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文章

藏族的宗教文化》

 

 

西藏佛教四大教派的興起

 

   

在分裂時期,傳人西藏地區的印度佛教,顯密均有,流派很多,因傳承和修持的密法不同,他們自立門戶,逐漸傳承為自己特有的教理和修持方法。這是西藏佛教宗派產生的主要原因。同時,由於佛教勢力與地方領主逐漸結合,導致了各寺院在政治、經濟利益上的衝突,也是滋生佛教宗派的重要原因。由此,藏傳佛教形成了眾多的教派,其中最主要的有寧瑪派、噶當派、薩迦派、噶舉派等四大教派和後來產生的格魯派。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較小的教派,如希解派、

覺域派、覺囊派、郭紮派、布頓派(夏魯派),也有一定影響

 

寧瑪派:“古舊”的密教

 

    “寧瑪”,意為“古舊”。因為他們的教法自稱是從8世紀進藏的蓮花生傳承而來,起源最古;還以弘揚吐蕃期所譯舊密咒為主,故稱之為“舊”。寧瑪派就是由標榜“古舊”密教而得名。因該派僧人習慣戴紅帽,故俗稱為“紅教”。客觀地說,寧瑪派是傳入西藏的密宗吸收當地苯教內容而形成的最早教派。由於寧瑪派在早期以修習密法為主,由家庭父子兄弟秘密傳承,所以沒有寺院和構成教派的教義理論。( 正因此,在朗達瑪滅佛時期它也沒有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 到了11世紀後才開始有了紅教寺廟和經典,正式形成為一個教派。

 

“三素爾”和兩位代表人物

    甯瑪派成立的標誌是1055年前後,西藏僧人釋迦迥乃建鄔巴龍寺。釋迦迥乃屬於著名的“素爾”家族,所以又稱他為素爾波且,意為“大素爾”,他的養子喜饒紮巴被稱為“小素爾”,再加上喜饒紮巴之子濯浦巴,他們三人被稱為“三素爾”。他們都是學貫佛教顯密兩宗的人物,並且精通醫術、卦等事。三位素爾祖孫相傳,整理過去散落的寧瑪派典籍,制定修習大圓滿的儀軌和規範,修建寺廟,從而形成了寧瑪派。“三素爾”屬於寧瑪派的經典傳承,即“噶瑪”系統,所傳內容主要是“幻變”和“集經”兩部。13世紀,素爾家族與元朝中央建立了聯繫,釋迦維被元世祖忽必烈封為“拔希”(法師),和另兩位甯瑪派高僧,都在元朝宮廷長期傳法。

 

    大約也在11世紀,寧瑪派還出現了另一個代表人物——絨卻吉桑波,他是後藏空絨地方人。從他傳下來的寧瑪派密法以“心品”為主,帶有濃重的土著色彩,往往被認為不是印度傳來的正統佛教,但影響卻很大。他的教法後來又分成三個系統:心部、自在部和教授部,其中教授部稱為“大圓滿法”,是寧瑪派特有的密法。

 

    14世紀,寧瑪派出現了承前啟後的人物——隆欽然絳巴(13081364),他本名支美斡色,代表作是《七寶藏論》,他曾到不丹傳教,在那裏修建了一座名叫他爾巴林的寺院。

 

傳承:伏藏與掘藏

寧瑪派已有九百多年的歷史,如此悠久的歷史得益於其從未間斷過的傳承系統。這樣的系統有兩個:即經典傳承和“伏藏”傳承。前者直接傳承經典,後者發掘埋藏的經典而進行傳播。“伏藏”曾在印度非常流行,藏傳佛教各宗派都有,但寧瑪派更為重視。相傳蓮花生等曾將佛教經典及密法埋藏於山岩石窟中,到朗達瑪禁佛時,佛教徒也將佛教典籍埋藏,後弘期中發掘出來而重新流傳於世。這些被埋藏的經典即被稱為“伏藏”,專門發掘“伏藏”的僧人稱為掘藏師。伏藏中最重要者為《大圓滿》,伏藏中所發掘出來的經書與經典傳承所傳之經典大多相同。不過,一些研究者認為經書中有偽造改篡之事。

 

對後世的影響

    甯瑪派僧人分兩大類:一小部分從事佛法修持,戒律嚴格;而大多數則不從事佛學研究和佛法修持,只從事專為人祈福驅災、占卜打卦等事,以家為寺,娶妻生子。

 

    寧瑪派的主要寺廟有桑耶寺、敏竹林寺、多吉紮寺、竹慶寺和協慶寺等。但甯瑪派始終沒有形成領導全派的中心寺院,也就沒有形成統一的、相對強大的寺院集團勢力。

 

    由於寧瑪派教法中保留了許多原始甚至野蠻的因素,如血祭中用人體器官,他們不時受到其他教派的反對,但更經常的是得到統治集團的支持。元朝時,寧瑪派被朝廷承認,並受到優待。五世達賴阿旺羅桑嘉措雖身為黃教領袖,但他本人卻信奉並兼修寧瑪派教法,並撰有這方面的著作。此後,寧瑪派一直維持了下來,並具有一定的影響。

 

二、顯密共重的噶當派

 

“噶”藏語意為“佛語”,“當”意為“教授”或“教誡”,即用一切佛語,包括顯密教的經、律、論三藏,來教導人們接受佛教的道理、教義。除寧瑪派之外,噶當派在後弘期中出現得最早。

該派源于阿底峽大師,以熱振寺為根本道場弘揚佛法。噶當派主張顯、密二宗不應相互攻擊,應相互補充。它對修習次第的主張是:先顯後密。15世紀,黃教在該派教義的基礎上發展起來,並取代了該派。

 

祖師阿底峽

阿底峽尊者對西藏佛教之影響甚為深廣,可以說,阿底峽尊者的教法融入了西藏佛教的每一個“細胞”中。阿底峽入藏弘法,作《菩提道燈論》,闡明顯密教義不相違背之理,和修行應遵循先顯後密的次第,為噶當派的理論和實踐打下了基礎。

 

創立者仲敦巴

噶當派法源于阿底峽,但正式創始人是阿底峽的大弟子仲敦巴。

仲敦巴(1005~1064年),出身於拉薩以西堆壟地方的富豪家庭,因為和繼母不和,離家出走。19歲時拜色尊為師,勤懇服侍色尊近20年,全面學習了顯密教典。1045年,仲敦巴來到阿,拜見了阿底峽大師。此後,他師從阿底峽,學習顯密各種教法,幾乎一直沒有離開過大師的身邊。阿底峽圓寂以後,其眾多弟子跟隨仲敦巴學法,1056年初,仲敦巴在熱振地方建立熱振寺作為根本道場,後來逐漸形成噶當派。

 

噶當派的三個支派

噶當派在傳承中,形成了三個主要支派:教典派、教授派、教誡派。

教典派強調佛教經典的地位,重視對佛籍的學習,由此而得名,由仲敦巴的弟子博多哇傳承。可分為三類:重在明見、重在明行、見行並重。

教授派以注重師長指點教授下的實修而得名,也分為兩個系統:一是仲敦巴的另一弟子京俄巴系統;一是內鄔素巴系統。·也可分為重在明見等三類。

教誡派是阿底峽傳給仲敦巴等三人的教法,由俄勒貝西饒傳出。有“十六明點”修法,為顯密雙融之法門。

 

數百年間,噶當派不斷發展,其寺院遍佈整個藏區。13世紀中葉,領兵進藏的蒙古將軍多達那波在給闊端汗的信中談到:“在邊地西藏,僧伽組織以噶當派的寺廟最多。”

13世紀晚期,一位名叫泅丹惹遲的噶當派教典派僧人,曾把噶當派的納塘寺搜集保存的大量藏譯佛經編訂為《甘珠爾》、《丹珠爾》。這就是在佛教歷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藏文《大藏經》最早的編纂本。此外,藏傳佛教中一切大論的講說,也都起源於噶當派。

 

噶當派由於教理系統化、修持規範化,因而對藏傳佛教其他各派都有重大影響。噶舉派、薩迦派的一些重要僧人都向噶當派學習。格魯派是直接在噶當派的基礎上建立的,有“新噶當派”之稱。但是15世紀格魯派興起後,原來屬於噶當派的寺院,都逐漸成了格魯派的寺院,從而噶當派也就不再單獨地存在于藏區社會了。

 

三、顯赫一時的薩迦派

 

創始人貢卻傑布

薩迦派始於11世紀,創始人貢卻傑布是西藏古老貴族昆氏家族的後代。昆氏家族世代信仰修行寧瑪派的教法,並且有取得成就的人。他幼年跟從父兄學寧瑪派法。一天,他到附近的直倉地方去做法事,看到許多當地咒師戴著面具,在表演密宗舞蹈。他感到很新奇,把見聞告訴了在家修行的哥哥。哥哥說,現在到了新密興盛的時期,你應該改學新密,聽說芒嘎有位卓彌釋迦益西大譯師,學問廣博,你應該去跟他學習。

 

貢卻傑布就去拜卓彌釋迦益西為師,學法多年,掌握了他獨傳的“道果”法。後又師從幾位大德,並創立了自己的一套教法。1073年,貢卻傑布40歲時,在仲曲河谷薩迦之地建寺,薩迦教派由此而得名。從此,逐漸形成薩迦派,貢卻傑布成為該派教主,他住持弘法30年。這一派一直以薩迦寺為其主寺,一直以“道果教授為其主要密法傳承。藏語“薩迦”意為“灰白土”。由於該派寺院的圍牆和信徒的房屋上都塗有紅、白、藍三色條,象徵文殊、觀音和金剛手菩薩,人們習慣上也稱之為“花教”。

 

法位的家族傳承和“薩迦五祖”

貢卻傑布在西藏佛教諸派中是第一個直接以世俗貴族身份成為教主的。他還決定法位的傳承只能限在本家族內部,故此,薩迦派規定,僧人可以娶妻生子,生子後就不能再接近婦女,從而使政教二權都集中在一個家族之手。

 

貢卻傑布圓寂後,其子貢噶甯布繼教主位,並建立了完整的“道果教授”,使之成為該派的核心教法,薩迦派勢力由此得到很大擴充,他被尊為“薩欽”(薩迦大師),列為“薩迦五祖”之首。

 

貢噶寧布有4個兒子,次子索朗孜摩、三子紮巴堅贊相繼繼承法統,被稱為二祖、三祖。薩迦四祖是赫赫有名的薩班貢噶堅贊。

 

63歲時應成吉思汗孫闊端的邀請,不顧年高體弱毅然北上涼州 (武威),達成了西藏歸順蒙古汗國的協議。薩迦五祖是大元帝師八思巴。

 

13世紀中葉到14世紀中葉,該派與元朝中央政權聯繫緊密,成為在西藏地方占統治地位的政治勢力,它的領袖人物在這一時期也任職中央,管理全國各地的佛教事務。

 

14世紀後期,薩迦派在顯教方面還出了一個比較有名的人物,即仁達哇薰努洛追(13491412),由於他的努力鑽研,使得幾乎失傳的《中觀論》重新光大。他是西藏佛學史上在布頓

仁欽朱和宗喀巴之間的一個重要人物。

 

薩迦派在密教方面分三個支派:鄂爾支派、貢噶支派和擦爾支派,這三支派都是由八思巴的侄孫喇嘛丹巴索南堅贊傳—下來的。

 

四、支派眾多的噶舉派

 

香巴噶舉和達波噶舉

藏語“噶舉”是“口授傳承”的意思,因為這一派特別注重密法修習,即“閉關”,而密法修習是通過師徒口耳相傳繼承下來的,故名“噶舉派”。又因為該派祖師瑪爾巴、米拉熱巴在修法時,均依照印度習慣穿著白僧裙,故又俗稱“白教”。

 

噶舉派的傳承比較複雜,最初有兩個系統,一個開始於瓊波南交,名為香巴噶舉;另一個開始由瑪爾巴傳承下來的,名為達波噶舉。這兩個系統的傳承均來自印度且同源。傳人西藏後,由於傳播地區的不同,規模也有懸殊,香巴噶舉到1415世紀,已成尾聲,而達波噶舉有些支派一直傳了下來。故以後習慣上所指的噶舉派就是達波噶舉,而在歷史上,不能不談到香巴噶舉。

 

香巴噶舉創始于瓊波南交,“瓊波南交”意為瓊波族的瑜伽行者,這不是本名,只是一個稱號。他曾赴尼泊爾從米至巴、尼古瑪等多人學密法。回藏後,曾在前藏盆域建寺,後來到後藏的天如香地方,相傳他在那裏三年之間建立了108個寺,有很多弟子。

 

他的後輩建甲寺和桑頂寺,又形成了香巴噶舉的兩個支系。甲寺的情況記載不多,桑頂寺在拉薩到江孜之間的浪卡子縣的羊卓雍湖,全寺都是男喇嘛,只有主持是女喇嘛,名多吉帕姆,意為金剛亥母,是西藏唯一的女活佛,地位很高。

 

15世紀時以建鐵索橋著名的唐東傑布是屬於這派的僧人。在1415世紀時,大師宗喀巴和弟子克珠傑都曾先後向香巴噶舉派的僧人學法,此後這一派便銷聲匿跡了。

 

達波噶舉派祖師瑪爾巴、米拉熱巴

 

達波噶舉派的創始人為達波拉吉,而淵源于瑪爾巴、米拉熱巴師徒。瑪爾巴,出身于前藏山南地區的一個富足人家。為學佛法,他前後曾去印度三次,去尼泊爾四次。回西藏後,在洛紮地方的卓窩壟定居授徒,獨成一派。他一生都未出家,也是大商人及封建主,徒眾很多由米拉熱巴傳承其教授。

 

米拉熱巴是後藏貢塘(現吉隆)地方人,7歲時父親病故,財產被伯父和姑母所侵占,他和母親過著貧窮的日子。母親為了報復,送他到藏絨(仁布)地方學了黑巫術。據說他學得苯教咒法,曾經咒殺伯父一家多人,並且放出冰雹砸壞了他們的全部莊稼。後來,他深深追悔自己的罪惡,改信佛教,先從甯瑪派僧人學習“大圓滿法”,不能滿意,才去洛紮投師瑪爾巴,想通過修習佛法來滌除惡孽。瑪爾巴開始並不給他傳法,而是用種種苦役來懲罰他,例如命令他在高山上蓋房,蓋了又拆,拆了又蓋。米拉熱巴經受了懲罰,瑪爾巴這才傳授灌頂和修行密法。

 

45歲時,米拉學成後返回家鄉貢塘、黃拉木一帶,在深山野洞裏繼續修煉。他以苦修聞名,甚至僅以泉水和野草度日。他冬天只穿一件布衣就能禦寒,因此被人們稱為“米拉熱巴”,意思是“穿布衣的米拉”。他利用唱歌的方法傳教,有一部用詩歌體裁寫的傳教歌集。米拉熱巴84歲去世。他的男女弟子很多,其中最著名的為達波拉吉和熱瓊巴。

 

達波噶舉創始人達波拉吉

達波拉吉(10791153),名字意為達波地方的醫生。他本名叫索南仁欽,因他常住崗波寺,故又稱崗波巴。二十多歲時喪妻,悲傷厭世,於是在26歲出家受比丘戒,最初是噶當派的門徒。據說他有“定功”,一坐能持續13日之久。

達波拉吉32歲慕米拉熱巴之名,前來拜他為師。米拉熱巴以人頭骨器盛酒讓他喝。他以身為受戒僧人,不應飲酒,米拉熱巴強迫他喝了。喝完,問他學過什麼,他說學過噶當派法,米拉熱巴說“即入我門,須依我法”,為他授金剛亥母灌頂。

1121年,達波拉吉創建崗波寺,即達波噶舉的祖寺,收徒傳法。他把噶當派的教法和米拉熱巴的密法糅合在一起,以“大手印”為主,形成自己的體系,創立了達波噶舉系統。達波拉吉在崗波寺住了30年左右,有不少著名的弟子,其中有四人在前後藏建寺收徒,形成四大支系:噶瑪噶舉、蔡巴噶舉、拔絨噶舉、帕竹噶舉,其中帕竹一系又分出八個小系,總稱“四大八小”。

 

“四大八小”:達波噶舉的傳承

噶瑪噶舉:首創活佛轉世制度  藏傳佛教富有神秘色彩的活佛轉世制度就是從噶瑪噶舉開

始的。這一支派的創始于達波拉吉及其弟子都松欽巴(11101193),“都松欽巴”意為知曉未來、過去、現在三世。都松欽巴先學噶當派教法,後拜達波拉吉為師,學噶舉教法,後又學薩迦和寧瑪教法,但他仍以噶舉派的“大手印”和“拙火定”教法為主。 1147年在昌都建噶瑪丹薩寺,噶瑪派因此而得名。1187年在拉薩西北的堆龍建楚布寺,並成為該派的主

噶瑪噶舉歷史上分黑帽系和紅帽系。詳細內容將在後面的帕竹時期講述。

 

拔絨噶舉  該支系的創始人是達波拉吉的弟子達瑪旺秋,約12世紀拉薩北盆域人。他得到達波拉吉的真傳,在昂仁地區建立拔絨寺,該派因此而得名。他以密教大印和顯教大印境界為主,收徒傳法,自成一派。他的著名弟子是帝師熱巴。該派以家族世代相繼承,因家族內部權勢爭奪,使寺院堪布也頻繁換人,勢力衰微,教派也因此而衰絕。

 

蔡巴噶舉:搶財建寺的藏地三寶之一向蔡巴  這一支派的創始人是向蔡巴尊追紮(11231194),本達瑪紮,13歲拜達波拉吉學佛,26歲受比丘戒,法名尊追紮。30歲隨達波拉吉的侄子貢巴楚臣寧波學習達波拉吉所創的“俱生和合法”。後來得到噶爾家族首領噶爾傑哇迥乃的支持,於1175年在蔡溪卡建蔡巴寺,本派即以得名。

 

奇特的是,他建這個寺所需的材料、人工,有一部分是別人自願資助,有一部分是他向別人索取,還有一部分是他索取不得時派人去搶來的。他建寺以後,就常常向別人隨意勒索和搶人財物,為此,他常和別人械鬥。由於這種好鬥的行為,他成為西藏佛教史上一位出名的特殊人物。他自己解釋,自己心中全無俗念,他也與世俗禮法無關,無論是搶人財物還是爭鬥,都不是自私,而完全是為了佛法。後來,藏地的佛教徒,不但不責備他,還欣賞他這種所謂一心為教的精神。他還和帕木竹巴多吉傑波及宗喀巴,被合稱為藏地的“三寶”。

 

1187年,向蔡巴在蔡巴寺附近又建了一座貢塘寺。1194年他死後,噶爾家族直接控制了蔡巴噶舉教派。西元14世紀中葉,蔡巴萬戶在各的鬥爭中,被帕木竹巴戰敗,封地被奪走,貢塘寺被燒,蔡巴噶舉也就隨之衰微。最後,蔡巴寺和貢塘寺變為黃教的屬寺,傳承斷絕。

 

帕竹噶舉  該支系的創始人是達波拉吉的著名弟子帕竹多傑吉波,將在帕竹時期詳細介紹。

多傑吉波晚年在丹薩替寺傳法時收徒眾多,其中比較有名的有10餘人,他們在康藏各地建寺收徒傳法,故後來又分成為八個支系,其中主巴噶舉、雅桑噶舉、綽浦噶舉、修色噶舉、耶巴噶舉、瑪倉噶舉等六支派後來逐漸消失,只有止貢和達壟支系,一直延續到現在。

 

止貢噶舉的創始人是仁欽貝(11431217)。仁欽貝幼年依止多傑吉波,37歲時來到止貢寺,並擴建為一座大寺,這就是著名的止貢替寺。止貢巴的名字由此寺名而來,他所傳的教派也就被稱為“止貢噶舉”。止貢噶舉在西藏佛教界有一定的地位。

 

達壟噶舉,其創始人為達壟塘巴紮希貝(11421210),他是帕竹多吉傑波的弟子,于1180年在拉薩北部偏西的地方興建了達壟寺,該支系由此得名。1240年,蒙古將軍多達那波進軍西

藏,曾給闊端汗報告說:在西藏,最有德行的是達壟噶舉派的僧人。這可以看到當時社會上對達壟噶舉派的評價。現在達壟噶舉的母寺仍然存在,但已經沒有什麼實力了。現在藏傳佛教中的噶舉派,最有影響和活力的支派當推噶瑪噶舉和止貢噶舉。噶舉派儘管派系複雜,但他們所弘揚的教義基本上大同小異,均屬以龍樹菩薩的《中觀論》為基礎而創立獨特的“大手印法”。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