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六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三民主義,中流砥柱!

 

 

大陸  Clark Chao

 

 

外來的和尚好念經,外來的思想好愚民。時代的進步性在哪里?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老江同志的三個代表,現在流行的小胡八榮八恥。是領導人就能給你整幾句,下麵的小嘍羅就當寶傳達。可憐那些不知所謂的學生們,死記硬背就為混個畢業證。尸位素餐的教師與無良奸商合謀印刷出版“領導名句延伸版”,這些小冊子的字數比《資治通鑒》還多。不僅夠厚,還夠“深度”,價格也和字數一樣令人讚歎不絕。

現代文人與古代文人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字,古代習慣把幾句濃縮至幾字,現代卻喜歡把幾字擴展到幾句。憑著科技與經濟的發展,洛陽紙貴雖已不付存在,但政治書刊卻變成廁紙的唯一替代品。人民遊戲政客也好,政客忽悠人民也罷。可能是太頹廢的時代現狀,國之棟樑們慨有心鋤奸,卻回天乏術。孔曰成仁,孟曰取義,三綱五常,又有幾人知啊!韓與日都敢自稱是禮儀大國,臺灣省也自稱為中華民國,國人思得可有幾分羞愧心呢。

孫中山提倡的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好象漸漸淡出政治舞臺。而演化而來的,“新三民”與“舊三民”,則體現出縫縫補補又見三民的迂腐現狀。“前三民”,“後三民”,古古怪怪難尋“真三民”。三民主義丟掉了最重要的核心精神“民心”。不管在臺灣還是在大陸;不管是藍色,紅色,橙色,還是“中國××黨革命委員會”;三民主義都正在由彷徨中走向沒落。

究竟什麼才是真正的三民主義?這個或許只有孫中山先生爬起來才能說得清楚。我自認為它既不是全盤西化的產物,也不是純粹中國傳統文化的簡單傳承。革命,不拘任何形式,都是歷史的一個普遍進程。是要取其精華,去其糟粕。梁啟超的“革命黨何以生,生於政治腐敗。”可見事事無絕對,如同姓資姓社的問題現在就很難分清。

三民主義,新時代中國應該發揚光大的中流砥柱!可以與基督教聖經,英國憲章,美國獨立宣言並列為四大精神文明的國寶支柱。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遇得到一位真正能做到了“天下為公”的人民公僕。實現民族大一統,民權由眾歸,民生無差別;民心所指,民貴君輕,自由與平等,博愛與榮耀,復興中國,展現五千年文明古國的新風彩。

《基督山伯爵》裏的最後一句:“人類的一切智慧都包含在四個字裏面‘等待’和‘希望’。”有點悲觀,但卻屬無奈。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