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七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page003

 

漫天飛雪又迎春。黃花崗雜誌2009年第一期總算趕在歲晏年初問世了。

在寒冷的美國東部,當我們凝視著這一期雜誌時,雖總有某不足的感覺,遺憾的心情,然而,也就在這一期,我們從未有過地推出了一個專輯。這個專輯,把共產主義從理論到實踐,予以了很深很廣的揭露。而且,作者都是西方人,其中不是親眼目睹、親身遭遇過共產黨殘酷統治的人,就是歐洲最早的和最傑出的一批共產主義革命家――也就是後來被列寧、斯大林和毛澤東之流指斥為所謂修正主義的馬克思主義叛徒們。因為,他們在1917年10月之後,甚至就在那一年,就已經看穿了列寧所要建立的――和已經建立的――全然不是他們所理想的“共產主義天堂”,卻恰恰是一家極其殘酷的和極具現代性質的“全方位黨主極權專制制度。它比剛剛覆滅或正在走向覆滅的君主制度還要可怕千倍萬倍。歷史的事實正如它們所預言的一樣。《共產主義黑皮書》一書的緒論產主義的罪行”一文,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一篇。讀之,即便是身經共產制度迫害者,也不會不擴大眼界,作更深刻和更痛切的思考,特別是對於當今那個正在苟延殘喘的“中國馬列王朝”來說

本期繼續刊載迎接百年辛亥的相關文章。一篇“孫中山要讓中國成為一個從外部不可摧毀的國家!”,以及其他一些有關孫文和大中華民國的文字,都不會不打動讀者的心。因中共自知“已近生死存亡之際”,為了“救命”,於一再高唱“自己是孫中山先生的忠誠繼承者”同時,終於不顧臉面地要為“撲滅孫文的民主革命思想”,竟又一次在海內外,特別是海外,瘋狂發動起誣蔑攻擊孫文、糟踏辛亥革命”的黑潮,高調地導演了又一場“高唱專制改良、要求黨主憲政”的大戲。既如此,那就讓我們回首世界近代和中國現代的歷史,去再一次地領略“共和革命與專制復辟”之艱難反復的較量歷程,或許這一次已經是最後的一場生死之搏

本期還有很多的好文章。有的上了封面要目,有的卻因為編輯的原因,或被遺漏,或已無法彌補。其中魏紫丹教授的“活該論與論活該”連載,雖然線條粗了些,卻是十分的深刻、生動和解氣。建中先生的評論三篇,也是篇篇自有特色,非常值得一讀。難得的是大陸學者何彤先生一直在堅持寫作“民國人物誌”,他是在為大中華民國立誌述史,當對讀者有相當的吸引力。

法國著名思想家皮埃爾在他的名著《論平等》裏曾說道﹕……人們認為永遠存在於虛無之中的實際上只是一句空話的 “共和國” 不是也突然地到來並取代了過去只是表面上的一個陰影和一個幽靈的君主制度嗎

我們相信,亞洲第一共和國――大中華民國,必有被承續的那一天。

按西曆,今天已經是2009年。該是“血沃大地發春華”的時候了;依我們中國的農曆,也已逢“牛氣一掃天下清”的年頭――願我們的祖國能夠儘快地迎來“朗朗乾坤”!

page003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