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三民主義華盛頓在大陸專題

 

三民主義政治五原則

緒論

   

 

 

 

編者按:21世紀伊始,中國大陸掀起了大規模的意義深遠的三民主義運動,出現了重要的三民主義理論家和大批三民主義信徒,標誌著三民主義在大陸的復興揭開了宏偉的序幕。中國泛藍聯盟年輕的朋友們,前僕後繼,英勇頑強,他們戰鬥在復興三民主義的最前線。我們從網路園地上選來的一朵朵三民主義的鮮花,帶著大陸泥土的芬芳,帶著21世紀的時代氣息,帶著三民主義蓬勃的生命力,讓我們引亢高歌:“三民主義,吾族所宗!” 

   

1.三民主義過時論 

21世紀伊始,一部分人公開認為三民主義已經過時,這種論調在三民主義思想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因為在此以前鮮少有人公開指責過或反對過三民主義,這不能不令三民主義者深思。為什麼會有人宣判三民主義已經過時?我們不能一味地對此進行譴責,而是要分析產生過時論的深刻根源。

過時論者的一個依據,就是三民主義過於陳舊。我們首先來回顧一下徐復觀的一個重要觀點,徐復觀認為三民主義包括基本精神與具體結論兩個部分,前者具有相當長久、相當普遍的存在價值,後者則只有比較短暫、比較有限的存在價值。這個論斷是科學的,然而國民黨死守教條,導致三民主義的具體結論80年來沒有與時俱進、適時變更過,甚至愚蠢地宣佈“任何人不得有所獨創”。三民主義被宣判為過時,是國民黨的教條主義造成的。

   

說三民主義的具體結論過時了,我們要承認;但要以此來全盤否定三民主義,則是錯誤的,因為三民主義的基本精神是永不過時的,沒有過時一說。贊成過時論和反對過時論者,主要是在三民主義的基本精神和具體結論上各執一端。許多三民主義的支持者,也認為三民主義的具體結論要與時俱進,三民主義才能薪火相傳。

過時論雖然是少數人的觀點,但對思想理論來說,也是很致命的,因為這說明它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沒有說服力了。如果僅是復述而不能創造,孫中山時代的三民主義顯然已不能符合21世紀的時代潮流。杜威說:“民主必須每代更新。”在自由主義者眼中,理論是沒有任何教條的,任何一種理論,都必須不斷地進行理論創新,才能傳之久遠,否則理論就有失傳的危險,就會淪為絕學。三民主義現在真是到了張載所說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繼往聖之絕學,開萬世之太平”的時候了。

面對過時論,三民主義者怎麼辦?是硬著頭皮頂,還是去重新解釋三民主義?現在的問題是,如果三民主義不再進行重新解釋,它的具體結論事實上已經過時了。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重新解釋三民主義,才不會有任何人有任何理由再指責三民主義已經過時,三民主義才能重新具備強大的說服力,才能煥發新的理論活力。 

 

2.重新解釋 

過時論催生對三民主義的重新解釋,重新解釋三民主義已是刻不容緩的神聖使命。徐復觀先生說:“近年來許多人不深探三民主義的基本精神,而僅抓住其一枝一節,以作為政治上的盾牌,致使政治之生命乾枯,三民主義的精神亦隨之僵化。”所以我們要深入探討和掌握好三民主義的基本精神,繼承和發揚三民主義的基本精神,以此為基點,依據時代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而變更三民主義的具體結論,才能永三民主義的思想活力,才能保證三民主義理論之樹長青。

三民主義是中華民族最為寶貴的精神財富,也是至今無人可以超越的解決中國問題的綜合方案,但它就像一塊蒙塵的瑰寶,在歷史的角落熠熠生輝。重新解釋三民主義在海內外已經呼聲很高,但怎樣去著手完成這個艱巨的任務?正如殷海光先生所說的,“這種工作是一件比石門水庫還要巨大的工程”,實非一人一時之力可以完成。“六經責我開生面”,我傾十年之力,才終得以完成這一歷史重任,三民主義終於“以一嶄新的面目與大家相見,在中國政治思想史上重放異彩”。

 我是如何去完成這項使命的呢?第一步需要我們去重新認識三民主義這一偉大學說,找到和掌握住三民主義的基本精神,清除各種勢力對三民主義的扭曲和歪曲,恢復三民主義的本來面目。我們都知道,三民主義有兩個理論來源,一是法國大革命的自由平等博愛,一是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但是,許多人往往漠視了這兩個理論來源的重要性和根本性,甚至無視這兩個理論來源的基本價值,在對三民主義的解釋中竟到了和它的理論來源相衝突的地步,將三民主義的基本精神消解於無形。

孫中山先生始終將三民主義等同于自由平等博愛、民有民治民享,三者是同一個意思。事實上,自由平等博愛、民有民治民享就是三民主義的真精神所在,但有些人卻公開反對自由主義,這實在不是一個三民主義者的態度,這是把三民主義變成三我主義了。整個三民主義所討論的事實上就是一個問題,即人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怎樣從社會、政治、經濟、制度、政策、憲法和法律等各個方面去保證人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三民主義是站在人民大眾的角度上,就制訂社會契約所提出的基本綱領,保障和捍衛人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是三民主義最內在的精神所在。所以,掌握了這一點,我們就找到了一個正確的出發點,為重新解釋三民主義提供了理論基礎。

第二步,就是依據時代潮流重新解釋三民主義。在我的眼中,是沒有任何教條之說的,只有根據時代潮流,才能對三民主義作出有說服力的解釋。那麼什麼是時代潮流呢?中國現在的時代潮流是什麼?掌握好時代潮流這一點,成為重新解釋三民主義的關鍵步驟。

20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的民主運動如火如荼,所提出的主張中,集中在八個字上,那就是“自由、人權、民主、法治”。這八個字,就是中國的時代潮流。我將這八個字和三民主義的民生原則結合起來,就組合成自由、人權、民主、法治、民生五項原則,這是在民主政治中需要始終堅持的五項原則,政治五原則為重新解釋三民主義搭起了理論框架。

從三民主義整體來說,作為文化範疇的民族主義具有基礎性地位,因為制度往往是由民族文化決定的,這是民族主義在三民主義中處在第一位的原因。有什麼樣的文化,就有什麼樣的制度,總統制在美國文化中,它能始終局限在三權分立範圍之內;但在拉美文化中,它就常常溢出三權分立的範圍,經常導致總統控制立法權的局面。總統制的不同命運,說明文化差異決定著制度的成敗和不同結果。

中國文化和拉美文化十分雷同,那麼中國怎樣才能避免拉美化的命運?最重要的是,要在文化上改造中國。在這一點上,自由與人權成為改造中國文化最重要的武器,一是要樹立自由與人權的民族精神,二是要奠定自由與人權的憲政基礎,所以用自由原則和人權原則解釋民族主義,更新了民族主義的思想內涵,實現了民族主義從振興中華到自由與人權的遞進和嬗變。只有根據自由與人權的文化邏輯,才能形成“撼泰山易,撼憲法難”的強大的公民力量,中國的憲政制度才能固若金湯。

民權主義作為主體性論述,討論的主要是制度設計問題,所以用民主和法治解釋民權主義,就把民權主義的一些主張有效地總結到民主和法治兩個原則之中去。民主原則包括分縣自治、六權分立以及選舉制度和政黨制度,法治原則包括新五權憲法和民生國家等主張。這就使民權主義理論層次分明,闡述具體詳細,並深入到制度的規則層面。我對民權主義的許多主張進行了脫胎換骨的改造,如把五權分立改造為六權分立,把五權分立憲法改變成五項原則憲法,實現了民權主義理論的根本更新。

民生主義是三民主義的實質性目標,如果沒有民生主義,對民眾而言,民主和專制就沒有多大區別。民主印度和民主菲律賓的窮人能比威權國家好到哪里去?南亞各國的議會,都是由地主階層和壟斷資本操縱的,佃農和勞工在政治上始終處於依附地位,地主階層掌握了農民的選票。所以沒有民生主義的民主,往往是受操縱的有名無實的假民主。這是因為民主是各種勢力的政治博弈,民主本身沒有公正一說。民主只是實現社會公正的必要條件,而不是充分條件。作為必要條件,沒有民主,是絕沒有社會公正的。作為充分條件,僅僅依靠民主制度本身,也是實現不了社會公正的,因為民主制度同樣會產生操縱、腐敗等各種各樣的問題。

我們從理論上對孫中山先生的民生主義進行了梳理,將民生主義轉化為民生原則,民生原則包括節制資本、耕者有其田、社會保障三大規則,三大政策成為民生主義的主要判斷標準。從抽象的主義到具體的政策,民生主義不再是遙遙無期的目標,而成為現實的可操作的經濟綱領。通過實現民生立憲和民生立法,使民生得到憲法保障,並得到具體的司法保障,這樣才能真真切切的保護和實現民生,建立一個真正的自由與公正的社會,中國就可以順著日本經驗和臺灣經驗之路而崛起。

只有通過實現民生主義,中國才能走向良性迴圈之道,並進一步鞏固民權主義,樹立新的民族文化。作為一個落後的歷史包袱沉重的大國,如果不能走向良性迴圈,就永遠沒有重建的機會。民生主義在臺灣的實踐為大陸提供了臺灣經驗這盞指路明燈,為建立一個自由民主均富的中國打開了出埃及記的大門。 

 

3.形成新的主體論述 

通過政治五原則對三民主義的重新解釋,形成了新的主體論述。新的主體論述雖然有異于孫文學說,但孫文學說的精髓完整地保留了下來,成為三民主義政治五原則的基礎。

在孫中山先生那裏,三民主義仍是一個遠遠沒有完成的理論形態,因此新的主體論述主要是對三民主義的深化和擴展。在孫中山先生手上,三民主義的基礎理論是沒有來得及深入論述的重要組成部分,尤其是民生哲學和民生主義政治經濟學這兩大版塊,這是一些人指責三民主義流於粗淺和粗糙的主要理由。戴季陶提出了民生哲學這個重要概念,陳立夫提出了唯生論這個重要概念,與孫中山先生的民生史觀一起,使民生哲學體系的框架初步形成。但整個民生哲學體系沒有得到充分的展開和深入的論述,而且陳立夫對唯生論的解釋是以生命哲學為基礎的,沒有牢固的科學基礎。所以深化民生哲學體系,成為重新解釋三民主義的重要任務之一。

我在孫中山、戴季陶和陳立夫的既往基礎上,將唯生論深化為唯生存論,並將其建立在能量轉換與守恆的科學基礎之上。能量轉換與守恆作為宇宙最基礎的定律,是最堅實的科學基礎。那麼能量轉換與守恆的目的是什麼呢?其唯一的目的就是保證宇宙不滅的法則,即唯生存。唯生論就是生存主義,它在理論上的根源可以上溯到存在主義哲學中去。

在經濟學說方面,孫中山先生並沒有形成比較系統的理論,因此建立民生主義政治經濟學,是擴展三民主義思想體系的重要步驟。我們把唯生存論運用到經濟學說中,形成了生存價值論的基本思想。價值論是政治經濟學的核心和支柱,解決了價值論問題,整個政治經濟學體系就建立起來了。生存價值論建立在邊際學派邊際效用理論的基礎之上,使其具有了深厚的經濟學淵源。邊際效用理論是價值論中最具說服力的理論,生存價值論以此為基礎,將價值理論從主觀效用推進到客觀生存,更有效地解決了價格理論、利息理論和資本理論問題。

在法律學說方面,孫中山先生也沒有形成比較核心的概念,沒有建立系統的法律學說。我們把唯生存論運用到法律學說之中,就建立了生存權利學說體系,提出了生存權利概念。生存權利學說的重要性,在於把民生主義這個抽象的綱領,轉換成了一項具體的權利。生存權利學說有兩種具體的權利,一是獲得生存資源的權利,一是最低限度生活受到保護的權利,生存權利作為基本人權,擁有了司法保障的地位。通過生存權利學說,民生主義才能真正地具有實質意義,否則它永遠只是一個遙遠的綱領。

在深化和擴展三民主義思想體系的同時,要消除孫文學說中的一些缺陷,彌補其理論上的漏洞,並弘揚孫文學說中的優秀思想,這是重新解釋三民主義的重要一步。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要理性客觀地分析孫中山先生在理論上的得失,並得出正確的結論。孫中山先生提出五權分立學說,是一個重大的制度創新,但由於孫中山先生沒有處理好五權分立之間的關係,而導致五權分立學說與憲政思潮不相符合,實際上建立的仍是一個威權結構。所以這個問題不解決,三民主義就不足以引領時代潮流。

用分工合作取代分權制衡,是孫中山先生在理論上的一個嚴重錯誤,因為這種做法完全地瓦解了憲政精神。憲政是依靠權力之間的相互制衡來實現的,沒有制衡精神,就絕不會有憲政,所以三權分立的基本原則是不能隨意更改的。加上五權之上還有一個總統,而行政權又是五權之首,事實上就成了總統威權制,這種結構比拉美總統制還要糟糕。孫中山先生意圖建立一個萬能政府,並表現出對國會的不信任,將國會一分為三為國民大會、立法院、監察院,並互不統一,這種壓縮立法權力,變相擴充行政權力的做法,和憲政思潮是格格不入的。如果不對這個結構進行根本的改造,三民主義事實上就已成為過時之物,臺灣的民主化進程,就從實踐上否定了五權分立構想。

制度設計是政治理論的靈魂,是政治理論最關鍵最核心的部分,如果在制度設計上處理不好,三民主義就只有被淘汰的命運。我們怎樣去改造五權分立的結構,就成了決定重新解釋三民主義是成功還是失敗的關鍵之舉。我在五權分立的基礎之上,增加一個貨幣權,構成了六權分立。六權分立與五權分立雖然只有一權之差,但在制度結構上卻截然不同,六權分立是一種大三權和小三權的分層結構,考試、監察、貨幣小三權作為現代獨立行政機構,是建立在立法、執法、司法大三權這三個憲法權力部門的基礎之上的,並且考試、監察、貨幣是立法權的執行部門,這樣就組成了以國會為樞紐的4+2的三權分立結構。立法、考試、監察、貨幣組成了一個統一的大的立法權,以形成對行政權的強大優勢,確保國會至上精神,通過反孫中山先生之道而行之,有力地框正了制度設計中的誤區。

六權分立恢復了三權分立和分權制衡的精神,也發揚了五權分立的優秀思想。我們在制度上把大三權的目標鎖定在分權制衡上,把小三權的目標鎖定在良好政府上,這樣六權分立就實現了分權制衡和良好政府雙重目標。孫中山先生由於試圖要建立一個良好政府,但這個願望使他在理論上顧此失彼,把良好政府目標淩駕於分權制衡之上,導致的後果是既瓦解了分權制衡,也沒有實現良好政府。在分權制衡與良好政府的關係上,分權制衡是主體,首先要保證分權制衡,才能去談良好政府,良好政府充其量是附屬之物。而且良好政府的目的,也是從鞏固分權制衡這一原則出發的,因為小三權獨立,有助於大三權之間的良性互動,維持大三權之間的微妙平衡,以鞏固民主憲政。如果我們不提小三權,純粹只提三權分立,以中國式的文化背景,是不能有效地維持好分權制衡原則的,只會落得三權分立在拉丁美洲的命運。

我把五權分立擴展為六權分立,是不是五權憲法就名存實亡了?是不是就要改名叫六權憲法了?在這裏,我們要觀察到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孫中山先生在憲法理論上並不成熟。也就是說,憲法不是純粹以五權分立或六權分立為基礎的,它要以權利理論和價值理論為基礎,三權分立、五權分立或者六權分立,只是一個維護權利理論的工具。美國在制憲之初,由於只考慮到了三權分立,沒有將權利理論作為憲法基礎,剛頒佈就引起了激烈爭論,很多州將增加權利法案作為批准憲法的條件,因此第一屆國會起草並通過了10條修正案。美國憲法的主要起草人麥迪森試圖把10條修正案嵌進憲法正文,雖然沒有成功,但權利法案卻成了美國憲法的靈魂。以後各國所制訂的憲法,大都將公民權利條款置於憲法的首位。

憲法的目的,是維護和捍衛人民的基本權利自由,而三權分立是實現這個目標的最重要的制度保障。所以憲法理論第一個層次是權利理論,第二個層次是制度設計,第三個層次是政策主張。我用政治五原則憲法取代五權分立憲法,形成了新五權憲法學說。五權憲法從五權分立到五項原則,在憲法理論上既得到了深化,也走向成熟。在孫中山先生那裏,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是相提並論的,在理論上沒有有效地統一起來,這對於一個政治理論而言,是一個重大缺陷。由於新五權憲法是以政治五原則為基礎的,因此新五權憲法就是三民主義憲法,使三民主義與五權憲法合二為一,在理論上完全統一起來,這是三民主義政治五原則在三民主義思想體系中所取得的重大理論進展。

我通過長達11年的奮鬥,步孫中山先生之後第二次對三民主義作出了全面的系統闡述,形成了新的主體論述,提出了政治五原則、民生國家、新五權憲法、都郡府縣自治、六權分立、三大政策等一系列主張,使三民主義成為了21世紀的新學說。

   

4.確立中心思想

我們首先要考慮一個問題,為什麼有人會把三民主義變成三我主義?為什麼各種勢力可以各取所需根據各自的利益對三民主義進行不同解釋?三民主義為什麼往往淪為口號成為口惠而實不至的政治綱領?這在理論上是什麼因素造成的?這是因為三民主義並沒有形成自己的中心思想所造成的,由於沒有明確的中心思想,就有真三民主義和假三民主義之爭,就有一民主義和二民主義之爭。

我們應當看到,孫中山先生對三民主義的論述,主要還是停留在綱領層面,沒有進行深入的理論推理,所以在理論上處於一種未完成狀態。這往往使理論和實踐之間缺少必要的橋樑,在實踐上會大打折扣,難以真正實現三民主義的理論預期,並導致各種勢力對三民主義的隨意解釋。

怎樣才能夠最大程度地達到三民主義的理論預期?什麼才是真正的三民主義?回答這些問題,就需要從對三民主義的深入推理入手。而推理的過程,就是一個將主義原則化和規則化的過程。

根據法治原則,首先需要把政治理論轉換成為制憲方案,所以形成三民主義制憲方案是整個推理過程的起點。憲法是原則和規則的總和,因此憲法是由原則集和規則叢所組成的。從這個角度來看,首先需要把三民主義轉換成一系列原則,三民主義原則化是推理過程的第一步。

通過把民族主義轉換為自由原則與人權原則,把民權主義轉換為民主原則與法治原則,把民生主義轉換為民生原則,這樣三民主義就轉換成為政治五原則。政治五原則使三民主義在理論的第二個層面上簡明起來,形成和確立了三民主義的中心思想。把抽象的主義變成比較具體的原則,在理論上有力地推進了一步,使三民主義脫離了抽象化和口號化的弊端,成為一套有明確指向和路徑的政治理論。

但僅僅原則化是不夠的,原則還要轉換為一系列更具體的規則。推理的第二步,是需要將五個大原則轉換成為一系列的小原則,組成一個原則集。自由原則落實到個人自由這個原則上,人權原則則深化為民權立法,民主原則由分縣自治和六權分立組成,法治原則由民生國家和五權憲法組成,民生原則由三大政策組成。這樣個人自由、民權立法、分縣自治、六權分立、民生國家、五權憲法、三大政策組合形成三民主義的一系列具體目標,只有實現這些具體目標,三民主義的理論預期才能完整地實現。

怎樣去落實這些具體目標?從推理的第三步開始,就進入了走向實踐的關鍵階段,也就是規則化階段。在規則化中,不僅要把小原則推理到大規則,而且要把大規則推理到小規則。對憲法來說,只能深入到大規則,小規則屬於法律位元階。所以三民主義不僅需要在憲法中把所有的大規則羅列出來,而且要在法律位階上提出具體的法律規則。

我們以民生主義為例,民生原則由節制資本、耕者有其田和社會保障三大政策組成,在三大政策的小原則階段,節制資本由反壟斷、累進稅制、環境保護三個大的規則組成,耕者有其田由自耕農制度、耕地保護、平均地權三個大的規則組成,社會保障由社會保險、勞工保護、社會福利三個大的規則組成。而大規則又由一系列具體的小規則組成,而具體的小規則,則成為實踐的標準。如社會福利規則裏面有最低限度生活保護和生活保護訴訟請求權等具體化的小規則,這些小規則就支撐起整個的立法目標。

一個人即使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但只要擁有最低限度生活保護和生活保護訴訟請求權,他就能維護和捍衛自己的生存權利。如果不能從法律的具體規則上加以有效保證,理論就會成為口惠而實不至的抽象綱領,所以理論一定要深入到具體的司法保障之中。三民主義只有能夠真正和具體地惠及底層,理論預期才算是到位。

政治理論從原則到規則,就是一個從綱領到實踐的過程。規則的目的是建立具體標準,而具體標準則是判斷理論預期的主要工具。如最低限度生活保護標準,雖然屬於政府裁量事項,要受到財政預算、低收入階層的生活水準、納稅者負擔和公民感情等多種因素的影響,但需要保證有尊嚴和人格的生存,所以政府部門並不能超越裁量權界限或濫用政府裁量權,無視現實條件而顯著地設低保護標準,而對生存權利構成事實上的漠視,因而可以通過違憲審查來加以糾正。

通過確立中心思想,三民主義就有了一套嚴密的實踐方案和判斷標準,成為實踐和立法的指南。具體規則是理論與實踐之間的橋樑,所以規則化是政治理論能否付諸實踐的主要標誌,形成具體規則才能使政治綱領得到嚴格貫徹。政治五原則確立了三民主義的中心思想,並使三民主義原則化和規則化,使三民主義從一個抽象的政治綱領,轉變成為一套具體的實用的可操作的實踐理論。

 

5.重新具備強大的說服力

中國20世紀下半頁的歷史,可以說是三民主義和社會主義賽跑的歷史,社會主義在大陸徹底失敗了,而三民主義締造了舉世矚目的臺灣經驗。如果沒有臺灣經驗,我們今天重提三民主義,就不一定具有強大的說服力。臺灣經驗使三民主義通過了實踐和歷史的檢驗,以鐵的事實證明三民主義是卓有成效的,是中華民族的指路明燈。

蔣經國治下的臺灣,實現了均富和經濟騰飛,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臺灣經驗的偉大意義,在於通過實踐經驗支持了三民主義理論,用事實為中華民族開闢了一條光明之路,這是蔣經國先生為中華民族以及為三民主義思想體系所作出的偉大貢獻,經國之治將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光輝的篇章之一。

雖然臺灣經驗為三民主義提供了具體而寶貴的實踐經驗,但它的建設是以民生至上為基礎的,民權建設一直到臺灣民主化進程中才開始,所以從理論模型上來說,臺灣經驗並不完整。在這方面,日本經驗更加具有說服力,雖然日本並不標榜三民主義,但日本經驗的實踐模式和三民主義是完全同一的,所以我們選擇日本經驗作為重新解釋三民主義的具體理論模型。

所有的制度設計和政策主張均應立足於具體的實踐經驗,所有的理論細節均應在實踐經驗中得到檢驗,理論始終而且僅僅是實踐經驗的總結和提升。孟德斯鳩設計三權分立,就是以理想化的英國經驗為基礎的。美國制憲者們確立分權制衡原則和三權分立的具體細節,也是以各州大量的實踐經驗為基礎的。所以重新解釋三民主義,需要完全立足於具體的實踐經驗。

戰後日本在美國羅斯福新政主義者的主導下,進行了從社會到政治到經濟的徹底的民主化改革,把日本從一個專制意識濃厚的國家,變成了一個成熟的新生的民主國家。日本在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間採取中度分權模式,建立市町村和都道府縣雙重自治,這種既集權又分權的制度,完全是孫中山先生均權制度的翻版。日本的均權制實踐,為我們規劃和設計均權制度提供了詳細的實踐經驗。

日本經濟三大民主改革,和孫中山先生的民生主義如出一轍。解散財閥是節制資本,農地改革是耕者有其田,勞動立法則是扶助農工和社會保障,所以民生主義在日本的經濟三大民主化改革中得到了具體化,為三大政策規則化提供了具體細節,如農地耕作者主義就是對耕者有其田的最詳細的最具體的規則解釋,而反壟斷法則是節制資本最核心的立法。

由於日本經驗在民族、民權、民生上的成功實踐,為我們重新解釋三民主義提供了完美的理論模型,所以重新解釋三民主義,從孫中山時代的“以俄為師”,轉變為今天的“以日為師”。日本和中國,具有高度的可比性,日本不僅在文化和歷史上與中國相似,在人口密集程度和資源條件上比中國更為惡劣,日本能做得這麼理想,中國的理論預期也不至於離題萬里。

實踐經驗是不需要爭論最有說服力的,我們重新解釋三民主義完全立足於實踐經驗,這就為三民主義提供了強大的說服力。三民主義囊括了文化、政治、經濟三大範疇,回答了時代所提出的所有問題,能回答不同時代所提出的不同問題,這是三民主義在理論上所具有的非凡魅力之處。經過我們的重新解釋,和孫中山先生的既有基礎,三民主義為民主中國提供了系統的理論藍圖。三民主義作為解決中國問題的最佳方案,是無可爭議的,100多年以來,至今沒有任何人能夠提出比三民主義更好的系統理論和綜合方案。

三民主義是屬於全民族的共同財富,它是中國民主之父孫中山先生所遺留給我們的最偉大的財產。三民主義的重新解釋,必將成為引領時代潮流的號角,並必將重新登上中國的政治舞臺,自由終將在中國取得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