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為中國四川汶川地震死難者祭

 

 

 

 

維民國九十七年五月十二日,驚聞巴蜀震災,萬人殞命,傷者無計,嚎啕遍佈蜀中,餘震殃及神州,乃剎然而哀曰:

25-021

伏惟古今之道,天人之徵者也。然天災遣告之未覺,人禍警懼而不知變者,非起自生民。況養序不教,人心不古,方外不化者,民亦受之累也。蒼天無道,何傷 我民?昨冬大雪,困兆民於嚴寒;羌人不化,棄中華之神器;外夷趁亂,鄙邦人之無福;瘟疫橫出,傷幼子之手口;火車出軌,荼生靈於未覺。今又遭震災,天地鬼 神,且哀我中華之多難,何至降罪諸蒸()民乎?

費民財而舉行事、興土木,至堤防不備,棧道不修,隆冬降雪,竟至塞閉,其人禍歟?廢禮樂、棄綱常, 德澤不興域內,諂媚流於邦外,至諸夷不服,列強譏諷,其人禍歟?縱奸商斂財,忽於檢疫,至人患獸疫;急功近利,提車速於年久未修之路軌,乘客生死於不 顧,其人禍歟?乃曰,天災事小,人禍事大,今萬民被困於瓦礫之下,而無從救助者,倘早整交通、備義倉,則何至於此乎?雖苛稅累重,耗於虛妄,逢災則借題要 捐者,此人君之為耶?

嗚呼,天心之仁愛人君,而欲止其失道者,降災異於人民,是何理乎?出天災之遣告不知自醒,降怪異以警具尚不知變;子曰: 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天欲扶人君者是為小善,害於兆億之蒸民者,大惡也!施小善而行大惡者,天道何存耶?惟哀我同胞之荼炭,憐其未亡者之流 離。余孤懸海外,無寸功之力,謹祈蒼天念我中華黎民疾苦,收斂天威,速停降雨,毋生瘟疫。則生者速得安頓,逝者亦可安息。嗚呼哀哉,伏惟尚嚮! 

 

附作者致本刊的信:

 

《黃花崗》雜誌的編輯同志﹕

您好,我是一名浪跡海外的中國籍讀者,一直以來都在關注貴刊。有感於昨天四川發生的大地震及大陸當局又藉機吹捧樹立他們救民水火的嘴臉,難以沉默,寫下了一篇祭文。如果可以的話,想以「曉石」的筆名發在貴刊自由論壇裡。不要稿酬(如果有的話,就算我捐款吧)。請貴刊予以考慮。

                          此致

敬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