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七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尊稱孫中山“國父”的

來龍去脈


何彤


石瑛是孫中山的親密戰友和忠實的追隨者。1905年春石瑛和朱和中陪同孫中山從英國渡海來到比利時,在留學生中宣傳革命,組織革命組織;石瑛和張靜江曾陪同孫中山住在法國巴黎的一家小客店裏,過著極其清貧的生活,節約每一分錢來開展革命工作;武昌起義,孫中山由美國到英國,石瑛、吳稚輝和李曉生隨侍其左右,協助孫中山處理過各種事務,特別是石瑛出力更多;1925年初、孫中山病重,委託石瑛、於樹德、丁惟汾、馬超俊等代其接待社會各方人士;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在北京逝世後,其靈柩由特別親近的人員輪流替換舁之而行,石瑛便是其中之一。

為了永記孫中山的歷史功績,繼承其未完成的革命事業,石瑛發起同林森、張知本等12人在國民黨五屆中央全會上聯名提案,請中央通令全國各省市,此後尊稱孫中山為“中華民國國父”,獲常委會一致通過,國民政府通令全國執行。

原案全文如下:  (擬請尊稱總理為中華民國國父案。二十九年三月二十一日第五屆中央常務委員會第143次會議通過)

 

 總理立承先啟後救國救民之大志,領導國民革命、興中華、建民國、改革五千年專制政體為共和國家,解放全民不自由之束縛,復興民族,躋中華民國在國際上有自由平等地位,吾人追念總理締造民國艱難,全國同胞應沒齒不忘總理之偉功大德,擬請中央通令各省市,此後尊稱總理為中華民國國父,以表崇敬,而示不諼。僅特列舉數項名稱于左:

總理誕辰   總理忌辰   總理遺囑   總理遺像  總理遺教  總理年譜   總理陵墓   總理故鄉

以上列舉各項名稱,應首冠以“中華民國國父”六字,其餘簡稱,則敬用“國父”二字,僅此提案,當否?伏乞公決。

  提案人: 林森   石瑛   張知本   戴愧生   姚大海   丁超五   蔣作賓   李敬齋   李次溫   李綺庵   趙棣華  蕭忠貞 ”

 

附石瑛先生小傳

石瑛 (1878-1943年),字蘅青,中國中國同盟會會員,民國官員,曾任國民黨一大中央委員、南京市市長等。被譽為“民國第一清官”。湖北陽新縣燕廈區人。少時,讀書過目成誦。1897年補博士弟子員。1903年,參加湖北鄉試中舉。後遊學省城,與田桐居正等結為盟兄弟。

  1904年,石公費赴歐留學。初至比利時,後入法國海軍學校學習海船製造與駕駛專業。與摯友向國華取學校秘藏圖籍,攜至比利時拍照。事泄後離法回國。經田桐介紹,與孫中山建立聯繫,不久轉赴英國,以工資讀,學習海軍軍械製造。1905年,與吳稚暉等接受孫中山指示,在英國組成同盟會歐洲支部。

  辛亥革命後,1912年,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石奉召加國任秘書,總辦禁煙事宜,親自起草禁煙法規。孫中山辭職後,石奉派回鄂主持同盟會湖北支部,並轉為國民黨員,當先湖北省議會議員與國會眾議會院議員。袁世凱竊國。石上"萬言書"罵袁,名在捕牒中。二次革命失敗後再次赴英國伯明罕大學學習礦冶,獲碩士學位。1922年回國,應蔡元培之邀任北京大學教授,常與李四光王世傑等精心研討治術政論之學。1923年任武昌高等師範校長。1924年1月現上廣州,參加中國國民黨第一次代表大會,當遷中央執行委員。1925年11月,參加北平西山國民黨一屆四中全會,認為"容納共產黨人跨党參加國民黨,將必使國民黨形成有名無實之軀殼","公開聲明聯俄,不免開罪西方國家,在外交方面亦非明智之策。"1926年夏,辭去委員職,赴粵任廣東石井兵工廠工程師。1927年秋,轉任上海龍華兵工廠廠長,為除積弊,增收節支,所產機關槍、迫擊炮同德國克虜伯兵工廠產品不相上下。1928年,任湖北省建設廳廳長,與民政廳廳長嚴重、財政廳廳長張難先意氣相投,合稱"湖北三怪"。任內主持修築襄(陽)花(園)、漢(口)宜(昌)公路,整頓武漢輪渡。陽新縣韋源口至海口段江堤,十年九潰。石批准列為幹堤,由國家撥款修固。1929年冬,任武漢大學工學院院長。1930年12月,任浙江省建設廳廳長。辭退報酬甚巨而無所事事外籍水利、員警顧問數人,矯正盲目崇外陋習,籌建錢塘江大橋與杭州電廠。1932年3月,擢任南京市長。就任之日,避開歡迎儀仗隊,手拎舊提箱,著布衣布鞋入市府,得"布衣市長"雅號。任內精簡機構,裁汰冗員;嚴格財經手續;多築平民住宅,舉辦平民貸款;扶持舊有緞業,大力提倡國貨;增設校舍,普及小學教育;禁煙、禁賭、禁娼,整飭社會風氣。1933年4月,兼任管理中荷庚款水利經費董事長。1935年4月,日本《朝日新聞》訪華代表團抵南京,汪精衛令市府官員齊到機場迎接,石以有辱國格,憤然辭去市長職。7月,任考試院銓敘部長。平時乘火車坐三等車廂,乘輪船坐統艙,雖為中央委員、市長、部長仍不改"三等車主義"。家人亦節衣縮食。

  1937年4月,石再任湖北省建設廳廳長,努力搶修公路,並籌畫指揮省府西遷。1938年6月辭職,移居建始縣城,組建棉麻生產合作社與糧食加工合作社。

1941年春,石抱病主持會議,歷時10餘日,精力久耗,宿疾日深。兼之平時飲食粗劣,胃病更趨嚴重。1943年1月就醫重慶,12月4日病逝。抗戰勝利後,靈柩從重慶歌樂山麓遷葬武昌九峰山。其講話、文稿彙編《石蘅青先生言論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