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世界上最早的紅衛兵

――天主教少年十字軍的悲慘命運

 

Text Box:

(圖: 天主教十字軍在耶路撒冷大屠殺)

 

1212年,所謂聖地的收復已被歐洲天主教會反復鼓吹,可謂深入人心。似乎無論何人都應當投入到這場鬥爭中去建功立業,以贖過去的罪孽。這種觀念四處流傳,整個歐洲都處在狂熱之中。自然,這種來自神旨的“天主教文化加武化”的宗教征服運到,也影響到了當時的少年和兒童。於是,一個有關少年十字軍的革命行為,很快就被教會天主教推展開來了。  其態勢與瘋狂幾乎與近八百年後中共在中國發動文化大革命是一樣。

    該年3月,法國一個12歲的牧羊童埃提揚跑到巴黎,徑直來到聖日內修道院,自稱是“上帝的使者”,說上帝任命他為解放聖地戰爭的兒童軍指揮,而且只有無罪的兒童,才能獲得絕非有罪孽的成人所能獲得的那種神佑,只有憑藉兒童的純潔才能創造奇跡,從穆斯林統治下解放耶路撒冷。不幸的是,這個瘋瘋顛顛的孩子竟得到教會大力支持。埃提揚周遊農村,顯示所謂“奇跡’,到處以睡夢中上帝顯示聖跡的故事來吸引大批迷信的人們,他說基督親自指示了他解放“主陵”的真正道路,號召與他同年齡的兒童共建十字軍功勳。這番周遊的成效很大,許多地方出現了與他年齡相仿的兒童作同樣的講道。受了煽動的大多是12歲以下的兒童。他們成群結隊捧著十字架和旗幟,唱著祈禱詩前往小預言家埃提揚那裏。埃提揚,這個12歲的牧童,被吹捧為“純潔無暇的軍隊指揮”,有騎馬的衛軍簇擁著,坐在綴有氈毯的馬車上,奉上帝的命令――海在他們面前會分開,他們如《聖經》中摩酉一樣可以象履平地一般在海上行走,去收復聖地。

    大批單純、無知的農村孩子加入了少年十字軍隊伍,隊伍中甚至也有不少成年人。6月,在法國凡同城聚集了30000名兒童。這支隊伍經都爾、里昂到達馬賽,面對波濤洶湧的大海,兒童十字軍的戰士們壓根兒看不到海水分開的奇跡,倒是出現了黑心的商人,他們表示願送兒童十字軍渡海,目的只想得到“上帝酬報’而不計私利。年幼無知的“基督戰士”被送上船,兩隻船於暴風中在薩丁島附近沉沒,其餘5艘開到埃及,在那裏船主人將他們賣給別人作奴隸。可憐的“十字軍騎士”,連聖城都未能望上一眼,就已淪落他鄉為奴。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了。德國一個騎士的兒子尼古拉和他父親走遍下萊茵河一帶地方,像埃提揚一樣叫大家相信:據上帝示兆,他將腳不沾水走過海洋,在耶路撒冷建立‘神國”,不需兵刃格殺,少年兒童們就能使穆斯林改信基督教。經尼古拉的傳道,由20000名男女少年組成了一支天主教十字軍。他們從科隆出發,沿萊茵河前進,越過阿爾卑斯山,一路餐風露宿,歷盡艱辛,結果,三分之二的孩子死于饑餓。孩子們于寥月到達義大利的熱那亞,又甫下至羅馬,有一部分終於忍受不住而逃了回去,剩下的一部分仍然信心十足地趕往布隆迪西港。到了目的地,自然也不會有奇跡出現,幸有當地政府干涉,才阻止了奴隸販子把仿佛是自投羅網的“活貨”裝運出口。幸而不死的少年,大多也在歸途中死於饑寒和疾病。

於是,當時的教皇英諾森三世同意容許少年十字軍延期到成年以後實行誓約,對於此事之深入背景卻不許任何人進行調查,以至天主教廷在其中的種種作為,至今仍然是一個,雖然這個謎在人們的心中卻是再也明白不過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