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薄伽丘的《十日談》

揭露了歐洲千年神教統治的虛偽和罪惡

 

  1353年,義大利文藝復興的先驅、早期傑出人文主義作家喬萬尼﹒薄伽丘完成了他最出色的作品-短篇小說集《十日談》。這部巨著從醞釀到成書,大約耗費了作家10年心血。這部書象但丁的不朽詩篇《神曲》一樣,也是用不能登大雅之堂的托斯堪那方言寫成的。

小說敍述10個男女青年為躲避瘟疫,在佛羅倫斯郊區的一座別墅裏住了14天。在其中10天裏,每人每天講一個故事,總共講了100個故事,所以叫做《十日談》。這些故事題材來源十分廣泛,分別取材於歷史事件、中世紀趣聞軼事、法國的寓言、東方民間故事、宮廷傳聞和街談巷議等。薄伽丘把這些故事情節移至義大利,然後在創作過程中注入新的人文主義血液,打上新時代的烙印,使其成為反映義大利社會現實生活的傑作。

 《十日談》以幽默、尖銳、潑辣的筆鋒,大膽、勇敢地揭露批判了羅馬天主教會的黑暗、腐朽和虛偽,痛快淋漓地揭露了基督教會所作的種種醜行穢跡,籠罩在教會頭上的靈光泯滅了,教會“神聖”的紗幕揭開了,使人們看到一向被人頂禮膜拜的上帝的僕人們,原來是一群寄生的蛆蟲。

薄伽丘認為宇宙的主宰不是神而是人,人是自然的創造物,是血肉之軀。人生的目的不是死後的“永生”,而是應該人人都能享有塵世幸福生活的平等權利,僧侶也不例外。這是禁欲主義阻擋不住的。因此作者在《十日談》中寫了許多關於僧侶和修女們觸犯教規、追求人間歡樂的故事。

薄伽丘熱烈地歌頌愛情,認為愛情是人的一種健康而又自然的感情。他帶著巨大的熱情,讚美青年男女衝破封建等級觀念,蔑視金錢和權勢,為爭取幸福而進行鬥爭。有人統計《十日談》中有70%的故事涉及男女關係,除少數故事是譴責出賣色相和獸欲的荒淫無恥的行為之外,大多數是歌頌高尚、純潔、真正的愛情的。作者甚至在小說中喊出“愛情萬歲”的口號。他認為,真正的愛情能夠鼓舞人向上、感化人、喚醒人內心蘊藏的聰明才智和無窮無盡的力量,使人具有高尚的情操。

薄伽丘在書中還提倡男女平等,反對封建買賣婚姻,維護婦女的權利,提倡個性解放,主張婦女應該享有跟男人平等的地位。他極力讚美婦女、歌頌婦女,稱讚婦女是自然的美妙造物,認為婦女的才能不比男子差。   

作者在《十日談》中,熱情地稱讚市民(即商業者)和下層人民的聰明、勇敢和機智。他在市民和下層人民中塑造了一系列全面發展的人的形象,這些人不再是由神主宰的“羔羊”,而是自己命運的主宰者,他們藐視權貴,反對等級特權,不信神道,反對禁欲主義,靠著自己的聰明才智消災弭禍,獲得人身自由和人世間的歡樂。   

《十日談》是歐洲文學史上第一部現實主義文學巨著。它典型地代表了早期人文主義思想的基本內容和主要特徵,代表了當時處在巨大變革中的先進思想傾向,它鮮明地樹起了反封建、反教會的旗幟,勇敢地吹響了新時代的戰鬥號角。它是文藝復興思潮興起時代怒放出的一朵奇葩。這部傑作,無論在思想內容上還是藝術方法上,都取得了14世紀歐洲文學從未取得的成就。《十日談》一出版,立即風行歐洲各國,引起了巨大轟動,引起了中世紀歐洲神教政權、特別是教會的巨大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