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

西藏人民反共抗暴革命的報告(1959)

羅桑益西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
西藏人民反共抗暴報導之一

編者按﹕亞盟五屆會議,於四十八年(1959)在韓國舉行,藏族國大代表羅桑益西先生為中華民國代表團代表之一,曾在大會中發表此項報告,本刊擇選其中具史料價值的內容,作為“中國西藏問題研究文章之一”予以發表,以饗讀者。為保留該系列文章原貌,文中某些用語諸如“共匪”等,亦未修改。

(前略)我西藏人民這一次所發動的抗暴革命鬥爭(編按﹕指1959年中共所稱的所謂西藏叛亂),在本質上,是維護西藏自己的宗教傳統和信仰自由的鬥爭,是保衛自己的歷史文化和生活方式的鬥爭,是反抗共匪的極權暴政和奴役統治的鬥爭,也是抵禦俄帝侵略陰謀和爭取民族生存。而綜合這許多因素,它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反共革命鬥爭。是全中國反共革命鬥爭的一個環節,也是全亞洲以至全世界反共革命鬥爭中的一個部份。

由於共匪政權之極度殘暴邪惡,這一反共革命鬥爭,自一九五一年共軍入藏以來,即從未停止,並且不斷的擴大發展,由局部的,個別的,逐漸成為大規模的,有組織的行動,我西藏人民基於對佛教教義的虔誠信仰,原本極度的愛好和平,戒殺忌鬥,但面對共匪的暴惡統治,卻被逼得忍無可忍,終於燃燒起反抗之火,本年三月拉薩抗暴革命鬥爭的爆發,是它的一次高潮的掀起,也是一次初步集中鬥爭的展開。

九年來西藏人民反共革命鬥爭的演進,大體上可以劃分為如下幾個階段:
第一階段──自四十一年五月至四十二年(1952-1953),為共匪准備「土改」及實行軍事改編收繳民間槍支所引發的反共事件,以西藏東部大暴動為最有名,後雖因共匪的嚴厲鎮壓與屠殺而稍趨平息,但零星的反抗迄未停止。這是反共抗暴鬥爭初起的時期。

第二階段──自四十三年至四十五年間(1954-1956),在黑河附近地區與藏南一帶,反共抗暴武裝曾圍攻昌都,共匪出動飛機轟炸,雙方死傷均慘重。這是反共抗暴鬥爭正式進入武裝鬥爭的時期。

 第三階段──自四十五年至四十六年(1956-1957),反共藏民以居住西康北遊獵部落為中心,分向甘肅四川邊境岷山和西康邊境等高原地區,展開激烈戰鬥,戰鬥自四十五年秋冬季持續至四十六年春季,此即匪酋周恩來在最近偽「人代會」上所公開承認的川康邊境事件。這是反共武裝鬥爭的發展時期。

第四階段──現階段的反共事件:自四十五年四月以後,西藏地方官僧高級人士與人民祕密組織反共團體進行反共活動,暗中支持康巴族的反共武力。四十七年六月以後反共行動愈趨積極,繼之康巴族反共武裝在拉薩東南地區展開攻勢戰鬥,一度攻下江孜岡馬,本年三月初公開的抗暴武裝與拉薩方面緊密聯繫,旋由達賴親自召開人民會議及康藏青三省區代表會議,暗中部署反共運動,由示威及局部衝突,乃演至三月十日至廿三日的拉薩大規模反共武裝暴動事件的出現。這是反共武裝鬥爭進入於具有鮮明政治性質的時期。

拉薩抗暴鬥爭的經過情況巳為各位所熟知,這裹不再贅論。但是這次鬥爭顯然具有著如下的幾項特點:(一)由達賴喇嘛直接領導;(二)除極少數藏奸外,西藏的噶倫及拉薩各寺僧民全體參加,並且是藏、回、漢族人民的聯合反共行動;(三)拉薩的戰鬥是由庚巴族武裝鬥爭所掀起的;(四)拉薩鬥爭使西藏的反共革命進入一個新的階段。

因此,反共武裝雖在共匪的優勢武器下暫告撤退,但它卻是西藏反共革命新時期的開始,而非結束,事實上現在就正朝著全面抗暴的形勢發展。而達賴喇嘛得以安全脫險抵印,這一方面固證明了共匪在西藏實際控制力的薄弱,另方面則在鼓勵著西藏抗暴力量的繼續向前作擴大持久的發展。現在我要指出共匪正在進行血洗西藏的陰謀與步驟。

共匪在民國四十八年四月間(1959)召開的偽「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曾在對西藏閃題上叫囂不休,並在宣傳上對印度等有關國家濫施攻擊。它所通過的『西藏問題的決議案』,更可以看出它將對西藏進行進一步奴役屠殺以為報復並謀貫徹其赤化西藏政策的決心。根據上述『決議案』及西藏事件發生後,共匪各種言詞與實際措施,都可以看出共匪對西藏事件處理基本方針目前是一面加強封鎖西藏邊境,隔絕西藏對外一切關係,企圖孤立西藏反共抗暴鬥爭。同時對印度大施壓力,想通過尼赫魯以控制達賴,使其不能有對共匪不利行動。一面以軍事的高壓為主,政治的分化為輔,以達成俄共徹底控制此世界屋脊戰略基地的決策。

具體的說,共匪對鎮壓西藏的陰謀,是循著下列四個步驟進行:第一步是以平定反共武力為中心,採取軍事圍剿;第二步是實施利誘、招降、與政治分化雙管齊下的政策;第三步是徹底改組地方政權強化共黨領導;第四步則是准備大規模移民,及以暴烈清算鬥爭的方式,實施種族屠殺,准備徹底消滅藏民,達成血洗西藏和全面赤化西藏的目的。現在的情形是正在開始進行第四個步驟。

固然,這只是共匪主觀的企圖,西藏人民的英勇抗爭必將粉碎這些企圖。實際上,根據共匪自己的報導,也承認著西藏人民的反共鬥爭不僅沒有被共匪的武力壓制下去,而只有從西藏的少數地區擴大到各個地區,並引伸到西藏以外和西康、青海、四川、雲南、新疆等地的反共行動匯流起來,為整個大陸的反共抗暴革命發揮著催生作用。但是,在共匪的暴力重壓下,西藏人民所面臨的自將是一場極艱苦極險惡的鬥爭,它需要也應該獲得全世界愛好自由的國家與人民予以積極援助。

在中華民國方面,蔣總統於民國四十八年三月廿六日所發表的「告西藏同胞書」,提出『我中華民國政府正在集中一切力量,給你們以繼續有效的援助,並號召海內外全體同胞,共同一致,給予你們以積極的支持』。蔣總統勉勵西藏同胞,要堅決的反共奮鬥到底。這是對西藏人民精神上最大的鼓舞及其奮鬥目標最好的揭示……。文告本身及其內容現在已在西藏抗暴人民中廣為流傳。

在物質支援方面,中華民國各界已經組成了全國性的共同支援團體,其領導人正好就是亞盟中國總會理事長和本代表團的團長谷正綱先生,在他的努力下已展開了各項切實有效的工作,並已和西藏抗暴力量取得了各種聯繫。我們更要感激亞盟各會員單位特別是韓、越、緬甸等亞盟總會在西藏問題上給予我們的偉大同情和積極援助。以及大韓民國、越南、泰國、菲律賓等政府和國會對西藏問題所表現的嚴正立場與熱烈關切。我們更興奮的看到全世界的輿論和支持,都站在我們這一邊。這正由於,正義是在我們這一邊,真理是在我們這一邊。當然為了堅持鬥爭和爭取鬥爭的勝利,我們還期待著獲得更大的支援。本屆亞盟會議對此已列有專案的討論,本人至表銘感。

但另一方面,整個自由世界,還沒有在行動上給予西藏人民的反共抗暴鬥爭以進一步的實際有效援助,我們實亦深感遺憾。對於印度之給予達賴喇嘛以政治庇護和安全保障,我們西藏人民殊深感激,但對她隔絕和限制達賴喇嘛的行動並繼續討好共匪的兩面政策,則又深惜其對中立苟安的迷夢尚未覺醒,並有損於西藏反共抗暴鬥爭的繼續發展。本人相信,西藏人民抗暴運動只要獲得自由世界充分的精神鼓勵和物質支助,它不僅本身可以堅持下去,搆成一個長期的鬥爭,並可能由此影響而進一步掀起整個大陸革命的爆發,二者匯合起來搆成共匪政權的致命威脅。這對於亞洲的自由與安全將有極大的貢獻。因此,我還耍乘此機會向本聯盟各會員單位以及全世界愛好自由的人民提出如下的呼籲和要求:

(一)我們耍呼籲自由世界,不要坐視西藏人民的反共革命重蹈匈牙利反共鬥爭的覆轍。並應認清西藏的地理環境和宗教因素,都搆成了反共革命長期發展的有利條件。目前西藏反共革命仍在擴大進行之中,並未被消滅。自由世界必須掌握時機,給予及時的有效支助,使這一世界屋脊的抗暴之火會替亞洲的反共情勢開創一個有利的前途。

(二)我們呼籲自由世界應密切注視並防阻共匪目前正在實施的血洗西藏以及徹底消滅西藏民族的陰謀,這是共匪學習俄帝「種族消滅」的醜惡經驗,為國際人道正義所不容,我們應運用自由世界的共同力量,通過各種可能方式,及早阻遏此項暴行的繼續進行,以拯救西藏人民在俄帝中共雙重刀鋒下的毀滅命運。

(三)我們要呼籲印度政府,基於國際正義,與自身安全,要保障達賴喇嘛在印度的自由,使他能繼續地維護西藏人民宗教信仰及爭取自由而奮鬥,並予現正流亡印度的西藏人民,以生活上的援助,我們深信,如果印度繼續採取目前的兩面政策,則西藏墮入共匪全面赤化的深淵以後,印度所感受的威脅和壓力,更將千百倍於今天。

最後,我要提醒各位代表的,西藏人民的血,正在為人類爭取自由與正義而流著,我們必須要及時的去更進一步的援助他們,拯救他們,我們決不容使西藏成為匈牙利第二,我們必須要使這一西藏反共革命的有力火種,擴大引發起整個亞洲鐵幕下的反共怒火,並和我們自由亞洲的反共力量相結合,以達成摧毀亞洲鐵幕的歷史任務!願我們共同努力共同奮鬥吧!謝謝各位給我這個報告的機會。

〔 黃花崗雜誌打字、編輯、校對 〕

返回黃花崗選刊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