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文章

 藏族的傳說和歷史之

  

 

三大部落聯盟之象雄、蘇毗

 

 

    自新石器時代後至吐蕃王朝前的漫長歲月中,高原先民在這片土地上逐漸繁衍,他們生活的部落或群落也在不斷發展、遷徙和分化組合中。

 

    按照《漢藏史集》和《賢者喜宴》等藏族史籍記載,西藏高原上的文明的流變大致是以下順序:從古人氏族逐漸演變成西藏最初的四大氏族:賽、穆、頓、東,後來在此基礎繁衍,又增加了“惹”和“柱”兩氏族,通稱為“六大氏族”;接下來便是“瑪桑九兄弟”  (或稱瑪桑九族)統治;再後來出現了許多稱為“小邦”的分散部落或氏族,開始有“二十五小邦”;後來又有“十二小邦”及零星的“四十小邦”。由於各小邦之間互不隸屬,經常會發生戰爭和衝突。經過長期爭戰、征服和吞併之後,高原內逐漸形成了三個勢力較大的部落聯盟,它們分別是象雄(漢文史籍也稱之為“大小羊同”)、吐蕃(“悉補野”)和蘇毗(又譯為“孫波”或“森波”)。它們之中,形成年代最早的要數象雄。

 

 一、消逝的大鵬鳥——象雄文明

 

    象雄,意為“大鵬鳥之地”,是西藏高原最早的文明中心和苯教文化之源。關於象雄的興起年代,目前尚無定論,但據苯教史的記載,在吐番第一代王聶墀贊普時,象雄已經歷了18代王,第一代象雄王赤維色古希饒堅要比聶墀贊普早500年左右。它地域遼闊,土地最廣時曾幾乎包括了今天的大部分藏區和青海、四川的一部分及西部的喀什米爾和拉達克。按藏史記載,象雄分上中下三區,象雄本上即今天的阿裏地區所轄全境。

 

象雄有自己獨特的文字。西元7世紀初吐蕃王松贊干布在未創造藏文之前,象雄的苯教師們,已用象雄文繕寫苯教經,宣道於吐蕃“天墀七王”時代。

 

    古老的象雄產生過極高的文明,它不僅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象雄文,而且還是西藏傳統土著宗教——苯教的發源地,對後來的吐蕃以至整個藏族文化都產生了深刻的影響。象雄王朝鼎盛之時,曾具有極強的軍事力量。後來,吐蕃逐漸在西藏高原崛起,到西元8世紀時,徹底征服了象雄。從那時起,象雄王國及其文明就突然消失,其文字文獻、宮殿遺址等至今無從考證,留下了千古之謎。難怪有人這樣說“象雄是遊牧民族,它是不屬於土地的文明”。

 

二、真正的女兒國——蘇毗王國

 

    蘇毗是西藏高原較為古老的羌系民族之一,前身為西藏古代“十二小邦”的“亞松”邦,曾長期受象雄統治。約在西元前4世紀,蘇毗作為西藏高原早期諸部中的一支,始出現於歷史舞臺。

 

    蘇毗最初活動于今天的青海玉樹及川西北一帶,後逐漸向幾曲河(拉薩河)流域發展。至西元6世紀,蘇毗成為雅魯藏布江北岸以今彭波地區為統治中心,北接於闐、東北與多彌(現青海通天河一帶的部落)為鄰、西至天竺、東與吐蕃接壤的部落聯盟。

 

    蘇毗保存了大量的母系氏族的殘餘,是一個母權國家。據《隋書·西域傳》記載:“其國代以女為王,王姓蘇毗,字末羯。”王位為女王終身制,且後繼者也必是女性。女王五日一聽朝,處理軍國大事,小女王協助管理。男子則無權過問政事。

 

    國王的丈夫號“金聚”,有關學者認為意為“家人”,其社會地位遠不如女性。女國向中原王朝所遣使者,雖然都是男性,但他們的職責只在執行,不能決斷國事。故史稱:“凡號令,女官自內傳,男官受而行。”

 

    西元7世紀初,蘇毗國王畏幹吐蕃的強大,主動與吐蕃通婚。此時的蘇毗部落內部,女王專橫跋扈,新舊貴族爭權奪利,不少大臣都暗通吐蕃,在內外夾攻之下,蘇毗很快被吐蕃吞併。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