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簡介

 

編者按﹕不了解歐洲中世紀千年宗教統治的黑暗,就不能瞭解前蘇俄為首的馬列黨族國家和當今還在苟延殘喘的中共洋教專制統治何以竟是如此的黑暗。所以,本刊自本期起,在發表中國歷代社會制度研究文章的同時,將著意介紹歐洲千年黑暗宗教統治時期的相關歷史文化知識,以與我們中國中世紀的文明歷史作比較,為找回我們自身的民族自尊心而略盡棉薄之力。

 

 

 

約從公元1300年起,歐洲出現了希臘、羅馬古典文藝和學術的復興運動,這是歐洲從中世紀宗教封建社會向近代民主主義社會轉變時期的反封建、反教會神權的一場偉大的思想解放運動。它標誌著封建文化沒落和民主主義文化的誕生,它是人類文明史上一次偉大的變革。

文藝復興運動砸開了宗教統治給人所帶上的精神枷鎖,使人們的思想空前解放,文化、科學空前繁榮,並取得了巨大成就,為近代文學藝術,自然科學和哲學思想的發展開闢了道路,為民主主義的政治革命作了思想的準備。文藝復興運動衝破了中世紀宗教神學統治達一千年的漫長黑夜,迎來了新時代的曙光。

文藝復興運動把大批先進卓越的天才人物推上了歷史舞臺,他們“一些人用舌和筆。一些人用劍,一些人則兩者並用”,披荊斬棘,對歐洲的宗教封建統治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鬥爭。許多人橫遭迫害和摧殘,甚至獻出了生命。“文藝復興”時代,不愧為“一個需要巨人而且產生了巨人”的時代。文藝復興從14世紀起到17世紀上半期為止,歷時300多年。應該說這一時期是歐洲歷史上一個翻天覆地的偉大變革時期。

文藝復興從義大利開始。約公元1300年,文藝復興運動首先是從義大利開始的。這一時期,義大利出現了自由資本主義生產的最初萌芽。義大利北部威尼斯和中部佛羅倫斯等主要城市產生了新的社會經濟基礎。這些城市開始逐步地擺脫了封建統治,城市政權逐漸容入了平民階級的政治思想。

新思想和新文化的發展必須突破教會的桎梏,因此,在社會上興起了復興希臘羅馬文化的運動。新興學者廣泛搜集古代希臘羅馬的哲學、文學、藝術作品和歷史文物,重新研究已被湮沒了千年之久的古典文化。君士坦丁堡陷落後,許多拜占廷學者逃到義大利並在那裏講學,因而義大利迅速成為研究古典文化的中心。古典文化以它的光輝的形象在驚訝的西方面前展示了一個新世界——希臘的古代,“中世紀的幽靈消逝了,義大利出現了前所未見的藝術繁榮。”

新知識份子研究古典文化在於古為今用,從古典文化中吸取養料,以創造人民的新文化,並把它作為反封建的思想武器,為發展民主主義開闢道路。佛羅倫斯從本世紀起就成為新文化運動的中心,故史家把佛羅倫斯稱為“文藝復興的搖籃”。義大利自然就成了文藝復興的發詳地。反對封建神學  提倡“世俗”文化——人文主義思潮興起 。約1300  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開始標誌著中世紀文化的沒落與自由主義新文化的誕生。

在文藝復興運動中,大批先進的思想家在宗教、哲學、文學、藝術和自然科學等廣泛的領域內對宗教神學、經院哲學和各種舊的專制觀念開展了無情的批判。他們最先主要以文學藝術的形式表現反映時代精神的新思想,同時,又特別重視繼承和利用在中世紀遭到摧殘的古希臘羅馬的“世俗文化”,作為反對封建神學的思想武器。他們懷著極大的熱情去搜集、整理、翻譯、頌揚乃至模仿古典文化,學習和研究古典文化,提出“讓死的東西復活”的口號,即讓古代文化“再生”、或“復興”。這種文化復興決不是古代社會文化的簡單恢復,而是新興的自由主義的世俗文化”的興起。

新興自由思想代表提出這種新文化被稱為“人文主義”。這種以“人”為中心的“世俗文化”,把人們的眼光從虛幻的天國,拉回到現實的人間,向長期禁錮人們頭腦的宗教神學提出了嚴肅的挑戰。“世俗文化’的倡導者在各個文化領域中所貫徹的基本思想是提倡“人或人道精神。在本時期,他們之中有些人給自己冠以“人文學”和“人文學者”的稱號,以表明他們所研究的是人情世道的新學問,而不是老一套的宗教神學;是“人文學科”,而不是‘神學學科”;是關於“人”的學問,而不是關於“神”的學問。人們就用“人文主義”來概括新興社會力量反對封建神學的這一思潮。人文主義思潮興起,其基本思想有如下內容﹕

    第一,反對神權對人的侵犯,要求肯定人的價值,恢復人的尊嚴,保障人的權利,中世紀經院哲學極力證明上帝的偉大和人的渺小,把人說成只是上帝的工具、附庸,宣揚人應當蔑視自己。新興社會力量則為了爭取生存和發展的權利,反對神權統治,反對教皇和教會的絕對權威。人文主義者在鞭笞神權、神聖的同時,又以熾烈的熱情歌頌“人”的力量的偉大,人性的崇高,要人們把目光從神轉向人,追求人的獨立地位。他們喊出了“我是人,凡是人的一切特性我都具有”的口號。

第二,反對宗教禁欲主義,肯定現實人生的意義,提倡對世俗幸福的追求。中世紀天主教的“原罪”、“來世報應”等教義,要求人們放棄暫時的塵世生活享受,絕情除欲,忍受痛苦,去追求永恆的“天國”的極樂。人文主義者無情地揭穿了宗教和教會這些所謂道德觀的極端虛偽性和事實欺騙性,指出追求世俗的幸福才是人性的自然要求,是人的權利。

第三,反對封建專制主義和世襲等級制度,要求自由平等和個性解放。人文主義者提出自由平等的思想,要求砸碎中世紀封建等級制度的枷鎖。

第四,反對盲目信仰和崇拜權威的蒙昧主義,推崇理性,重視科學知識。中世紀宗教蒙昧主義造成文化科學停滯。人文主義者堅信人的力量的偉大,堅信人能夠認識自然,造福人類。

人文主義這種進步的社會新思潮的興起,大大地啟發了人們的理性,第一次衝破了宗教的、封建的樊籬,揭開了新興社會力量反封建鬥爭的序幕,為後來歐洲爆發的民主革命與創建共和奠定了思想、文化和政治等各個方面的社會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