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文章

 藏族的傳說和歷史之

  

 

藏族的起源

 

    “西藏”的名稱始自何時,有什麼含義?為什麼西藏古代又稱為“吐蕃”?藏族人的祖先又是誰呢?

 

一、“吐蕃”的由來

 

    自古以來,藏族一直自稱“蕃”。那麼,“蕃”這一稱謂起源於何時?有何含義呢?根據近代著名藏族歷史學家根敦群培所著《白史》的說法,“蕃”是藏族人對自己的地方的稱呼,至於此稱謂從何時起,現在已經很難說清了。至於“吐”,有一種說法認為是藏語“高原”的音譯。

 

    關於“蕃”這一地名的具體含義,主要有兩種說法:

    一是在遠古時先民還不知曉農業為何物,而以狩獵為生。由於居住分散,先民們在遇到野獸、盜匪襲擊或自然災害時,為尋求夥伴幫助,經常在山頂或高處發出“噶耶”或“瓦耶”的求救信號,這種呼叫被稱為“蕃巴”,久而久之,呼叫的“蕃”聲,即成為其地名。

 

    二是根據土地的自然狀況,把高原從事畜牧業的區域叫做“牧區”,把低地經營林業的區域叫做“農區”,把介於二者之間、從事農業生產的區域叫做“蕃”。歷史的吐蕃王朝前身悉補野王世系興起於雅礱河谷地區,當時為高原農業的中心,故稱為“蕃域”。悉補野贊普世系將地名當做稱號,稱為“吐蕃贊普”。吐蕃贊普松贊干布時期,才把贊普管轄的全部土地稱為“吐蕃”。   

 

二、“西藏”名稱的由來

 

“西藏”的稱呼始於清朝,“西”字是漢語,表示西藏這塊地方在祖國的西部,“藏”

字是藏語,就是“衛藏”的簡化,合起來就是“西藏”。

 

吐蕃王朝時期,最早將其本部劃分為四個“茹”,即“伍茹”、“約茹”、“葉茹”和“茹拉”,包括了今天西藏自治區境內的雅魯藏布江、拉薩河、年楚河、雅礱河流域。因雅礱河谷是吐蕃王室發祥之地,拉薩是吐蕃王朝的首府,所以將其中拉薩河流域和雅礱河流域的“伍茹”和“約茹”稱為“衛”;意為中心部分;將年楚河流域及其以西以北的“葉茹”和“茹拉”合稱為“藏”,意為雅魯藏布江上游南北兩岸地區“藏”表示清潔,此字源於雅魯藏布江。“衛”和“藏”合稱為“衛藏”,即表示吐蕃王朝的本部地區。吐蕃王朝後來征服的青藏高原的北部、東部,被稱為“多康”,意為吐蕃王朝向外發展的通道和基地,同時亦有週邊地區之意。隨著吐蕃王朝向東北方向的武力擴張,“多康”的範圍逐步擴大,後來又把黃河上游到河湟谷地的地區稱為“朵思麻”,即“多康”地區的—蔔部,又因這一地區包含阿尼瑪卿山和朵拉仁沃山(小積石山),故又稱“安多”地區。“多康”的其餘部分仍沿用“多康”的名稱,即後來所說的“康區”。《敦煌本吐蕃歷史文書》中有吐蕃王朝派遣大臣主持這三大片地域的軍政

首領分別舉行盟會的記載,這樣,由於吐蕃王朝的行政區劃,到吐蕃王朝的後期,乃至在吐蕃王朝崩潰以後青藏高原延續近四百年的分裂時期中,高原的居民習慣上把青藏高原分為“衛藏四茹”、“多康”、“朵思麻”等三大部分。元朝時又把衛藏地區稱為“烏思藏”,把“多康”地區稱為“朵甘思”,將今青海省大部、甘南及四川阿壩一帶稱為“朵思麻”。明朝時又因“朵思麻”地區鄰接青海湖,又將其改稱“西海”。

 

清朝康熙後期,漢文文書中廣泛使用“西藏”一詞,自乾隆以後,史籍中“西藏”已成為通用的固定名詞。由此,“藏”變成對整個“衛藏”的簡稱,以後遂有以拉薩、山南地區為“前藏”,以日喀則、江孜地區為“後藏”的習稱。民國時期,又以“藏族”代替“吐蕃”、“西番”、“番族”等稱謂,成為漢語對青藏高原世居民族的族稱。

 

三、藏族人:猴與羅刹女的後裔

 

關於人類的創世和起源,世界各地都有許多不同的說法,如我國漢族的盤古開天辟地、女媧造人,西方的上帝造人等。西藏地區也不例外。在藏族民間廣泛流傳著“獼猴變人”的傳說

從前,西藏的保護神——慈悲佛觀世音,給一隻神變來的獼猴授了戒律,命他到雪域高原修行。獼猴遵命到一個棕色岩洞中,潛心修習慈悲菩提心。正在猴子認真修行的時候,山中來了一個羅刹女(岩魔女),做出種種媚態蠱惑勾引他,並直接對他說:“我們兩個結合吧”獼猴答道:“我乃觀世音菩薩的徒弟,受命來此修行,如果與你結合,豈不破了我的戒律!”羅刹女便又說道:“你如果不和我結合,那我只好自盡了。我乃前生註定,降為妖魔,如今偏偏愛上了你。是愛讓我追著你懇求你。如果我們成不了夫妻,那日後我必定跟著妖魔去,將要殘害千萬生靈,並生下無數妖魔的子孫。到那時,整個雪域高原都是魔鬼的世界,所有生靈都要被毀滅。所以求你發發慈悲,答應我的要求。”

 

羅刹女如此流淚哀求,獼猴因為是菩薩降世,聽罷心中暗想:“我若與她結成夫妻,就得破戒;我若不與她結合,又會造成極大的罪惡。”無奈,只好到普陀山找觀世音菩薩請示。觀世音對他的善心表示贊許,同意他與羅刹女結合,並祝福他。於是,獼猴便與魔女結成夫婦。後來,他們生下了六隻小猴,這六隻小猴的性情各不相同。獼猴將他們送到果樹林中尋食生活。

三年之後,猴父親前去探視子女,不覺大吃一驚:他的子孫們已繁衍到五百隻之多了!這時,樹林的果子已經吃光了,又找到其他食物。眾小猴見老猴來了,便紛紛嚷道:“我們將來吃什麼呢!”

 

眼看兒孫們面臨餓死的絕境,獼猴父親只得再去請示觀世音。菩薩道:“你的後代由我來撫養。”觀世音於須彌山的縫隙中,取了天生五穀種子:青棵、小麥、豆子、蕎麥、大麥,撒向大地,不經耕作,大地便長滿各種穀物。眾猴子得到充足的食物,不但解決了溫飽,身體也發生了奇妙的變化:尾巴和毛都越來越短,並逐漸開始說話,他們以五穀為食,並懂得了以樹D十遮羞,慢慢變成了人。這就是雪域高原上的先民。

 

由於他們是獼猴菩薩與羅刹女的後代,因此,他們身上既有父親的寬容、虔誠、堅毅、善良、悲憫、勤奮等美德,也有母親的貪婪淫欲、輕浮、暴躁、嫉妒等惡習。因此,藏族人認為,每個人都不是完美的。

 

據說這個故事源自雅礱平原,後來此地又被稱為“澤當”。傳說由於獼猴王看到他的子孫已衣食無憂,就教他們在乎原上做遊戲。藏語中,“澤”就是“遊戲”,“當”就是“平原”的意思。

 

“獼猴變人”的故事雖然籠罩著一層神秘的宗教色彩,但並非完全是神話傳說。據藏史學家考證,羅刹女並非魔女或妖女,而是一種居住在岩穴中的食肉猿類。那麼,獼猴與食肉猿結合生子,繁衍了人,也是與達爾文進化論相通的。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