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七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共語言厚黑學一瞥

 

 

                   劍中文選之二

 

 

隴南暴動的現場視頻和照片清晰可見:街頭大批武警赫然手舉"構建和諧社會"的牌子,與暴打毫無還手之力的平民的景象和諧共存――和諧社會還是喝血社會?

中共語言厚黑學作為一種顛倒黑白、文過飾非、偷換概念、粉飾太平、愚弄大眾的宣傳伎倆,可謂源遠流長:1934年被國民黨打得屁滾尿流、四處流竄,惶惶然如喪家之犬,竟美其名曰"長征"和"北上抗日";1931年"九一八事變",日本即已開始大規模全面侵略中國,你怎麼不北上抗日?

艱苦卓絕的14年抗戰,就這樣被中共活生生、硬邦邦地閹割成了8年抗戰!

見過無恥的,沒見過中共這麼無恥的:據《雪白血紅》、《謝覺哉日記》、《延安日記》(作者彼得•弗拉基米洛夫,1942年至1945年任共產國際駐延安聯絡員兼塔斯社記者)、《淮太西縣煙土稅徵收與管理暫行辦法》的相關記錄,為籌措軍費和滿足高官的私欲,走私、開窯子、種販鴉片,中共無惡不作;1944年,毛澤東的勤務員張思德因燒煙土被活埋在窯洞裏,毛澤東居然好意思寫了篇遺臭萬年的《為人民服務》:"張思德同志是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

殺人放火、到處搶劫,成了"打土豪、分田地";武裝割據、犯上作亂,叫"建立革命根據地";知識份子也終於進化到了"牛鬼蛇神"的境界。

比起"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後毛澤東時代,無恥者無畏的毛澤東一直在"裸奔":"秦始皇算什麼?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個儒,我們坑了四萬六千個儒。我們鎮反,還沒有殺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識份子嗎?我與民主人士辨論過,你罵我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罵我們是秦始皇,是獨裁者,我們一貫承認;可惜的是,你們說得不夠,往往要我們加以補充(大笑)。"(在八大二次會議上的講話1958.5.8);"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你們,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接見日本社會黨人士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細迫兼光等的談話1964.7.10);"勇敢分子也要利用一下嘛!我們開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們不怕死。有一個時期軍隊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贊成。"(中央工作座談會紀要(1964.12.2))。

後毛澤東時代,中共的一黨專政,以"撥亂反正"、"堅持四項基本原則"、"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以人為本"等概念包裝,玩弄文字遊戲和"政治正確",將語言厚黑學繼續發揚光大:

失業改為"待業"、"下崗",是不是要好聽些,充滿再就業的希望?暴動、起義改為"群體事件",肯定有助於"河蟹與吻腚";在抱殘守缺、固步自封裏"解放思想",解放了幾十年,連民間辦報的權利都沒有;不斷地出動軍警強制拆遷、打壓正當維權就是以人為本?

自從中共開始鼓吹和諧、穩定,突發和災難事件的報導就開始進入"穩定程式":《 地震致漢中35人死亡320人受傷目前群眾情緒穩定》、《災區群眾情緒穩定 救災安置進展順利》、《成都市民情緒穩定》、《汶川縣城民眾情緒穩定秩序良好》……

百年難遇的汶川大地震,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上萬所豆腐渣學校建築、救災物質和現金的被鯨吞與挪用,如果你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天災更兼人禍,情緒怎麼穩定得起來?!

連計程車司機罷工也成了"停運"、"罷運",要不怎麼說中共語言厚黑學"勃大精深"呢?

在中共語言厚黑學的淫威之下,名為"群體事件",實為暴動、起義的註定是"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煽動利用了不明真相的群眾"。問題在於,為什麼不讓老百姓知道真相?資訊封鎖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

波瀾壯闊、死傷無數、被殘酷鎮壓的"六四"學生愛國運動,在官方語言裏成了"六四"政治風波,就敏感程度而言,相當於中共的處女膜。因為,哪怕混世魔王毛澤東再無恥,畢竟經歷過"五四"學生愛國運動,於1966年7月18日發表了"誰才鎮壓學生運動?只有北洋軍閥"的著名講話。1989
年,鄧小平、陳雲、李鵬、王震等人出動野戰軍、坦克、傘兵血洗天安門廣場的"豐功偉績",不亞於1898年慈禧發動戊戌政變,對中國民主進程的傷害。

別小看"運動"和"風波"的差別,在偷換概念的過程中,那是自由與自由的敵人、民主與獨裁、美好與邪惡的天壤之別,是以難為難、大事化小、裝聾作啞的具體表現。鄧小平埋頭發展經濟,在意識形態領域主張"不爭論",好象CDP上去了一切問題都煙消雲散。但人不是動物,除了物質享受,還需要信念、信仰的支撐。在共產主義解放地球的幻想破滅之後,自由民主的價值觀未能及時介入,整個社會毫無理想追求,惟利是圖,道德水準的大幅度下滑,反過來又讓底層民眾承受,以致於出現《新三座大山》的民謠:教改把你父母逼瘋,房改把你腰包掏空,醫改為你提前送終。所謂"改革",越來越成為中共權貴中飽私囊的代名詞。

金融風暴來臨,為了能夠大張旗鼓地公款旅遊、公款吃喝,國家旅遊局以拉動旅遊內需為名,向有關部門提出"國民休閒計畫"。

好一個國民!這個"國民"當然不包含為生計而奔波的人群:農民、貧困市民、失業者和低收入者,所謂"國民休閒計畫",就是中共權貴系統的有條不紊的名正言順的腐敗計畫。

簡而言之,"中華人民共和國"無非是中共的党國;反華和所謂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不過是反共和要求國家政權為人民服務而已。想要明白事理、免受洗腦,肅清中共語言厚黑學的危害,反向思維和懷疑主義是兩大法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