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楊佳殺警   國人歌之

 

國內網友的詩(修定稿)


赤縣白虹忽貫日,世人紛說楊家子。
布衣一怒鬼神驚,六扇門內六吏死。

少俠本居燕京城,性喜讀書厭紛爭。
孰知偶作松江遊,賃車竟被誣賊人。

皂隸如虎何聽辯,白日牢籠冤難伸。
水火棍打拳腳踢,百般酷刑不容情。

羞辱莫大心泣血,傷痛遍體不欲生。
捱到罪名查無實,脫得囹圄已
殘身

屢向有司求冤恤,頻招冷眼與惡聲。
心向明月遇暗夜,意氣難消志竟成。

求告無門求諸己,怒髮衝冠拍案錚。
堂堂丈夫生於世,寧死
不為苟活忍。

胸中有劍氣如虹,何懼槍林與箭叢。
風蕭蕭兮過易水﹕七一殺警民心振。

手提短刃突禁地,如風殺至廿一層。

   不傷婦人鬥豪勇,敢笑武松不英雄。

力盡被擒何足憾,驚天一擊國中震。
舍生爭得民氣起,四海皆傳俠士真。

 

楊佳者

 

(修訂稿)

 

楊佳者,順天府人也。愛詩書,有經綸;少習武,善刀技,雖數十人不得近身。及長,國不與之,遊走天下。一日經松江府上海縣,乏甚,乃借人車馬。其間衙役巡查,言語不和,乃告其盜,衙役捕之。初,自以清白,隨到公堂,而差人戲辱之;,加以宮刑。終因清白而被釋,然因懷恨不已,遂討公道曰三萬錢;衙役自知禍害之巨,應之以半數錢,而又復惡語傷之,謂若不從則復捕之。出則定七月一日,國人狠狠然之時,於縣衙門外施火,乘亂翻墻入,拔刀砍殺。重重圍之,亦無懼色,刀法身形皆不亂。東蕩西決,南沖北突,先後斫翻十餘人,斃其六。終趕路竟日,饑渴疲憊,力盡而伏。眾不敢前,恐其有詐,圍之良久。總捕頭張某立賞格,方有膽大者近而鎖之。佳猶笑而言:若非力疲,爾等鼠輩豈能為?國人謂:夫革命皆得此輩,雖共盜橫行亦何懼哉!

                                  (轉自《東西南北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