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文章

 藏族的傳說和歷史之十

 

抗擊英帝國主義的兩次侵略

 

 

一、十三世達賴喇嘛登場

 

    在布達拉宮德陽大殿裏,掛著一張30大的喇嘛相片,他表情憂鬱、目光犀利,在昏暗的光線襯托下,顯得更為孤傲和神秘,他就是歷史上著名的悲劇式人物——十三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土登嘉措。自五世達賴以來的曆世達賴活佛中,他是安享天年最長的一個(58),但由於生逢多事之秋,他的人生際遇卻佈滿了陰影。

 

    1875年,年僅20歲的十二世達賴執政兩年後,突然身患寒症,不治身亡。次年,藏曆五月五日,在下達布地區,朗林拉巴山前的農戶貢嘎仁青家,一個男嬰呱呱墜地。

 

這個男童頗有靈異,很快被正在尋訪轉世靈童的高僧們注意到,經過嚴格的考察,被認定為十二世達賴的轉世靈童。後來班禪額爾德尼為其取法名“土登嘉措”。1879年五月十三日正式坐床,成為十三世達賴喇嘛。

 

    十三世達賴喇嘛坐床後,一切政務由攝政和噶廈管理,他則在經師教導下,學經打坐,過著孤獨沒有童趣的修持生活。此時的西藏,外有帝國主義的侵略,清廷軟弱退讓,地方政府內部爭權奪利。因此,中央和地方在達賴喇嘛滿]8歲以後,都希望他及時親政,管理地方政教事務。但他以正在學經,恐怕親政後政教兩誤,推辭未就,直到20歲時才領旨親政。   

 

二、第一次抗擊英軍戰爭

 

英帝國主義很早就對中國的西藏地方懷有野心,在十二世達賴喇嘛執政期間,英國進兵錫金,逼簽了英錫之間的不平等條約,條約規定錫金需為英國與西藏的交通提供方便。然而由於西藏方面始終宣佈禁止英國人進入西藏,因此他們又對腐敗的清朝中央政府施加壓力,以達到進入西藏的罪惡目的。1876(清光緒二年),英帝國主義者藉口雲南町玉人民殺死英國人馬嘉理的事件,恐嚇清朝政府。清政府派李鴻章為代表與英駐華大使威妥瑪在山東煙臺訂立《煙臺條約》,乘機寫進允許英國人人藏的要求。

 

1879(清光緒五年),英帝國主義者根據這一條約的規定,派人企圖從青海入藏“遊歷”,並由北京行文駐藏大臣松桂,通知噶廈,揀派漢藏弁兵前往照護。噶廈接到洋人藏“考察”的諮文以後,召開僧俗官員會議討論,一致反對洋人入藏,並由達賴喇嘛、班禪額爾德尼二人領銜,給駐藏大臣上了公稟,要求轉奏清朝皇帝。公稟稱:

“……查洋人之性,實非善良之輩……茲據闔藏僧俗共立誓詞,不准入藏,出具切結,從此世世不顧生死,永遠不准入。如有來者,各路派兵阻擋,善言勸阻,相安無如或逞強,即以唐古特之眾,拚命相敵,諒在上天神佛庇佑佛地,大皇帝恩護佛教,斷不致被其欺壓而遭不幸也(牙含章:《達賴喇嘛傳》,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106107)   

 

這一歷史文獻清楚地表明英帝國主義為了達到侵略目的,竭力破壞西藏關係,同時也表明西藏官員民眾為保護祖國邊疆的決心。

 

19世紀中葉,英國人就挑撥森巴人和廓爾喀先後侵擾我國西藏,後來逐步佔領了與西藏地區接壤的一些喜馬拉雅山國家尼泊爾、哲孟雄(錫金)、不丹,進而密謀侵入西藏,於是一場抗英戰爭不可避免地發生了。

 

早在1841年,英國為減輕在中國東南沿海侵略戰爭的壓力,就挑唆森巴人調集3000兵馬,向阿裏地區進攻。西藏地方政府派藏軍一千餘人進行抗擊。最後,西藏和森巴之間進行了談判,規定西藏和拉達克間仍維持舊有邊各守本土,雙方貿易關係不變。

 

1852年,依附於英國的廓爾喀政權在強行索要西藏記爾巴及甲玉兩地得逞後,於1855年派兵再侵西藏。噶倫才旦奉命率軍反擊,殺死廓爾喀軍數百人,廓爾喀軍又調集7000軍隊增援,形成對峙。同年3月,雙方簽訂了一個和約。這一不平等條約直到西藏1949後,才被廢除。

 

1866年,噶廈政府派出藏軍在熱那宗隆吐山上修起高大的炮臺,由200名藏軍守護。英國人說什麼設卡是“越界”行為,如不在限期內撤卡,就要武力解決。清政府馬上通過駐藏大臣文碩命令西藏地方政府撤除哨所。但是,西藏地方政府一致上書駐藏大臣和清朝政府,揭露英國人通商是假,“志在土地人民”是真,全體僧俗人民也許下宏願“即是男盡女絕,也絕不

後退半步”。軟弱的清廷便將支持抗英的駐藏大臣文碩撤職。1888年,英國派來大批援軍,突襲藏軍,藏軍傷亡很大,被迫撤退,隆吐山失守。新任駐藏大臣升泰完全執行清政府妥協讓步的路線,下令藏軍撤回帕裏待命,不許反擊英軍。西藏人民的第一次抗英侵略戰爭就此歸於失敗。

 

1890年和1893年,清廷先後與英國簽訂了《中英會議藏印條約》及其《續約》。這兩個條約的簽訂,使中國主權受到嚴重損害,也激起了西藏僧俗民眾強烈不滿。

 

三、第二次抗擊英軍戰爭

 

    1899年,英印總督寇松無視中國對西藏地方的主權,先後托人給達賴喇嘛帶來兩封信,要求與他討論西藏的邊界問題和英藏通商事宜,企圖越過清廷,直接與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但達賴將信原封不動退回,並表示沒有中央政府允准,自己無權與外國人通信。於是,寇松開始策劃再次入侵西藏。

 

1902年至1903年,英軍先後侵入崗巴宗、亞東和帕裏等地,進行挑釁。19043月,2000名藏軍趕到曲米香果,與英軍對峙。英軍佯裝談判,卻以機槍和大炮向藏族軍民進行了殘酷的大屠殺。藏兵臨危不懼,與敵人展開肉搏。藏軍共有1400多人犧牲,鮮血染紅了曲米香果泉水。英軍於1904411日侵入了江孜。這之後,藏軍與英軍展開激烈的爭奪戰,一度克江孜,連英軍頭目也險些在藏軍夜襲帕拉村時喪命。

 

最為慘烈的是江孜保衛戰。75日,西藏地方政府拒絕接受撤軍後,英軍向江孜發起總攻。在江孜宗城堡上藏軍猛烈的反擊下,英軍死傷慘重。

 

英軍使用了大口徑的火炮,以優勢炮火轟開江孜宗城堡一個缺口,並組織步兵衝鋒。英軍進攻時,藏軍和民兵用火藥槍、飛石和石塊還擊英軍山上的存水喝幹了,他們就在晚上將人用繩子從幾十米高的懸崖吊下來取山下的污水喝,最後污水也喝幹了,就喝自己的尿。在這種情況下,藏軍和民兵始終沒有一人動搖。在藏軍和民兵彈盡糧絕時,英軍展開強攻。藏軍和民兵以刀、矛、棍棒等與英軍展開白刃搏鬥。一部分來不及突圍的戰士,就和敵人徒手搏鬥,最後跳崖殉國。英軍用洋槍洋炮攻取以土槍、土炮、木棍、石塊據守江孜城堡的藏軍,競花了3個月時間,付出傷亡近20名軍官和巨大的代價,是敵人所意料不到的。

 

四、刺刀下的《拉薩條約》

 

江孜淪陷後,西藏的大農奴主們被嚇破膽,代表他們利益的西藏地方政府終於發出停止抵抗的命令。藏族軍民大規模反侵略鬥爭被迫中止,但零星戰鬥仍不斷。十三世達賴喇嘛不願與敵人簽訂城下之盟,於是星夜離開拉薩,出走內地。英國人並未停止侵略的腳步,於83日佔領了拉薩。但他們在拉薩的日子並不過,買不到糧食,還常被襲擊。還發生了沙拉寺僧人隻身刺殺英軍官的事件。

 

190496日,西藏地方代表被迫與英國簽訂不平等的《拉薩條約》,但清政府拒絕承認這個賣國條約。

19064月,中英在北京簽訂了《中英續訂藏印條約》,將《拉薩條約》作為附約。《中英續訂藏印條約》在實際上肯定了中國在西藏地方的主權,但它承認了英國在西藏的許多侵略利益及特權,仍是一個不平等條約。

 

英國兩次入侵西藏,嚴重損害了中國政府在西藏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同時,簽訂的這些不平等條約,為策劃“西藏獨立”的活動開闢了道路。事實上,所謂“西藏獨立”一詞,就是帝國主義侵略西藏的產物,在這之前,西藏歷代各種藏文文獻、來往公文中沒有出現過“獨立”二字。

 

西藏抗英戰爭雖以失敗而告終,但西藏人民不屈不撓、勇敢反抗侵略者的愛國主義精神和大無畏的英雄氣概,已作為中國各民族反抗帝國主義侵略的光輝業績而載人史冊。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