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六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孫中山的故事

 

 

革命不是排除滿民

 

 

 一九O五年中國同盟會成立前夕,孫中山和黃興、宋教仁等熱烈討論給革命組織起個什麼名稱較奸。當時有人提出:

 「這次革命的目的是推翻清廷政府,建議革命組織的名稱定為『對滿同盟會』。」

孫中山當即表示反對。他說:「我們主張革命,志在反對清廷壓迫人,並不是反對滿族民眾。相反,如果滿族人士中有志願投身革命的,我們也應該熱烈歡迎。」

孫中山團結各族人民的正確思想立即為廣大同志所接受,並且在實踐中貫徹執行。

革民軍攻佔南京時,復辟頭子張勳的「辮子軍」被遷走了,原駐紮在前明皇城內的旗兵也逃跑了,卻留下了八千多貧苦的滿民和失散的旗人官兵的家屬。他們無家可歸,生活無著,婦女因為擔心遭革命軍侮辱,甚至投井自殺。革命軍進城時,這些滿民的衣襟上,都掛著寫有「順民」字樣的白布條。他們又凍又餓,哆哆嗦嗦地擠在舊都督署門外,等待處置。

革命軍巡視見到這種現象,立即找地方收容,並開糧倉救濟。後來又設立旗民生計處,教導這些滿民學習生產技術,使他們獲得獨立生活的能力。

孫中山知道這些情況後,十分高興。他說:「我們本來就只是排除皇帝,不是排除滿民。諸位這樣做,好極了。」

一九二一年二月十二日,清帝宣佈退位。二月二十三日,臨時大總統孫中山即佈告全國說:「眼下中華民國已完全統一矣。中華民國之建設,專為擁護億兆國民之自由權利,合漢、 滿、蒙、回、藏為一家,相與合衷共濟……以營私為無利,以公益為當謀,增國之榮光,造民之幸福。」

  

 

嚴禁刑訊

 

 

一天,孫中山正在廣州大本營辦公,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陣痛苦叫喊的聲音,覺得很奇怪,連忙派副官去察看究竟。原來,是大本營的人正在對一個間諜嫌疑犯行刑審訊。孫中山馬上吩咐把嫌疑犯帶到辦公室,單獨和他談話,耐心地教育他。接著,又告誡審訊者今後得依靠刑訊尋求口供,如違反定要嚴肅查處。

那個嫌疑犯深受感動,坦白交待了自己就是北軍派來的間諜。他當場表示要棄暗投明,投身革命。後來,他果然成了革命隊伍中的一個好同志。

孫中山所以要嚴禁刑訊,據他回憶說:「少時曾在廣東長洲行營,目睹刑訊及斬殺罪犯,極天下之殘酷,於是大悟清吏以殺人為升官手段,所謂以人血染紅頂也,從此遂立志革命。」

正是基於此一思想,孫中山於一九一二年在南京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不久,即向內務、司法兩部下達禁止刑訊令:「…… 本總統提倡人道,注重民生,……對於亡清虐政,曾聲其罪狀,佈告中外人士,而於刑訊一端,尤深惡痛絕,中夜以思,情逾剝膚。今者光復大業,串告成功……。當肅清吏治,休養民生,蕩滌煩苛,鹹與更始。……」

概不准刑訊,鞫獄當視證據之充實與否,不當偏重口供……。」

    接著,孫中山又向內務、司法兩部下達禁止體罰令,堅決革除體罰。

 

 

禁呼萬歲

 

 

一九二一年,孫中山就任臨時大總統俊,偶爾上街,凡所經過的地方,常聽見路人向他高喊:「大總統萬歲

孫中山心裏很不是滋味,回到總統府就對秘書說:「封建專制已經推翻,但還是有人喊 『萬歲』,很不適當。」

機要人員向他報告:各省都督發來的電文,幾份也有「恭祝大總統萬壽無疆」這樣的詞句。

孫中山聽了,馬上嚴肅地說:「封建流毒真深必須繼續肅清我們已經革除了制,難道還要做皇帝嗎對那些凡是祝我『萬壽無疆』的,你們應該勸導幾句。以後如果再這樣,就把原件退回。」

 

 

 

我見到民主了

 

南京政府成立不久,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來到總統府傳達室苦苦哀求:「讓我進去吧!我要見見大總統。」

 剛好,總統府侍從隊長郭漢章走過,便問:「什麼事?」傳達室的人說:「老人要見大總統。我問他有什麼公事,他說沒有。我又問他有沒有什麼意見書提出,他說也沒有。大總統公事忙得很,哪有工夫接見他呢我向老人解釋了好一會,可是他還是不肯走。」

原來,老人姓肖,是塩商,聽說南京政府成立了,特地從揚州專程趕來,想瞻仰大總統的豐釆。郭漢章見是如此,便對老人說:「請你等一等,我去報告。」

郭漢章向孫中山滙報了情況。孫中山馬上放下手中的工作,說:「好,你請他進來,我很願意會見他。」

郭漢章扶著老人走到孫中山面前,介紹說:「這就是大總統。」

孫中山含笑起立,表示歡迎。正要和他握手,老人卻放下手杖跪下,要行從前拜見皇帝的三跪九叩之禮。

孫中山慌忙扶他起來,親切得告訴他說:「總統在職一天,就是國民的公僕,為全國民眾服務。」

老人問:「總統若是離了職呢?」

孫中山說:「總統離職以後,和國民一樣。」

老人告辭時,孫中山送到辦公室門口,吩咐侍從隊長派車把老人送回旅店。

老人高興極了,回到旅店後,逢人便笑著說:「大總統一點也不像從前的皇帝,待人可親熱啊今天,我可見到『民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