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文章

 藏族的傳說和歷史之十

 

十三世達賴喇嘛的兩度出走

 

 

 

    1904730日午夜,有一行人馬悄悄離開布達拉宮。十三世達賴喇嘛在英軍侵佔拉薩的前4天,攜帶清帝所賜印璽從拉薩秘密出走。十三世達賴喇嘛離開拉薩的原因在於他對英國侵略者的仇恨,不願與之為伍。途中得知,朝廷競聽信駐藏大臣有泰的誣告,下令革去了自己的名號。他一時極度沮喪和失望。好在清廷還是沒有中斷與他的聯繫。

 

一、入京晉見慈禧和光緒

 

    當年,藏曆十月二十日,十三世達賴喇嘛一到庫倫,清廷便派欽差大臣前往賜禮、看望。達賴喇嘛及時向大臣吐露心跡。1905年清廷宣佈恢復達賴喇嘛的名號。1908年,達賴喇嘛應朝廷之召赴京。

 

    9月,十三世達賴喇嘛到達北京。清廷接待十三世達賴喇嘛的禮儀十分隆重。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數次接見、宴請、冊封,還決定今後每年賞賜十三世達賴喇嘛廩餼銀10000兩。但有兩個問題使十三世達賴喇感到十分不滿。一是清廷堅持要十三世達賴喇嘛向慈禧太后、光緒皇帝跪叩。更重要的問題是他認為通過駐藏大臣上奏朝廷往往誤事,請求准予由他自己直接向皇帝奏事。但是當時清廷正在強化駐藏大臣權力,所以對此未予同意。

 

    不久,光緒皇帝與慈禧太后相繼去世。190811月,十三世達賴喇嘛離京返藏。次年初,抵達青海塔爾寺暫住。在此期間,西藏發生了很多變化,令他不安。如駐藏大臣聯豫沿襲了張蔭棠的新治藏政策,這些政策有與藏族人傳統相悖的一面,如要求藏人接受漢族的語文和風俗習慣等。加之,川滇邊務大臣趙爾豐在康區武力推行改土歸流、剝奪土司、頭人的權力,使當地藏漢民族間矛盾加劇。而後,聯豫又奏請川軍入藏。這都使得達賴喇嘛心中充滿疑問。

藏曆土雞年(1909)十月三十日,達賴喇嘛一行抵達拉薩。駐藏大臣聯豫前去迎接,據說當時達賴喇嘛對他視若未見。雙方都採取了敵對措施,關係越弄越僵。

 

1910年,川軍進入拉薩。在川軍未抵拉薩之前,十三達賴喇嘛曾與駐藏幫辦大臣溫宗堯商談,並達成互不侵擾的協定。沒想到在川軍入城時,駐藏大臣聯豫的衛隊便毆打西藏地方官員,並向大昭寺鳴槍,致使一名大喇嘛飲彈身亡。本來對川軍進藏就十分反感的藏胞更加憤慨。一時全城震動,人心大亂。失去安全感的十三世達賴喇嘛,恐遭危害,當晚決定由甘丹赤巴策墨林活佛擔任攝政,十三世達賴喇嘛本人于當夜帶領少數官員,倉促離開剛剛返回僅兩個月的拉薩,朝西南方向緊急出走。

 

聯豫等得知十三世達賴喇嘛出走,立即派百餘騎兵追趕。英國人乘機引誘,達賴喇嘛隨即在英國人柏爾的協助下,最終逃往印度。

 

 

二、十三世達賴逃往印度

十三世達賴喇嘛去印度,本打算經海路再赴北京向清廷面奏藏事。可清政府聽信了駐藏大臣聯豫彈劾達賴的奏請,第二次下令革除十三世達賴名號並另行尋覓達賴靈童。這不僅引起蒙藏人民更加強烈的不滿,而且使十三世達賴喇嘛懼于赴京後被清廷治罪而打消了赴京的念頭,自強之心遂生。但他在印期間只是有條件有分寸地反對清朝政府推行的治藏政策,也始終保持與清廷的聯繫,並沒有脫離祖國版圖的想法。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統治中國達幾千年的君主帝制結束。次年,中華民國成立,同年制定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中明確宣佈,“中華民國領土,為二十二行省、內外蒙古、西藏、青海。”也就是說,西藏是中華民國政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中央政府更替,中華民國取代清朝後,西藏的地位為新政府的憲法所確立。

 

1912]2月,十三世達賴喇嘛由印度返回拉薩。由於清朝政府採取的錯誤政策和在印期間受到英國人的影響,他思想發生了很大變化。回來後,做了一些親痛仇快的事,如在1913年藏曆新年之際頒佈的《關於西藏全體僧俗民眾今後取捨條例》中,把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的關係說是“供施關係”,嚴重歪曲了自唐以來,尤其是元以來西藏與祖國關係的歷史,也歪曲了他親政以來與清朝中央政府關係的歷史事實,甚至連他的合法地位需要請中央政府批准方能有效這一基本事實也違背了。他還懲治了支持駐藏大臣的官員,提升在反對川軍的戰爭中有功的人員。但此一時期,他始終沒有宣佈脫離祖國,因為西藏與祖國數百年形成的不可分割的關係深深根植于藏族人民心中。有——個事例,當時達賴喇嘛曾召集會議討論今後與中央政府的關係。會議經過反復討論,大部分僧俗官員只是不贊成清朝推行的治藏政策,並沒有使西藏脫離祖國版圖的想法。

 

三、破產的“西姆拉會議”

 

1912年,英國確定了進一步製造“西藏獨立”的強硬政策,並將此作為承認民國政府的條件,並提出舉行所謂“中、英、藏三方會議”,即“西姆拉會議”。

 

會議於19131013日在印度北部的西姆拉召開。會議由英印政府外務大臣麥克馬洪主持。這次會議完全被麥克馬洪所控制。會議一開始,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夏紮按照事先與英方秘密商妥的方案,提出“西藏獨立”、劃定“中藏邊界”、“中國不得派員駐藏”等6項無理要求,企圖割斷西藏與中央政府的聯繫,使西藏脫離祖國。

 

當時,中國政府代表陳貽范針對西藏地方代表提出的提案,作了駁,闡明了西藏為中國領土的理由,並提出七條方案,要點是:()西藏為中國領土之一部分。()中國可派駐藏長官駐拉薩,主權與前相同,並有衛兵2600名。()西藏外交及軍政事宜均應聽受中國中央政府批示而後行,非經由中中央政府不得與外國訂()西藏人民之以向漢而被監禁、產業被封者,西藏允一律釋放給還。()藏員所開之第五款可以商議。()前訂之通商條款如需修改,須由中英兩方面根據1909年中英條約第三款商議。()中藏邊界於附圖內約略畫明。

 

由於雙方提案相差懸殊,遂轉入互相申辯駁述的非正式會淡。而後,以調停人自居的麥克馬洪按照事先預謀,提出先就所謂中藏疆界等問題進行談判。1914311日,麥克馬洪在全體會議上拋出了一個所謂“調停約稿”11條,想把青海、西康、甘肅、四川、雲南等地的藏族地區劃歸西藏,並劃成內藏和外藏兩大塊,把金沙江以西地區稱之為外藏,金沙江以東稱之為內藏,聲稱內藏各地區一切事務由漢藏共同管理,而外藏的大小事務均由西藏政府自行處理。這是明日張膽地讓西藏脫離國的預謀,實質與夏紮的六條要求相同。對此,中國政府代表予以堅決反對。後來,麥克馬洪狡猾地對“11條”稍作修改,然後逼陳貽範在草約上簽字,否則即宣佈會議破裂,英國直接與西藏訂約。

 

陳貽范害怕與英方決裂,被迫在草約上畫行,但聲明“畫行與簽押,當截然為兩事”;正式條約須經中國政府批准,“如不認可,尚可作廢”。這事在報刊上披露後,引起了全國各族人民的堅決反對。袁世凱也不敢批准該項條約,電令陳貽範不得簽字正約,陳貽范遵命根本沒有在正約簽名。由於中國中央政府代表沒有簽字,因此,這個條約的非法性是一目了然的。

在會議期間,麥克馬洪與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夏紮超出會議議程,背著中國中央政府代表進行了一項見不得人的骯髒交易,搞了一條所謂“麥克馬洪線”,將中印邊界東段的9萬平方公里中國領土劃給英國,換取英國進一步壓中國同意“西藏獨立”。

 

  這條非法的“麥克馬洪線”,連英國人也久久不敢公佈於眾,遭到了中國政府和世界

上正直人士的一致譴責。中國歷屆政府從未承認過它。然而,1959年中共與印度在藏印邊界發生戰爭,事後中共竟然將此9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割讓給了印度――編者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