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七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考茨基的文章讀後

     木頭

 

過去我們熟讀《聯共黨史》,“考茨基是共產主義的叛徒”的概念深入人心,把列寧視為正統的共產主義導師和旗手,對“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也視為真理,及至對毛的“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也深信不疑;只是經歷了文革之後,開始有了些疑問,但對這些深奧的理論問題仍是模模糊糊,今天看了考茨基的這篇文章,才茅塞頓開。考茨基說的是何等的好啊: “所謂的蘇維埃只不過是獨裁專制的一種組織形式”,“聽任群眾自由行動的結果,是把剝奪生產資料擴展到了剝奪消費資料,完全是政府組織的公開搶劫”,“無產階級中最缺少修養的分子被放到運動的最前列”,“走的是劫富濟貧的俠盜式道路”。真是一語中的,入木三分。現在看來,所謂的共產主義就是一種煽動仇恨、暴力、恐怖的主義,再看看我們的歷史,從共產主義組織的誕生,就是以打土豪分田地為誘餌,驅使多少農民工人搞暴力和恐怖,甚至在共產主義組織內部,也是殘酷的鬥爭和殺僇,紅軍時期的清洗AB團,及一、四方面軍的肅反 ,都是殺人如麻。後來揭露出的蘇聯斯大林搞的農業集體化運動、肅反等運動中的大監禁、大殺僇,也是駭人聽聞的。這些豈止是剝奪消費資料的行為,而是以剝奪人的生命為快事。聯想到為什麼我們總是支持、同情那些專制政體,為暴力恐怖獨裁國家說話,(如紅色高棉的布爾布特、阿富汗的他利班、利比亞的卡扎菲、古巴的卡斯特羅、朝鮮、伊拉克等等)其中道理也就十分清楚了。

像考茨基的這些文章和著作,在過去是看不到的,我們聽到的只是一種聲音;至今在學術領域中有很多地方還被劃為禁區。現在首要的問題是破除禁區,破除迷信,給人們以真正的言論自由,學術討論的自由;讓人們用自己的頭腦去觀察,去思考;從理論上去正本清源。不過,當愚民變成獨立思考的人的時候,對有些人來說可就到了末日了。

 

                                                              (选自國内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