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七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孫中山的故事

 

 

「交朋友要從心裹交」

 

在臨時大總統府,美國教士、南京鼓樓醫院院長馬林是一位常客。他能說一口流利的中國話,經常拜訪孫中山,問長問短,似乎對中國革命十分關心和支持,實則為美國間諜機構刺探情報。

一天,孫中山在西花園石舫接見馬林。彼此交談了一會,孫中山忽然對馬林說:「我們很喜歡交朋友,對外國朋友也是一樣。只是交朋友要從心裏交,不能嘴上與心裏不一致啊!」

馬林怔住了,好一會才說:「可不可以這樣解釋,大總統懷疑我會見您的目的,是探聽情報呢?」

孫中山說:「我不過作一般地的設想,先生的來意先生自己最清楚。好,我們繼續隨便談談吧。」

馬林做賊心虛,十分尷尬。此後,在總統府的外賓中,再也見不到他了。

 

「你們的意思我知道了」

 

一天,孫中山來到南京鬧鬧嚷嚷的夫子廟進行講演。衛士到一家茶館泡了一杯茶給孫中山,並借來一張桌來和一條板凳,當做臨時講臺。孫中山拿著薄鐵片做的喇叭筒,操著廣東口音的普通話,對群眾演講當前的時局和革命道理。

當時,聽眾並不知道講話的就是臨時大總統,只是覺得講演者氣宇軒昂,和藹可親,滔滔不絕的演說中,洋溢著為民服務的熱情,令人很是感動。

當時,正是南北和談時候,孫中山告訴聽眾:「現在南京臨時政府和北方政府正處於對峙的狀態中。說政治形勢,南方優於北方:講軍事實力,則北方勝過南方。因此,有人礙於北方實力,不主張用武裝力量去打倒清廷政府,而主張用政治方式進行和平談判:也有人認為只要堅持到底,克服困難,一鼓作氣,乘勢進攻,一定可以得到勝利。這兩種看法各不相同。你們大家看怎麼辦?是戰好?還是和好?」

南京市民對先前張勳的「辮子兵」的蹂躪和屠殺的罪行記憶猶新,一聽到「打仗」二字,莫下談虎色變,於是不約而同地喊道:「我們要和平!我們要和平!」

孫中山聽後笑說道:「我是孫文,你們的意思我知道了。」

啊!演講者原來就是大總統孫文!

聽眾如夢初醒,立刻響起了一陣陣熱烈的掌聲。事後,好些人感慨地說:「孫文不愧是位『平民總統』。他的作風與『朕即國家』的帚王思想,真有天壤之別!」

 

「要恪守制度」

 

南京總統府侍從隊有十三匹馬,編成十三個號。除七號馬是總統的座騎外,其他十二匹可供公差用,但規定要有參軍處的條子才能發馬。

一天早上,印鑄局印刷科徐科長因公外出來要馬,聽侍從隊長講明規章制度後,便去找黃參軍批條子。黃參軍當時正忙,交代侍從先備馬匹給黃科長,回頭再補條子。

侍從隊長髮了馬匹,因到中午還未見徐科長補交條子,便去找黃參軍瞭解。正巧見黃參軍在孫中山那裏,便要他補批條子。孫中山見了,高興地對侍從隊長說:「你很負責,我們的政府剛成立,一切都要遵守規章制度,這樣才能走上軌道。」接著,就讓黃參軍寫條子給侍從隊長,補辦了手續。

下午四點,十三號馬單獨跑了回來,卻不見徐科長。原來,途中他從馬上摔下來,撞在修馬路的石堆上,因流血過多,又無人知曉,躺在大路旁氣絕身亡。

事後,孫中山沉痛地對侍從隊長說:以後要記住這個教訓,凡要騎馬外出的,除要有參軍處的批條外,還得提醒他們注意安全。

 

「對人民不能這樣」

 

事情發生在孫中山在南京任臨時大總統期間。

一天,孫中山一行七人騎著馬去視察雨花臺炮臺,然後轉回中華門外郭家公園,稍休息後即準備進城。這當兒被群眾發現了,人們紛紛圍攏過來,頓時人山人海,鼓掌歡呼「大總統萬歲!」

孫中山一邊向群眾頻頻欠身、招手,表示感謝,一邊通過侍衛隊要大家不要喊「萬歲」的口號。

為著孫中山的安全,城外的員警分局長和巡官飛快地趕來維持秩序。巡官拔出指揮刀,吆暍著要群眾讓開。孫中山見了,立即吩咐侍衛隊長制止這種做法。

他嚴肅地說:「對人民不能這樣。」

群眾越來越多,口號聲此起彼落。孫中山見一時不容易從中華門進城,便用廣州話輕輕地對侍衛隊長說:「不要因為我打擾了群眾。我們能不能從鄰近的城門進城?」

侍衛隊長坐在馬上,高聲地對群眾喊道:

「請大家讓開一條路,大總統還要到製造局去看看。」

群眾很快讓出一條路來。

孫中山邊走邊頻頻點頭向群眾致謝,順利地繞道通濟門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