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六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雷鳴電閃

 

魏紫丹

橫一忽閃,
豎一忽閃,
一道道強光,
劃破深夜的黑暗。

直線,
曲線,
折線,
滿天空裏一片燦爛。

像是蚯蚓蠕動,
更象蛇行、鼠竄;
地平線也成了導火索呀!
熊熊的火苗燃紅天邊。

望上看:火龍舞當空,
劃出一條封閉的曲線——
海棠葉的輪廓裏,
蘊藏著嘔心的思念。

呼隆隆!呼隆隆!
千里雷聲萬里閃。
咯哩巴巴!咯裏巴巴!
爆竹聲聲,縷縷硝煙。

雷鳴電閃——億萬人的語言;
改天換地——億萬人的心願。
但,換一個新的奴隸主,
卻,無異重溫歷史的遺憾。

最好莫過靈魂的重建。
啊!好一項艱巨的工程!
把“恨”的主旋律,
變成“愛”的呼喚。

“13億人口不愛行嗎?”
從我做起,從今開始,
廢止“你死我活”的遊戲,
告別“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炸雷“咣——啷!”一聲響,
驚醒人們的夢魘;
“新中國”一夢50年,
日日夜夜與風車鏖戰。

猛醒來,喋喋連聲道“扯蛋!”——
怎麼新中國竟是個裝豆腐渣的罐?

高喊:“人民萬歲!”
毛澤東五音不全。
“人民”不當、立洪憲,
老毛深算、笑你大頭袁。

到底,“誰是新中國?”
辛亥年鑒有答案:
萬眾仰望“海棠葉”;

“五族”齊喚孫中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