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六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共批判中華民族文化資料資料選

 

 

把批林批孔的鬥爭進行到底

 

「人民日報」社論

 

 

在偉大領袖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下,一場群眾性的深入批林批孔的政治鬥爭,正在各個方面展開。

中外反動派和歷次機會主義路線的頭子,都是尊孔派。半個世紀以來,毛主席在領導中國革命,同中外反動派作鬥爭、同機會主義路線作鬥爭的同時,反覆地批判孔學,批判尊儒反法的反動思想。資產階級野心家、陰謀家、兩面派、叛徒、賣國賊林彪,就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他和歷代行將滅亡的反動派一樣,尊孔反法,攻擊秦始皇,把孔孟之道作為陰謀篡黨奪權、復辟資本主義的反動思想武器。批判林彪宣揚的孔孟之道。才能進一步批深批透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義路線的極右實質。這對於加強思想和政治路線方面的教育,堅持和貫徹執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線,鞏固和發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偉大成果,鞏固無產階級專政,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林彪這個政治騙子,不讀書,不看報,不看檔案,是個什麼學問也沒有的大黨閥、大軍閥。他在見不得人的陰暗的角落裏,在他的死黨中間,甚至在公開場合,狂熱地鼓吹孔盂之道,並且題在壁上,記在日記上,當作「座右銘」。為什麼他拚命鼓吹孔孟之道呢?就是因為孔孟之道是復辟之道。他和孔孟的反動思想體系是一致的,都要復辟舊制度,妄圖把歷史拉向倒退。孔孟提出了「克己復禮」這個復辟奴隸制的反動綱領,說什麼「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一旦這樣做了,天下的人就會歸順你的統治了。林彪在九大以後多次鼓吹「悠悠萬事,唯此為大,克已複禮」,充分暴露了他迫不及待地顛覆無產階級專政的野心,把復辟資本主義作為萬事中最大的事。

孔孟鼓吹「生而知之」,說什麼「如欲平治天下,當今之世,舍我其誰也?」林彪把反動的「天才·

論作為反黨的理論綱領。他自比天馬,以「至貴」、超人自居,狂叫「天馬行空,獨來獨往」,陰謀篡黨奪權,妄圖實行獨裁統治。

孔孟鼓吹「唯上智與下愚不移」。林彪宣揚「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覲,污蔑勞動人民只會說「恭喜發財」,只能想「油鹽醬醋柴」。

孔孟宣揚「德」、「仁義」、「忠恕」。林彪叫囂「恃德者呂,恃力者亡」,用儒家的語言,惡毒攻擊革命暴力,攻擊無產階級專政。

孔孟鼓吹「中庸之道」。林彪叫喊中庸之道「合理」,反對馬克思主義的鬥爭哲學,攻擊反修鬥爭「做絕了」,妄圖投降蘇修,把我國變為蘇修社會帝國主義的殖民地。

孔孟鼓吹「以屈求伸」的處世哲學。林彪說他是「勉從虎穴暫棲身」「隨機應變信如神」,不打自招地道出了他是睡在我們身旁的資產階級野心家、陰謀家,他使用的是反革命兩面派的手段。

孔孟鼓吹「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林彪攻擊「五·七」道路,污蔑幹部下放勞動「等於變相失業」,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等於變相勞改」,妄圖破壞毛主席制定的反修防修,培養無產階級革命事業接班人的偉大戰略部署。

孔孟之徒「廢黜百家,獨尊儒術」。林彪則是尊孔讀經,還把奴隸主頭子周文王臨死前對武王傳授的統治經險,作為「敬於經」抄錄給他的兒子,夢想建立林家世襲王朝。

凡此種種,都證明批孔確是批林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挖林彪修正主義路線的老根,是為了更好地批林。批林批孔是我國當前的一場嚴重的階級鬥爭,是意識形態領域裏的一場徹底革命,是對封、資、修的宣戰,是對帝、修、反的沉重打擊,是全黨、全軍、全國人民的頭等大事。

在批林批孔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是積極還是消極,對每一個領導者都是一個考瞼。共產黨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我們要在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就要把批林批孔的鬥爭進行到底。鬥則進,不鬥則退,不鬥則垮,不鬥則修。搞武的要學文,搞經濟基礎的要懂得上層建築。要害問題是批不批。要批,就能解放思想,破除迷信,知難而進。

各級領導都要站在鬥爭的前列,把批林批孔當作頭等大事來議,當作頭等大事來抓。要認真學習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認真學習毛主席關於批林批孔的一系列著作和指示,帶頭批林批孔。要發動群眾,把孔孟的反動論點同林彪的反動謬論和反革命罪行加以對照,逐條地批。要聯繫現實的階級鬥爭和路線鬥爭,滿腔熱忱地支持社會主義的新生事物。要通過批林批孔建設馬克思主義理論隊伍。要深入基層,進行試點,訓練骨幹,抓好典型。要經常研究批林批孔鬥爭的新動向,要嚴格區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特別是要正確處埋人民內部的矛盾,掌握鬥爭的大方向。

廣大工農兵是批林批孔主力軍。用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工農兵群眾,最敢同舊的傳統觀念決裂,批林批孔最內行。「孔子要復禮,林彪要復辟,兩人一樣的。」這話說得多好啊!工農兵用生動的語言,一語擊中林彪鼓吹孔孟之道的要害。工農兵起來了,批林批孔才能批深批透。革命幹部和革命知識分子,要積極參加這場鬥爭,努力改造世界觀。一些受孔孟之道毒害較深的知識份子,在這場鬥爭中進行自我教育,工農兵對他們的進步是歡迎的。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閒庭信步。我們要發揚敢於反潮流的革命精神,迎著風浪前進,在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的領導下,把批林批孔的鬥爭進行到底。

(原載「人民日報」一九七四午二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