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文章

藏族的宗教文化》之一

 

 

藏族古老的本土宗教――苯教

 

 

    苯教是西藏古老的原始宗教,是藏族遠古時期的主體文化。直到8世紀中葉,吐蕃王朝大力扶佛抑苯,苯教的統治地位才逐漸喪失。

 

一、泛靈信仰的原始宗教

 

    苯教又稱“苯波教”,因教徒頭裹黑巾,故俗稱“黑教”。最早出現在象雄(今阿地區一帶),後來逐步傳遍整個藏區。

 

    從內容上看,苯教相信萬物有靈,所崇拜的物件包括天、地、日、月、星宿、雷電、冰雹、山川、草木、禽獸等自然物。苯教可以說是泛靈信仰在西藏的地方形式。

 

    原始的苯教把世界分為三界,即天、地、地下。天上的神名字叫“贊”,地上的神稱為“念”,地下的神稱為“魯”,即常說的龍。掌管人的疾病的叫“龍神”;掌管自然災害的叫“念神”,傳說念青唐古喇山就是一尊大念神;除此外,還有地神等等。它們同人類的關係非常密切,能給人以凶吉禍福,人們是千萬不敢觸犯它們的。藏族人在飲食中忌諱吃魚,一種解釋就是此禁忌和苯教的信仰有關:苯教視魚、蛇、蛙等水中生靈皆為地下世界的“龍族”,決不能殺生。

 

    苯教將神話納入其經典或儀禮中,用它來認識和反映客觀世界。苯教經典中有這樣一則創世神話,有位名叫南喀東丹卻松的國王,擁有“五種本原物質”,法師赤傑曲巴把它們收集起來,分別形成了風、火、水和山,法師又從五種本原物質中製造出兩個卵,由卵中最終形成了世界。這則創世神話體現了藏族先民樸素的唯物主義的宇宙觀,同時又表現了神的超人力量。

 

 

二、苯教由崇拜自然到人為宗教

 

苯教的派別,按出現時間先後,可分為“篤苯”、“恰苯”和“覺苯”。在聶墀贊普後六代的達墀贊普時,前藏有一個苯教大巫師叫汝辛。他宣稱能通鬼神,並且精通祭祀、役使鬼神等法術,形成了一個派別,叫篤苯教,又稱因苯派。

 

恰苯派是來自外地的苯教徒所開創的一個派別。與篤苯相比有兩點變化,首先是出現了代替神靈說話的特殊人物巫師(篤苯時期有原始巫師,但主要是自然崇拜)。其次是產生了祖先崇拜。這是苯教為了生存和發展,開始按照奴隸主的意志辦事,從自然宗教逐漸變為人為宗教的表現。

 

因佛教傳人帶來了大量的佛教經典,苯教為了抵制、抗衡佛教,也十分重視苯教理論經典的譯著傳播,以至受到佛教徒指責,說把一些佛經改頭換面,充認苯教典籍,這一派被稱為覺苯派,意為翻譯苯。

 

苯教的活動主要通過巫師來進行,巫師在社會上很有威望和地位。左右國政的巫師按慣例均由大貴族的子弟世襲擔任。而巫師總是在關鍵問題上,假借神的意志支持貴族勢力,打擊王室。因此,吐蕃王室與苯教的矛盾日益尖銳。佛教傳人藏區後,苯教逐漸被王室壓制下去,也慢慢向仿照佛教的方向演變。

 

大部分苯教寺院建在交通不便的偏僻山溝裏,寺院的規模小,僧侶也少。早期的苯教寺院有西藏的“賢達頂”和“甲莫”,康區的“擁宗拉頂”,被稱為苯教三大寺。其中“擁宗拉頂”在清朝乾隆平定金川後,改為格魯派寺院。

 

三、創始人辛饒米沃

 

辛饒米沃是公認的苯教創始人,在苯教徒心目中,其地位與釋迦牟尼在佛教徒心目中的地位一樣,是神聖而不可替代的。不過辛饒米沃的身世遠沒有釋迦牟尼那樣可信,而是存在很多的矛盾和混亂,以致有人懷疑他在歷史上的真實性。

 

這裏,我們根據有關傳說和苯教經典《朵堆》等,對辛饒米沃一生做一簡要概述。

在什巴葉桑天國,有達巴、塞巴、希巴三兄弟,他們都拜苯教最高神靈奔赤洛格傑巾為師,學習苯教教理。學成後,三兄弟又一起到辛拉俄格爾神處,請教面對人間苦難的修身濟世良策。

 

辛拉俄格爾神告知他們要分三個階段研修苯教教理,之後便可成為上師,相當於佛教之佛。老大達巴完成了第一階段的研修,成為第一階段的上師,相當於佛教的前世佛。老二塞巴完成了第二階段的研修後成為第二階段的上師,相當於佛教的現世佛,並化身為辛饒米沃。老三希巴則一生等待,以圖研修第三階段教理,承擔未來某個時期的職責,相當於佛教的未來佛。

傳說辛拉俄格爾神是辛饒米沃的保護神,他答應幫助辛饒米沃使世界眾生皈依苯教。於是辛饒米沃化身為王子降生到象雄魏摩隆仁,約在西元前5世紀,他創建了苯教。

實際上,據藏文文獻記載,在古代象雄和吐蕃,曾經有過各種原始苯教,如天苯、贊苯和魔苯等,還有後來的達拉、巴色、蓋闊等苯教古老的神祗。辛饒米沃以各種原有的苯為基礎,吸收鄰近部族文化,創建了具有獨特理論和儀軌的雍仲苯教。他不僅將原始苯教分為恰辛、朗辛、斯辛、楚辛4個分支在象雄傳播,而且還諳熟醫術。據說辛饒米沃一生完成了12件功業,于82歲時圓寂。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