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七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三民主義在臺灣

者按:臺灣曾是三民主義的模範省,在大陸慘遭失敗的中國國民黨帶領臺灣人民依據三民主義,創造過偉大的臺灣經驗。然蔣經國先生之後,三民主義在臺灣日漸衰微,終遭拋棄,幾致成為絕學,釀成了臺灣今日之困境。三民主義為臺灣奠定了永久性的福址,誠希望臺灣能重返三民主義道路,使臺灣經驗永續不絕。蔣渭水和蔣經國,是臺灣兩位偉大的三民主義信徒,也是深受臺灣民眾愛戴的偉大人物。我們希望透過“三民主義在臺灣”這個欄目,能讓廣大讀者明瞭三民主義的深刻與偉大,亦明瞭三民主義的悲情與希望。

 

 

哭望天涯弔偉人 - 唉,孫先生死矣!

 

                          蔣渭水

 

夢嗎?真嗎?三月十三日的電報說中山先生死!可是這次似乎真的死了!想此刻四萬萬的國民正在哀悼痛哭罷!西望中原,我們也禁不住淚泉怒湧了!一封電報就能叫我們如此哀慟,這卻為了什麼?

因為他是自由的化身。腐敗至極的滿清,專制虎狼的滿清,喪權辱國的滿清,罪惡貫滿的滿清,內則壓迫虐待國民,外則賣國賣民。孫先生生逢這樣濁混之世,身處重重壓迫之下,四十年如一日,為自由而苦鬥苦戰,推翻滿清,引率國民,馳驅於革命而爭自由,近又倡設國民會議,宣言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以求再擺脫軍閥與外國帝國主義之一切壓迫,及其臨終尚說:奔走於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是在求中國人民的自由與國際的和平……。”呵!自由!自由的化身!

因為他是熱血的男兒。漢民族的血是冷的,二三百年的中間很柔順地被少數的滿清人支配著,一任滿清剝削,一任其欺淩,一任其賣國賣民,弄得國不成國,民不成民,故孫先生忍耐不住了,於是起來而反抗了。但最初革命的主旨是在從少數的滿人奪還政權歸多數人來掌握,以處理國家,救國救民。故第一就反抗當時的政府,對暴虐腐敗的滿清政府下宣戰,遂推翻了滿清政府。然而滿清雖倒,卻又出來無數的軍閥官僚,狼狽為奸,欺淩人民,故他的目的終不能達,於是反抗滿人之心遂轉而反抗軍閥官僚了。然而軍閥官僚的背後有各家“列強”在作傀儡師,於是他更連一切帝國主義都反抗了。故有打倒軍閥,推翻帝國主義的口號。於是廢督裁兵,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的宣言便相機而出了。唉!四萬萬的國民有誰敢這樣大膽地公然主張?真是替弱小民族吐了無限的抑憤!呵!他的全身是一座熱烘烘的火山,他的口是個噴火口!帝國主義的迫害、軍閥的壓迫是終不得奈何他的呀!

因為他是正義的權化。今日中國的政客、官僚、軍閥,哪一個有些兒主義?他們大都是“毛頭隨著風頭倒,滿頭利祿好均沾”之徒。他們的戰爭是為私利的。那一大班政客軍閥好像一日不談私利便要害病似的,一舉一動都以私利為前提,哪一個有些兒主義?他們若為了私利便無惡不為。當此廉恥喪盡、天良沉淪之時,只有孫先生與其部下的一部,堂堂掛著三民主義,為奮鬥而戰爭。他的眼中只有三民主義,只有正義。他於四十年間統為正義、為主義而戰。他到臨終時還說:“……樹立三民主義而擁護民權的是我黨的堅決的決心。我現在已無望了,但諸君還留著能繼我的理想進行去,故我可以安心而去……。”唉!這是何等沉痛的話!

呵!你殘忍刻薄的死神喲!你真的把我們這位自由正義的戰士,歷史上的大偉人奪到死的國去嗎?可是孫先生雖死,而三民主義是還活著,自由正義是永遠不死的,他的熱血還熱騰騰地湧著,而且永遠湧著!

泰山頂上的鐘聲停了,但餘聲還嘹亮著。酣睡著了的人們也漸漸地醒起來!

 

(注: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先生逝世,14日,蔣渭水即寫就《臺灣民報》社論《哭望天涯弔偉人》,《臺灣民報》1925年4月1日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