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二十五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編者前言

 

 

黃花崗雜誌第25期終於正常出刊。第23、24期也完成了自己的PDF版,與25期一起上網。國內的朋友又可以悄悄地“印行”了。

 

經過半年的摸索和求變,黃花崗雜誌的網頁終於煥然一新。同樣是經過了近半年的交接和切磋,黃花崗雜誌社增添了年輕的新手,他們作為新的編輯義工,開始擔負起雜誌的編輯工作。而在老一輩的編輯義工中,一些人依然在辛勤工作,特別是編輯本刊第24期“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刊”,幾位老少編輯,還有我們的美編,在謀生之餘所花費的時間和精力,令人慨嘆。

如果說第23期雖然發表了幾篇有相當份量的稿件,如國內學者岳健一先生的“愧痛漢語危機”等,但“章法”似乎亂了一點。第24期因精力集中在“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上,因而也就“難及其餘”。但即時而又集中刊出的“中國西藏問題研究”系列文章,因將西藏問題講明白了,而得到了各方讀者的歡迎和欣賞。一些大學和研究機構立即請求轉用,我們概然應允,因為編輯工作本來就是“為他人作嫁衣裳”,所謂心甘情願。

第25期可謂恢復正常。既傳承了黃花崗雜誌素有的風格,在質量上更有明顯的提高。本期除卻因時因痛而重新刊載了數篇悼念中國汶川遇難兒女的文章以外,又道義彰顯、開宗名義地端出了“痛苦迎接辛亥革命100週年”專欄文章,並將從本期起,直到辛亥革命100週年紀念日,黃花崗雜誌都會堅持將這一專欄“痛苦”地辦下去。對此,心有靈犀者,自然一瞥就懂;心無靈犀者,則讀文盡知。其中的苦痛豈止是在我們這些辦刊人心裏埋得很深,甚至令我們感到羞恥;就是舉國的百姓,凡多少有些歷史知識和民主意識的人,都會、也都應該感到深深的痛苦、甚至是恥辱才是。回首百年前的共和風雲,面對今日的專制厄運,我們中國人難道當真會依然麻木、依然無動於衷嗎?不會!

自25期起,本刊除卻增加了“痛苦迎接辛亥革命100週年”專題以外,我們還增添了“中國民族關係研究專題”、“中國政治制度研究專題”、“馬列俄國與馬列中國”專題,還有就是“歐洲千年黑暗宗教統治掠影”等其他專題。其目標,就是要在學術的基礎上,通過對歷史的發掘,和與歷史的比較,以求更深地揭開“馬列中國的歷史本相、政治本相和文化本相”,更好地提升我們的民族自尊心。因為我們面臨的將是民主變革的風暴,將是民族分裂和國土分裂的危機,我們必須儘可能地作好準備,特別是思想和精神的準備,以為堅定地走向民主、完成共和,和堅定地維護祖國統一、反對任何分裂,盡心盡責。

我們很難。我們真的是很難。但是,面對著烏煙瘴氣,我們唯一可以暗自慶幸的,就是我們從來都在堅持著“為民族和為民主”的正確方針。不受威逼,拒絕利誘。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的根是必須而且也只能深深地扎在我們自己的國土上,雖然而今我們只能“飄零海外”。

辦刊不易。在海外辦刊更不易。但我們還是願意“努力加餐”,再求長進。

請讀者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