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辛灝年敬謝聽眾和關心者

  

《誰是新中國》一書出版,於今已將十年。在此期間,我不僅重新調整並確定了新的研究方向和內容,而且思考的心得、研究的成果也日漸有之,其中某些部分,我也已經應邀在一些高校和僑社講演過,熱烈的反映也使我頗感安慰,更鼓勵我繼續艱苦地努力研究下去。2006年底,我因深感在某些研究領域的思考已然成熟,資料的準備工作也將完成,兩個相關系列的著述已經到了可以寫作的時候了,所以,我方決心中斷一切的社會活動,謝辭所有的講演邀請,不騖旁思,專心寫作。光陰荏苒,不知不覺間已將兩年了。

然而,近兩年間,我本人,黃花崗雜誌,還有一家專題節目,甚至是一些相關網站,都收到了很多聽眾來信,主要是大陸民間的來信,詢問我的講演事宜,希望我仍然能夠繼續我的講演活動,其信任和盼望之心,實在令我感動,報答之念似難抑制。特別是歲晏年初,我又因久感風寒,加之過於勞累,而一病冬春,當消息走漏,國內不相識之老少朋友們的一封封來信,以及許多志同道合者的慰問,其深情厚意,猶使我感念不已。

而今,我正處在寫作的要緊時期,而且也已經頗有成果。在此,我除卻要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和支持以外,也十分理解朋友、特別是大陸的朋友們對我講演的期待。雖然我還要繼續地努力寫作下去,但我一定力爭早日重開講壇,或講演,或講座,形式不拘,以盡一己之綿薄之力,以感謝聽眾朋友與關心者之深情寄望。

蔣介石先生在“九一八”之後,曾堅定不移地說過一句話,謂之“不是不打,而是要準備好了再打!”如果晚生後輩的我,也要學習蔣先生說一句自己想說的話,就是“不是不講,而是要準備好了再講!”寫書,就是為講演做最好的準備。請朋友們放心。

衷心謝謝所有的聽眾和關心者!

2000年7月14日於美國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