勢翻版而已。其中期曾發展成為要求“民主改良”的政治運動,以要求專制政黨給予“新聞自由” 等為旗號,卻又被中共黨內的派別及其長袖善舞的上層知識分子所利用、所出賣,為中共的內訌所糟踏。其後期,就是六月四日中共屠城之後,才終於成為一場中國人民鋪天蓋地的“民主抗暴革命”,人民用自己鮮明的立場、悲憤的呼聲和血肉之軀,表達了對於“跪求專制改良”的輕蔑,更對四十年來專事殺人以固權的中國共產黨表達了人民自身的無盡憤恨與鄙視。敢於追求真民主和真自由的旗幟終於在人民心中、在全中國的大地上憤然高舉。雖然她倒塌在血泊之中――但她因沒有領袖而顯得無比勇敢,因不事謀略而表現得無比純潔,因為沒有形形色色改良思想和專制勢力的侵蝕和介入,才使得她終於能夠將一九八九年的巨大政治風潮推向一個真正的追求民主自由之新境界……說到此處,我們就還是欲說還休罷。因為,“五四”九十週年之際,海內外少了應有的紀念,卻多了不該有的誣蔑和謾罵;“六四”二十週年將臨之時,又在海內外演出了一場“跪求黨主憲政”的偽善大戲。長期以來,“民主革命”為他們所痛恨,“保共改良”為他們所推崇。去歲,人民鐘愛的英雄楊佳為他們所忌;今年,人民心疼的烈女鄧玉皎為他們所冷。他們心心念念地只有“求共黨平反”一句話,還是宋江的渴望“招安”而已。我們還能說什麼呢?殊不知,話不投機半句多。當然,我們的半句也算是紀念,一個堅定而又辛酸的紀念。

我們依然做自己的事情。本期,我們繼續揭開“馬列中國”是從馬列而來,特別是從共產黨第一個殘暴黨主――列寧而來的血腥歷史。這才是中共八十餘年所有倒行逆施的根據。以期更多的人能夠瞭解“中共及其馬列中國”的由來和性質,行為和本性。

本期還有更多的專欄文章,從各個方面來表現我們民族的歷史真相和文化真諦,我們就不一一介紹了。

 請讀者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