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七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夫啊,醒吧!

  化

 

         祖国,我们同受熬煎……

 

引子

 

          

 

啊,可爱的祖国啊,故乡啊,河流啊,

我的心没有变——

它永远把你怀念!

 

怀念搏风击浪的祖先,

怀念茹苦含辛的慈母,

怀念铁窗牛棚的师长,

怀念多灾多难的亲朋,

相逢只在梦中。

只要人在,

就能相见。

就是这样的信念,

支撑着人生?!

 

怀念居住的茅屋,

怀念读书的母校,

怀念那轮月明,

怀念那座小桥,

桥下流水清清

流水清溅

流走了美丽的幻想;

流水弯弯

流走了天真的童年……

 

啊,那莱花地颤动的蝴蝶;

    那芦苇荡绕飞的蜻蜓;

    那河滩上彳亍的白鹭;

    那蓝天里飘放的风筝;

    那马群奔驰,羊群撒欢;

    那长号吹晴,短笛流韵;

    那雨夜里,虫鸣蛙鼓;

    那田野上,稻麦花香;

    那晶晶夏夜的榕树下

    老祖母讲:狼外婆的故事

    那皑皑白雪的操场上

    我和同学们亲手堆成的雪人!

 

啊,还有那

    正月的爆竹;

    十五的花灯;

    二月的花朝;

    三月的清明;

    四月的麦浪;

    六月的瓜果;

    七巧的针线;

    中秋的月明;

    十月的稻肥;

    腊月的酒香。

啊,美丽的故乡,

    童年的记忆,

    童年的心;

    可是我们

    我们的心——

    已是少年老成,

    青春虚掷,

    人到中年!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未改鬓毛衰

近乡情更怯,

不敢问来人。

啊,啊啊,

我们远古的诗人,

你们不可能想象到,

  也不可能预料到,

千百年后,

还会有人……

 

在那动乱的岁月,

在那武斗的年代,

我曾偷偷地回来,

  又悄悄地离开,

亲朋不能会面,

田野荒芜陌生。

哪里去了

    童年的清清的小河?!

哪里去了

    故乡的绿绿的田园?!

哪里去了

    五月的龙舟竞渡?!

哪里去了

    九月的登高望远?!

啊,我的青春失落在故乡,

    故乡的青春又在哪里?!

可怜我的心啊,

多么疼痛难忍;

要是有个地方,

真想痛哭一场!

 

痛哭啊,怀念——

怀念夜渡长湖,把船舱让人的祖父,

    在车祸船祸里九死一生的祖父,

    一条扁担当个客店的祖父,

    一条夹裤聊以抵御寒冬的祖父,

    痛失牺牲于革命祭坛上的儿子

    省碗菜饭饿肚让给孙子的祖父,

    给我讲很多很多故事的祖父,

    亲自送我上小学上中学的祖父,

    谈个媳妇阻拦我闯荡昆仑的祖父,

    不幸野死在异地荒原的——祖父啊!

怀念 ----

怀念从小失去父母的母亲,

    做小媳妇长大的母亲,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母亲,

    用洗衣桶提米周济穷人的母亲,

    雨中给儿送伞的母亲,

    夜里给儿补衣的母亲,

    把儿一块石头都摸光了的母亲,

    为儿护的母亲,

    含泪送儿离乡背井的母亲,

    不该病死于饥饿贫穷的----母亲啊!

 

怀念----

怀念读书的母校,

    母校草坪上,摇动的灯光,

    灯光下,老师扮演着屈原,

    屈原悬戴着荷叶、莲瓣、花环,

    洞庭女子的歌声是如此地悲凉!

啊,谆谆善诱的老师,忧国忧民的形象!

    为我说情帮我申请助学金的老师,

    送我《离骚》、《神曲》的老师,

被打成右派反革命的老师,

至今音信不通,生死不明的----老师啊!

 

怀念----

怀念童年的街头大战;

    少年的呼朋唤友;

    春天的假日远游; 

    秋天的沙滩野餐;

    夏天的中流击水;

    冬天的冰湖划船;

    渔火,星星点点,

    月光,迷迷茫茫,

    迷迷茫茫星空下,

    一朵悲惨的小花,

    枯萎在荒原上----

        童年的梦,

        少年的梦,

        青春的梦,

        家国的梦!

 

 三

 

一场噩梦,

万仞悬崖——

死是容易的,

     活着却更难。

在泥泞里跋涉,

在风雪中搏斗,

在饥饿里熬煎,

在沉默中反抗……

    乡思无法邮寄,

    道路太难太远!

有多少星星,

有多少话语,

有多少月光,

有多少思绪!

    有多少风雨,

    有多少离忧,

    有多少杨柳,

    有多少乡愁!

 

啊,世界真广大,

人的尊严

    却无处安放!

啊,天空多辽阔,

友爱二字

    却难以书写!

九州血泪,

千古沉冤,

多少座奈何桥

    阻断了人间的恩爱!

多少道天河水

    隔绝了骨肉的深情!

痛苦太大太大,

心却太小太小。

    时间太长太长,

    生命太短太短。

 

时间太长太长,

故乡啊,亲人,

我们

哪年哪月

才能团圆?!

    生命太短太短,

    亲人啊,故乡,

    我们

    何时何地

    再能亲近?!

怀念故乡啊,

只在梦中,

    梦醒后的痛苦,

    痛苦万箭穿心!

怀念亲人啊,

常在病中,

    能医的是病,

    难治的是心!

 

怀念故乡啊,

常在梦中!

怀念亲人啊,

只在梦中?!

 

虽然寒冬的长夜

仍然笼罩着我们。

    不要悲伤,

    不要叹息!

我们不是芦苇,

我们不是绵羊,

我们是人——

    自由的人!

血腥吓不退我们,

锁链锁不住我们,

启明星牵引着我们,

我们的船不会沉没……

 

    水上浮标点点,

    大江夜雾蒙蒙,

    江水在不眠的夜里,

    故乡在流血的心中。

故乡啊,亲人,

让我们等待吧!

让我们端起生活的饭碗,

用希望的筷子,

数着米粒,

数着日子,

数着天空……

 

 

啊,天空——大地——

    中国——故乡——

我美丽的祖国啊,

我的父母之邦!

无论走到哪里,

我都能看到你,

    长城

          泰山

                庐山

                      黄山;

无论身在何方,

我都能听到你,

    运河

          黄河

                珠江

                      长江;

即使远在异国他乡,

我也总是梦见你,

    羊城越秀

    古都天坛

    断桥残雪

    雁塔飞霜;

即使独对地老天荒,

我也永远忘不了你,

    南海鸥鹭

    青岛渔帆

    桂林山水

    三峡风光;

哪怕绞索勒紧喉管,

我仍向往着你呀,

    夸父逐日 

    嫦娥奔月

    精卫填海

    愚公移山;

哪怕铁窗窒息了生命,

我仍爱着你呀,

    江南春雨  

    北国飞雪

    漠河白夜

    宝岛霞光!

 

啊,天空——大地——

    故乡——中国——

我伟大的祖国啊,

我的父母之邦!

我的中原——

    尧都禹域的中原,

    楚汉相争的中原,

    淮海大战的中原,

    逐鹿千里的中原,

    血流漂杵的中原啊!

我的塞北——

    北风卷地的塞北,  

    八月飞雪的塞北,

    重关峻岭的塞北,

    战马嘶鸣的塞北,

    烽烟滚滚的塞北啊!

我的江南——

    杏花春雨的江南,

    草长莺飞的江南,

    莲叶田田的江南,

    桂花飘香的江南,

    画山绣水的江南阿!

 

我的江南,

我的塞北,

我的中原,

我的祖国啊——

我的母亲!

    是您养育着我,

    是您教导着我,

        生活岂能是

        欺骗、

        忍耐、

        怜悯

        和哀伤?!

    生活应该是

    自由、

    创造、

    搏斗

    和前进!

 

         五

 

啊,前进!

          前进!

    上溯!

上溯!

穿过迷雾,

    穿过黑暗,

        穿过沼泽,

            穿过死亡!

我们是龙的传人,

仁者爱人的传人,

明法”“举贤的传人,

上下求索”“冲决网罗的传人!

我们是炎黄子孙,

    钻木取火者的子孙,

    指南针发明者的子孙。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者的子孙!

楚虽三户,

      亡秦必楚!   

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

我们哭中国,

我们哭我们自己,

纤夫阿,醒来吧!

同胞啊,起来,

              起来,

                    起来呀!

让我们把——

故乡心

拧成一股

粗大而又坚实的纤绳

扣上我们的肩

嵌进我们的皮肉,

让我们奏《激楚》之结,

      舞《大风》之歌,

      撞自由之钟,

      举科学、民主之旗,

      擂现代化之鼓,

      唱黄河船夫曲,

      喊川江号子,

让我们用力,

            用力,

                  用力呀,

用力地拖载着

我们的

古老的、

文明的、

贫穷落后的、

多灾多难的祖国呀,

向着新生,

向着自由,

向着光明,

向着海洋!

 

嗨哟!嗨哟!嗨哟嗨哟!

嗨哟!嗨哟!嗨哟嗨哟!

            前进!

      前进!

前进!

划!咚咚咚咚,划!

划!咚咚咚咚,划!

永远!

      永远!

            永远!……*

                                  1972年5月   初稿

         1976年5月   二稿

                               1985年元月   竣稿

 

*  自注:难道仅仅是个人的自传史?难道仅仅是个人的心的历程?它或许会使你想起从先秦屈原到晚清龚自珍、梁启超到孙中山创建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它或许会使你想起毛姆的散文《江上歌声》:生活太艰难,生活太残忍,歌唱是绝望的最后抗议……史无前例,于今为烈,我们中华民族难道真的如尼采所说:中国是巨大不满足和变化能力几千年来已经死灭了的国家之例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