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也談對儒學的反思

 

禹曉睿

 

 

我對當前中國社會中某些一味否定儒學和一味肯定儒學的人,簡要的談談我的觀點:

 首先,在一個封閉和專制的社會,不能否定儒家的一切,也不可讓儒家思想獨大,民主的社會應該信仰多元化,有選擇性的吸收!保留並珍惜傳統中的精髓才會真正的使我中華民族具有特色。

 孔子在歷史上畢竟打斷了貴族壟斷和官僚壟斷的教育,開創了教育平民化和私學先例;儒家發揚了上古"敬天保民"的思想,倡導愛惜民力,講求和諧與仁愛,儒家思想是行動的哲學,道德的哲學。要求知識份子和統治者的自省,孔子的弟子子路“結纓而死",多麼高貴的氣節,多麼爽朗率真的英雄啊!這一點不是體現了孔子教育精神的偉大所在嗎?

 孟子的“民貴君輕"不是很好的思想嗎?堅持真理和正義,正是在這種偉大的知識份子的“士大夫"精神和社會道德責任感的感召下,才會在中國古代一個個專制而又最黑暗的時代,出現“寧可玉碎,不為瓦全”的一個個真君子,在昏君面前,敢於殿前死諫,這該是何等的壯烈,又需要何等的勇氣啊!

多少仁人志士用自己的良知和鮮血實現了自己人生的終極意義,為歷史留下輝煌的一筆。

我們不能否定,只不過後來的專制王朝,有選擇性的吸收了儒家思想中意在維護社會道德體系和社會秩序的一些思想,並將他專制成份強化了。

 大自然也不是有秩序的嗎?春夏秋冬不也是有規律和節制的嗎?難道這不是自然界的秩序嗎?人類社會何嘗不是如此?民主健康的社會不也是需要道德體系和穩定的社會秩序的嗎?

 所以,發揚儒學必須在政治體制民主化、法制而不是人治的社會中發揚,否則就仍然是在為既得利益集團的穩定而服務,為形形色色的“帝王”集團服務!

 當心!儒家思想可能會成為當前既得利益階層的一個幌子,因為他們現在已經失去了意識形態的皮囊,妄圖在專制威權統治之下以“新儒學"來誘惑知識份子,為民眾洗腦,繼續玩愚民的把戲!

民族英雄 文天祥遺書云﹕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

 

 

 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