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國民政府時期縣長列傳 

草鞋縣長三善治浦

回憶劉季剛先生任蒲江縣長期間的業績

 

郭一忠

 

 

劉季剛原名劉汝瓊,辛亥革命後,改名劉夐,字季剛,四川省江津市石蟆鎮人。1874年出生,幼年就讀于其兄長劉伯襄創辦的私塾,後又隨其兄到湖南辰溪縣入署共學堂讀書,暑共學堂由湖南名師張小泉先生主教。劉季剛在湖南求學三年,博覽群書,學識大增。時年23歲,由湖南辰溪返回四川江津老家,設館招生辦學。

1898年(光緒二十四年)赴合江縣應試,名列前茅,經學使吳慶坻主考監試,考取為合江縣秀才。1902年(光緒二十八年)經學使吳鬱生監試,歲考優等,錄補為廩生。時值中日甲午之戰和康梁戊戌變法失敗之際,清政府益趨腐敗,賣國求榮,割地賠款,喪權辱國,時局艱危。劉季剛時感“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旋即遊學成都,得到徐霽園、胡雨嵐、趙季宋諸先生之啟示,遂絕意科舉。當時清政府為了維護其反動統治,在成都開辦東文學堂,向府、州、縣招收青年學生,劉季剛於1903年(光緒二十九年)考入成都東文學堂。劉季剛在校期間,與同學董修武相好,季剛、修武等十餘人,以董修武為首,秘密組織革命小團體,時常閱讀中國革命的有關書刊,對孫中山先生的言論和革命活動,尤感敬佩。

1904年(光緒三十年)劉季剛與董修武等東渡日本留學,以官費資送日本早稻田大學。後因抗議日本政府取締中韓留學生,實行罷課,200餘人憤而歸國。劉季剛亦因“反對取締留學生”風潮而退學,改入警監學校畢業。劉季剛在日本留學期間,參加了抗議日本政府取締中國留學生的罷課活動,中國留日學生8000餘人都捲入了反日愛國浪潮。當時,日本政府派出糾察隊員100餘人,四處巡查,彈壓學生,並警布謠言,謂北京政府有電,托日本政府拘捕暴徒,以圖恐嚇學生。劉季剛得到消息後,至為憤怒,以滿腔的愛國熱情,揭露清政府的腐敗無能,並提出了在國內興辦教育、振興民族的主張。在日本的一切經過,劉季剛給國內親人和志士的信中寫道:“內見疾於政府,外見侮於日人,而同黨之中,忽又能此層層魔障,正氣之不伸矣,利國之覆邦矣,中國之亡,危乎其危哉!東亞風雲,今已動矣,內地學生,對此數事,其感情如何?惟有內地趕緊開辦學堂,振興民氣,為一線生路,出門留學大不可靠也。”

劉季剛在日本留學時,適逢孫中山先生自歐抵日,1905年(光緒三十一年)在東京組織中國同盟會,倡導革命,次年,劉季剛在東京加入同盟會,從事革命。1907年(光緒三十三年)劉季剛自日本歸國,以強烈的愛國熱情,宣傳民主革命思想。劉季剛在南京船上寫給友人何仁齋(留學日本的同盟會員)的一首詩中寫道:“國人夢寐尚未醒,坐視主權歸異族,何時手抉天漢水,一洗大地天河辱。”

劉季剛歸國後,以辦學為掩護,先在上海和孫鏡清一起,創辦中國公學,繼而回到四川任自流井樹人學堂教務長,在青年學生中積極宣傳三民主義,鼓吹民主革命。辛亥革命以後,劉季剛奉四川省軍政府令,出任川南宣慰使。其後,又歷任羅江、滎經、蒲江、邛崍、井研、中江、雅安、松藩、懋功等縣縣長。劉季剛先生在各縣任職內,由於受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五權憲法、建國方略、建國大綱”的政治影響,為政以德,廉潔不苟,克己奉公,勤政愛民,兩袖清風。經常腳穿草鞋,身著便衣,走鄉串戶,察訪民情,在老百姓中留下了“草鞋縣長”的美譽。劉季剛先生曾于數年間三次出任蒲江縣知縣(後改為縣長),政聲載道,有口皆碑,至今在當地父老中仍傳為美談。

   

一心為民除公害,縣民夾道送“青天”

 

1919年(民國七年)劉季剛先生首次任蒲江知縣。其時,蒲江縣境內盜匪猖獗,橫行鄉裏,人心遑遑,民不聊生,劉季剛經常化裝成抬轎子的轎夫和打柴的樵夫,深入匪區,探尋匪蹤,暗中發動群眾檢舉揭發,協助政府肅清匪患。查明情況後,即調集兵力,親自帶隊,深入匪巢,進行清剿。所到之處,老百姓主動與政府軍配合,並送茶、送水、送柴,僅用四、五個月的時間,蒲江匪終告平息,為社會剷除了一大公害。各地群眾敲鑼打鼓,載歌載舞,歡慶太平,老百姓把劉季剛知縣譽為“劉青天”。這年九月,劉季剛又奉調改任邛崍知縣。離開蒲江縣時,老百姓知道了,群眾主動自覺地相互邀約,扶老攜幼,齊集縣城內夾道歡送。從縣衙門口到江邊,人流車水馬龍,擁擠不通,很多人流下熱淚,依依送別。

     

一幅好對聯,感動眾官員

 

1924年(民國十三年)劉季剛先生第二次奉命任蒲江縣縣長,消息傳出後,蒲江縣民即在縣署門前大書“重見天日”四個大字,全城的大街小巷都掛滿了“歡迎劉青天的再次蒞臨”、“青天再次照蒲江”、“再見青天”等橫幅標語。時值四川軍閥混戰,經濟凋敝,劉季剛先生體察民間疾苦,勉力維持,常感身心交瘁。是年春節,劉季剛先生見縣府內張燈結綵,佈置堂煌,乃揮筆親撰一聯:“亂世官,實不可為,既知民力凋殘,猶然忍下催科令;新春節,有何足賀?惟願時艱共濟,從此莫操同室戈。”令人貼于縣衙大堂內,讓官員們觸目驚心,克制自己,為民多辦好事。此聯一出,大小官員深受教育。“一正壓百邪”,過去官場中的敲詐奢糜惡習,很快得以收斂。這年四月,劉季剛先生又奉命他調,有鑒於前次離任送別時的情景,這次乃自負行囊,清早起程孑然一身悄悄離去,連衙內官員們都還在夢中。門警發現後,打算護送,卻遭到劉季剛先生的拒絕。劉季剛先生為官清廉,任上從不帶家眷,因之,直至離任數日,方為縣民所知。

      

清水明鏡表民願,為民造福民擁戴

   

劉季剛先生調離後,蒲江人感懷其德而多欲挽留之。時任川軍第一師師長的李家鈺(蒲江縣人)應鄉親之托,報請四川省主席鄧錫侯同意批准,於1925年(民國十四年)8月,徵調劉季剛先生第三次出任蒲江縣縣長。劉季剛於10月赴任,蒲江縣民得知這一消息,是時在縣署門外,放置一方桌,桌上擺清水一碗,大圓鏡子一面,署門外掛一橫幅標語,上書“歡迎劉季剛縣長三次出任蒲江”!乃希望劉季剛縣長能繼續清如水,明如鏡,以了縣民心願。劉季剛在這次任內,又切切實實地為蒲江人辦了不少的好事,深受老百姓的擁戴。例如在縣城的街道旁邊,發動群眾,集資修建太平池,貯沙箱等消防設備,貯蓄水沙,以防火災;主持維修了魏鶴山祠,保護了地方文物古跡;大力獎勵農桑墾殖,發展蠶桑、水果、糧食、牲畜等農業生產,使蒲江縣民安居樂業。 

 

三善治蒲有功,縣民銘記在心

 

1926年(民國十五年)5月,劉季剛先生調任雅安縣縣長,最終離開了蒲江縣。其後,蒲江縣民眾為了表彰劉季剛縣長為政以德的功勳,慷慨解囊捐資,在蒲江縣城和西崍、中興、霖雨、梁河等地樹建了德政碑十五塊,碑上刻有頌揚劉季剛先生“三善治蒲”政績卓著的銘文。可惜這些石碑大部分在“文化大革命”中已遭毀壞,只有霖雨、梁河兩鄉鎮尚存有三塊。霖雨鎮祈雨台大碑崗的德政碑上,字跡尤存,碑面高一丈三尺,寬二尺五,碑的上端刻著“恭敬惠義”四個大字(編者考注:《論語》公冶篇中,孔子稱讚子產從政“有君子之道四蔫,其行己以恭,其事上以敬,其養民以惠,其使民以義”),碑面正中刻有“劉夐公字季剛縣長大人德政”十二個大字,正文右側刻有“三善治蒲、功績卓著”八個字,正文左側刻有“中華民國十六年孟秋月蒲江縣民敬立”十六個字。

劉季剛先生素擅詩文,當其二任蒲江縣長之際,曾以其下鄉催科時的深切感受,撰寫了長詩一首,命名《催糧行》。此詩當年即被蒲江縣人廣為傳頌,其後更有人將之勒石樹碑,立于霖雨、梁河兩鄉場口,以誡“公僕”。其詩文曰:“民國十四載,二月之十六。催糧蒲江鄙,荒邑聊信宿。貧民生計薄,況乃苦兵役。國事傷靡鹽,我適為公僕。撫字寓催科,此理未可忽。昨日奉嚴令,征糧期迫促。終夜不能寐,彷徨惟仰屋。罰薪猶自可,貽誤罪莫贖。侵晨鄉農夫,頓首階下俯。俱言‘屢遭匪,租稅從何出?田荒無耕牛,冬寒無被服。預征明年糧,已馨去年穀。此時方仲春,麥豆尚未熟。望施格外仁,活此已死肉,’我聞鄉農言,淒惻慘心目,或云‘此邦人,疲頑久成俗。惟嚴乃有濟,何不先敲撲?’聞言自思忖,此理恐未足。先師有遺訓,好義則民服。我信尚未孚,民情安所屬。吾寧三自反,忍使一路哭?揮涕告鄉農,勉力輸帛粟。我不爾拘系,爾歸好籌措。稚黎苦寒戌,冰雪透筋骨。嗷嗷數萬口,聞尚食稀粥。哀哉兵與民,胡為罹此酷?民國復民國,吾與汝偕歿!”

   (本稿根據《江津文史資料》、《蒲江縣誌》中所載《劉季剛先生傳略》、《劉季剛先生年譜》、《劉草鞋三狀況治蒲》等資料綜合整編。) 

中共縣委書記列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