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說古道今

談中央政府的合法性

行易

 

 

 一個政府要執政掌權,首先必須解決的是合法性問題。縱觀中外歷史,沒有合法性的政府一般是不會長久的。 

 

禪讓制時代 

 

在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上,中國最早的合法政府是由禪讓制產生的,那時政府合法性的依據就是禪讓。據記載[1],堯將禪位給新人的時候,就先廣泛徵詢賢哲、耆 老、諸侯們的意見。史載第一次的徵詢有放齊、驩兜、四嶽等人,這四嶽不只是一人,而是四方諸侯之長。當時,比較一致的意見是推薦鯀。堯雖然覺得不太滿意, 但還是尊重眾人的意見,讓鯀進入試用程式。結果,九年以後,得出不合格的結論,就是績用弗成。於是,堯想請四嶽中的一人擔當新君之任,但都認為自己德 行不夠,予以婉拒。堯就向眾人徵詢人選,大家一致推薦無官無職的舜。試用合格後,堯就將君位禪讓給舜。 

在禪讓制中,新人的人選是由大家提名的,這有些接近於投票表決;將讓位的君王則起著一個把關的作用。禪讓的實行,以徵集正反言論、廣泛徵詢賢哲作為開始, 還要進行實際的考察和試用。禪讓成立時候,當然也少不了祭天等各種祭祀。這種將君王的位子禪讓給賢達之人的制度,源於上古民本思想。實際上,也可以說這是 一種古代的民主制度。那個時候,君王合法性的根據就是由禪讓而相承接。 

 

家天下的得逞

 

堯、舜、禹均是按禪讓制相授受。到了禹的時候,先是將君位產讓給皋陶,但皋陶在禹之前就去世了;於是,又將君位禪讓給益。[2]但是,後來竟是禹的兒子夏 啟做了君王。啟的興起,結束了禪讓制度,以半武力、半擁戴的方式建立了代代相傳的家天下。應該說,這是中華的悲劇,用理學思想來分析,表明了人欲(私欲) 遮蓋天理。當然,廢黜禪讓制、建立私家天下,也不是一件風平浪靜的事情。諸侯中的有扈氏就挺身而出,起兵討伐夏啟,在甘這個地方打了一場大仗。有扈氏義正 詞嚴地說:以堯舜舉賢,禹獨與子,故伐啟。”[3]有扈氏可以說是見諸文字的第一位中華英雄。 

家天下的建立,開啟了不正常的武力解決方式。這要以商湯和周武王為代表。就是在天下百姓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有人承擔天下的使命,順應民心和天命,進行武力 革命。眾多諸侯的擁護應該看作是當時天意民心的一部分。不過,武力只是在順天意、民心的情況下才可以使用,既是有限的,也不是唯一的,而且,經常是為了收 拾暴政帶來的亂局。純粹武力的搶奪,從來都是不合法的,因為必須有天命歸依的表徵,還要出於仁義之心,按朱熹引王逸的話,惟在下者有湯武之仁,而在上者 有桀紂之暴則可”[4]。其實,可以這樣說,中國古人幾乎從來就沒有將武力看作是合法性的決定因素。古時政府的合法性主要有賴於:天命的認定;人心所歸; 對天理和道德的認可。而古代的每一次朝代更替,都少不了祭天,這一行動,可以說象徵性地囊括和表徵了前面列舉的那幾個要項,有著遠超出祭祀禮儀本身的更廣 泛的含義。還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祭天,就沒有古時新政府的合法性。而且,祭天還應該是發自內心的,虛假的欺騙性儀式,肯定是無效的。所以,在禮儀上,開 國典禮中有沒有祭天這一項,可以視作判斷有沒有合法性的關鍵一項。

 

王權專制年代 

 

商湯、周武的模式被後人效法了幾千年,政權從一家轉移到另一家,成為中國古代政權更替的合法性來源之一。當然,商湯、周武革命所包括的各要項都是必不可少 的。經這種方式實現的政權更替,在當時就具有合法性,並大體得到天下人的認可,合法性就一直延續到皇朝結束的時候,或者,還要早於這個終止時間。對於這個 模式,後人不能割裂歷史來看問題,況且,當時當地並不存在其他可能的轉移途徑,也僅僅只有這樣一條更替方式而已。有一些事情,現在看來是不對的,在古代卻 是正確的、合法的。那個時候的政府更替,有當時相應的規則,也還是得到了當時大多數人的認可。另一方面,私家天下的傳承,本來是不合理的,但是,人(私) 欲支配性的興起,專制皇權壓倒優勢的格局,思想觀念的局限,也就使這種家天下傳承具有了歷史的現實性,就是說在古代同樣具有合法性。 

湯武模式之外,還有一種基本上和平的王朝更替模式,這就是皇帝遜位,在形式上與禪讓的方式接近。這一模式也可以分成兩類:自願讓位和被迫讓位。前者有燕噲 王禪位給子之[5]作為例子,後者則有家喻戶曉的曹丕逼退漢獻帝作為例子。看來,遜位元(?)方式較之湯武模式有其優越性,一是皇帝遜位元的方式,一般可以避免 大規模的流血戰爭;二是政權延續的脈絡是清楚的,如說曹魏政權是漢室讓予的,在合法性上似更有理有據。當然,這樣的讓予說,今天是不會有人接受了,那是私 心壓倒公義年代的產物。如果不談針對在位帝王的陰謀和隱蔽的暴力逼迫,王室君位轉移給異姓的要件,還是與湯武模式一樣:天意人心、傳統道德的繼承、祭天 等。 
   
湯武模式所結束的皇朝政權,一般在政權轉移之前就喪失了合法性。政府行亂政、背至道,繼而是民不聊生、生靈塗炭,普遍的道德淪喪,一派山河日下的末日景 象。這個時候,天命喪失的跡象就很清楚了。但遜位元的更替模式,合法性一般與政權一同轉移的。對於政府來說,沒有合法性的情況是不正常的,也不能長久,這 個時期必然亂像叢生、人民陷入苦難。出路倒是有一條,就是將政權轉交到合法者手裏。沒有合法性的政府,要建立合法性是很難的;喪失了合法性的政府,重建合 法性幾乎沒有先例。 

 

選舉制度 

 

歷史進入近現代以來,有一種最佳認定合法性的方式,漸漸在全球普及。這就是選舉制度之下的選舉。政府由選舉產生,國家因選舉制而延續,選舉保證國家和政府 的合法性,沒有選舉就沒有合法性。當然,選舉要以言論自由為基礎,絕對不承認武力有什麼正當性。選舉是用選票決定明天的執政者,這是由實踐所證明的最好政 權交接方式。自從這種方式產生、建立的時候開始,就否定了其他的政權轉移方式的合法性。當然,選舉制度的正常運作,還需要一整套制度的配合,如軍隊國家 化、司法獨立制度、政黨政治,等等,尤其要尊重法制。概而言之,這就是憲政。但選舉制度的正常運作,卻是現代社會中國家和政府合法性的關鍵因素,也是其合 法性的生動體現和標誌。這一切都不是一件什麼難事,中華民國就是一個榜樣。當然,如果不能以選舉和法制解決問題,那就不能排除武力的正當性了,這是一種古 老而殘酷的解決方式。 

 

中華民國 

 

鎮壓戊戌變法以後,清廷囚禁了清帝,從此清王朝就失去了合法性。於是,就有中華民國的興起。這時,對於清廷來說,清帝遜位是最好的選擇。對於民國來說,接 受清帝遜位,則有拒絕武力、重法制的象徵意義。畢竟從理論上說,政權還在清廷的手上,而這個清廷也曾經具有過合法性。一九一二年二月十二日清廷頒發《清帝 退位詔書》,宣佈清帝遜位。中華民國接受了清帝的遜位,政權由清廷轉移到民國。這裏蘊含著一種古老的合法性,雖然是半和平的被迫遜位,在形式上還是接近古 代禪讓制。在古代合法的政權轉移中,這種遜位元方式是較好的一種。經過軍政和訓政,如今中華民國進入了憲政時期,國家領導人由選舉產生。初期的民國,符合 傳統古老的合法性規則;而今天的民國,又得到現代國家和政府的合法性原則的認可。當然,隨著憲政和選舉制度的建立,中華民國的合法性就不依賴於那古老法統 了。 

        有一位民國初年的人物值得特別提及,那是拒絕武力、實踐選舉的民國俊傑宋教仁。為了推動中華民國的憲政建設,宋教仁先生主持將同盟會改組成中國國民黨。一 九一二年底至一九一三年初,中華民國選舉正式國會,這是民國憲政建設的關鍵一步,此後將由民國議會制定憲法並選舉總統。國民黨在議會選舉中取得了勝利。但 就在這時候,宋教仁卻倒在暗殺者的槍口下。孫中山先生的挽聯寫道:作民權保障,誰非後死者;為憲法流血,公真第一人。這一流血事件是中華民族的不幸, 但宋教仁先生也用鮮血肯定了憲政原則和選舉合法性,而不是否定。這就是這一事件的正面意義。暗殺者和暗殺行為將受到永遠的譴責和詛咒,破壞選舉者的不合法 被永遠載入了歷史。宋教仁是中華民國的烈士,也是中華的烈士,他為憲政和選舉而犧牲。在制度變更方面,他的流血犧牲既是對選舉合法性的肯定,也是給行憲政 的中華民國作的背書。[6] 中華民國在近一百年的時間裏,飽經風吹雨打,多歷 風險暗礁。其間,有軍閥的騷擾破壞、有陰謀者的欺騙篡奪、有外敵的入侵、有暴民的無法無天,不一而足。但 從歷史的角度看,正直的人們所維護的民國,從來就是講道理、講法制的,也是有原則的。即使在武昌起義的時期也是如此,因為那時的清廷採取拖延伎倆來拒絕立 憲,起義成了唯一的出路。越是艱險,越顯出民國的可貴和合法。如果從合法性的角度看,唯有中華民國才是中國的合法政權,這是不容置疑的。

 

注釋: 

 

[1]見《尚書·堯典》所述。 
[2]
《史記·夏本紀》。 
[3]
《淮南子·齊俗訓》高誘注。 

[4]朱熹《四書集注·梁惠王下》所引。 
[5]
《史記·燕召公世家》。 

[6]民初史實參閱陶菊隱《北洋軍閥統治時期史話》(北京三聯書店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