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南京國民政府對西藏的文明經略及其悲劇結局

  ――兼述辛亥之後英國繼續唆使西藏獨立的陰謀和行為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
《中國與藏族的歷史關係》之四

直至辛亥革命,清廷不斷為保障在西藏的主權而與英人爭議。民國成立後,即宣佈蒙、藏、新疆為中國不可分的一部。總統袁世凱動員川滇軍隊進駐西藏及拉薩。於達賴返藏之時,英國政府曾告以"尊重西藏自主,不使中國干涉"之语,故英使朱尔典(Sir John Jordan)於謁袁時當面提出抗議,袁亦以西藏為中國領土,何以不能派兵鎮亂折之。英使遂向外交部抗議,聲明反對中國封鎖經印度入西藏的交通。北京政府亦以英方違反中英印藏條約責之,然終因北京政府事實上未能統一南方各省,國際壓力亦大,尤以外蒙問題之故,正與帝俄辦理交涉,故不得不對英方讓步,中止川督尹昌恒軍隊入藏。不久又電告達賴,恢復清廷所遞革之名份尊稱。聲明西藏不改行省,唯英方仍要求重作有關西藏之協議。

1913年,即民國二年,多爾濟又至庫倫締結蒙藏條約,互相承認獨立,互相援助,同謀黃教發展。蒙藏的締約,不僅響影中國之主權,英人亦疑帝俄將乘機滲入西藏。英使乃提出照會,謂中國如不參與,則英人將與西藏直接談判,迫使北京政府接受會談。

中國希望會議在當時的北京或倫敦舉行,而英方則主張在印度,且非有西藏全權代表以平等地位出席不可。英方之目的,則在破壞清末趙爾豐等對西藏所經略的成果。依照英方之要求,北京政府派西藏宣撫使陳貽范為代表,前往印度西姆拉 (Simla)。英方代表為印度外務大臣麥克馬洪(Sir H。Mc Mahon)。西藏代表為總理大臣倫興夏托拉(Lonchen Shatra)。

會議開始,藏方要求獨立,其領土應包括東至打箭爐之地,及全部青海藏族居住地區。中國方面主張西藏應為中國不可分的一部分,但不改為行省,英國不得佔領西藏領土。中國派官員及軍隊二千六百名駐藏。西藏不得直接與外國交涉。西藏之邊界應以傅嵩林所劃之川邊西藏邊界為準。

雙方背道而馳。英人乃以仲介者之姿態週旋其間,竟主張按照蒙古成例,劃成內藏外藏兩區,外藏完全自主,不參加中國國會。中國方面對於邊界雖一再讓步,終不能滿足英方之要求。

1914年,即民國3年7月3日,在英人壓力之下,陳氏竟簽字於英方所堅持之原草案上。北京政府接獲消息,即電陳氏不得在正約上簽字,會議遂告破裂。不久歐戰爆發,西藏問題遂被擱置。此一條約,中國代表雖未簽字於正約之上,全文亦未為中國政府批准,而英方竟認為有效,實違外交常例,不料日後獨立印度政府,竟亦作同樣不合理的主張。

對藏局之改觀,帝俄不甘沉默,而英方亦願重新再作一次協商。英方希望兩國互相承認蒙古屬於俄國勢力範圍,西藏則屬於英國勢力範圍;但俄人則以英國在西藏之行為,應受1907年條約的限制,而俄國在蒙古之行動絕對自由。俄方要求英國承認北滿、蒙古及西北各省為俄方之勢力範圍,對於英國則承認其在西藏和長江各省的特殊地位。

1915年,即民國4年,日本提出二十一條,袁世凱為使其帝制能得列強之承認計,對於英、日極力讓步,同意以察木多「即昌都)隸之外藏,但以承認西藏為中國不可分之一部分為條件,英方則仍堅持西姆拉條約之原案,故無結果。

1917年,即民國6年,川邊駐軍,無政府之指令,擅與藏軍衝突,藏軍大舉進襲,下昌都貢覺、德格、寧靜等地,幾乎佔領了清末趙爾豐所經營的全部 川邊藏族地區。地方當局請英國駐打箭爐副領事竇錫孟(Fric Teichman)出面調停。雙方同意暫以巴塘、裡塘、甘孜及其以東之地由漢軍駐防,昌都、德格、寧靜及其以西之地,由藏軍駐防。這正是英方所提議「內藏』界線。

1918年,即民國七年,一年之間,英使曾九次催促中國開會討論西藏問題。翌年夏竇錫孟來京,協助英使請按停戰線劃定川藏邊界,此時中國各方之反對甚烈,故中英兩國雖不斷商洽,但終末舉行正式會議。及至華盛頓會議開會,藏方向大會提出﹕

  1. 非西藏代表出席不能討論藏事,即被邀請也不能馬上出席;
  2. 在印度或拉薩開會;
  3. 須英國駐藏代表伯爾(Sir Charles-Bell)參加。

 

這足證英人操持一切,故山東問題雖獲解決,而西藏問題則未能提出大
會。事後英政府又提出西藏外交內政完全自主。英國得修築印藏鐵路之條件,為商談西藏問題的基礎,以致兩國無法舉行會談。

1923年,即民國12年冬,班禪 自西藏前來內地,北京政府以為藏事有轉,遂停止與英方作具體之談判。
1924年,即民國十三年,英工黨內閣成立,北京政府亦望重開談判;但   因藏局變化及國內不安之關係,亦未能實現。

清末,達賴迫於英軍逃亡北京,駐藏大臣有泰竟商同榮赫( Younghusband), 電請清廷貶斥達賴,並以班禪代行其職權。班禪執政之際,曾以其全力支持清廷的政策。

民國元年(1912),駐拉薩漢軍譁變,班禪並未以武力驅逐漢人。故達賴自印度返藏後,對於班禪頗為不快,屢加壓迫。遂致班禪出亡。然並不可因此而認為班禪內向,達賴親英。實則後者之親英亦有苦衷。

民國11年(1922),達賴曾派代表於北京謁黎元洪及曹錕。嗣後又連續免去親英份子職務。而以反英人士代之。拒絕英人開礦,修築水利發電及以摩托車送遞郵件,並迫使英人在江孜之學校停辦。

民國18年(1929),南京國民政府成立後,藏方派其正式代表貢覺仲尼長期駐京。情形大見好轉。故英方駐藏代表伯爾曾謂“達賴正背棄強有力的英國而傾向衰弱分裂的中國。”然以班禪之故,使政府亦難有決定性的措施,終使國府與拉薩間仍存介蒂。

不料西康發生大金寺 (Ta-Chieh) 事件,使甫經好轉之藏局,復趨惡化。這本是藏民間的一個小事件,逐漸變成縣當局與舊工司,漢兵與藏僧,班禪對達賴間的糾紛,終擴大成劉文輝與拉薩政府間的戰事。國府電雙方停火,並派唐柯三前去。調停已略有頭緒,而西藏之親英派再度抬頭。劉文輝亦持武力刁難,致唐使未能完成使命而返。

此後康藏間的戰事,時常互有勝負,成膠著狀態。其間英國亦曾向國府提出抗議。殆至民國二十一年(1932),藏方無力東進,劉文輝與劉湘間又發生戰爭。雙方於十月十日宣佈停戰約定金沙江以西,藏軍駐守,江東則由劉軍駐守。翌年六月西藏與青海間之糾紛,亦告解決。蓋達賴亦欲改善西藏與國府間之關係。

是年十二月十七日,這飽經滄桑的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藏局又為之一轉。

前在親英派總理兼總司令擦絨(Tsarong)領導下形成西藏從所未有的政黨——《青年西藏》。他們的理想是以吐蕃時代帝國的版圖,為獨立西藏的疆域。對於內政亦有革新之主張,故不為各大寺廟僧侶所喜。

十三世達賴圓寂後,在新轉世之達賴親政前,僧俗高官公推熱振胡圖克圖為攝政。他即時電告國府,並請任命。這是民國以來藏人申請政府任命的第一次。國府方面亦立即予以批准。但親英派此時又故意惹起康藏間的衝突。熱振一面電令前方停戰,一面報告政府,陳述大金寺僧眾被劉文輝壓迫的經過,並請予以保護。五月間雙方再度停戰簽訂條款。仍按前約,以金沙江為界。

關於大金寺問題,則由中央政府及達賴解決。其後熱振極力抑制親英派,免除他們的務,裁減軍隊,禁止由印度購入軍火,並監禁親英派巨頭新沙(Lung-Shar)。至此西藏對於中央的關係大見好轉。國府決定派參謀次長黃慕松為特使,入藏弔祭達賴。

民國二十三年(1934)四月末,黃使攜隨員及電臺抵拉薩。他向拉薩當局提出三點希望:
(一)西藏為中國領土之一部,服從中央。
(二)許可西藏自治,尊重佛教及其原有制度,但外交,國防,交通應歸中央。西藏重要官員,應呈請中央任命。
(三)政府派大員駐藏。

藏方亦提出十點要求。大意為:西藏是中國領土,但不得改省,對於無害於西藏的中央政令,可以服從。西藏內政自主。中央不得干涉。西藏對外事務,可與中央共同辦理。政府駐藏人員以二十五人為限,且須由海路來藏,不得經過西康,不得駐兵。西藏官吏由藏政府任命,事後報告中央。在藏漢民由藏政府管理。駐藏大員不能干豫。藏人守土,遇有外敵時,可會同中央酌辦。西藏與川藏間德格、瞻化、大金寺以西之土地歸西藏。青藏間之俄落(Olo) 應屬西藏。中央不得以背叛西藏政府之人代表西藏。

這都足以證明拉薩當局與中央尚有隔閡,而英國的影響仍是甚大。黃使未能作更進一步之商談,而於十月間征得電臺及駐藏聯絡員數人留藏之同意後,返京向政府建議派兵護送班禪返藏,西康從速設省。

對武裝護送國府委員班禪大師返藏一事,在拉薩當局看來,是極大的威脅。班禪本人亦派安欽胡圖克圖返藏,請求諒解;但未得到要領。翌年二月,國府任班禪為西陲宣化使。他在青海西寧設立辦事處。積極籌備返藏。二十四年三月,黃慕松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班禪堪布羅桑堅贊任該會藏事處長,故對班禪返藏事務進行不遺餘力。民國二十五年(1936)五月,政府派專使護送班禪。民國二十六年(1937)三月,抵青海南部之玉樹。另部班禪屬員則由康定西行。

拉薩當局對黃慕松之主張素極反對,於其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之後摩擦愈甚。最後拉薩駐京代表聲明不與蒙藏委員會為聯繫對象。

民國二十四年(1935)八月,英國駐錫金專員威廉遜(Frederick Williamson)前往拉薩活動。要求強迫中國駐藏辦事處及電臺撤退。同年九月,十一月,十二月及翌年二月,三月,十月,英大使賈德幹(Sir Alexander Cadogon )不斷向外交部抗議武裝護送班禪返藏。

民國二十五年(1936)八月,古爾德(J。B。Gould)繼威廉遜為駐錫金專員。前來西藏又勸告拉薩拒絕班禪返藏。民國二十六年春,英使又提出嚴重抗議。但這些行動都不能阻止護送班禪返藏的決策。

民國26年(1937)七月七日,中日戰起,中國政府不得不專心對付日本。暫停護送班禪返藏。此時班禪已由玉樹出發,中途折返玉樹。十二月一日在該地圓寂。

班禪圓寂後拉薩與國府間的摩擦消除。不久熱振派代表前來重慶,表示同心抗日,旋拉薩當局在青海塔爾寺附近尋獲達賴轉世之靈童拉木登珠。國府任命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為專使,赴拉薩祝賀十四世達賴的坐床典禮。拉薩政府表示歡迎,唯須自海路來藏。對簽證一事印度當局橫加拖延。直至希特勒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中國駐英大使始自倫敦獲得簽證。

民國二十九年(1940)一月十五日,吳氏到達拉薩,受藏人盛大歡迎。其隨員此時已經西康抵藏。 國民政府以攝政熱振及其閣員有功,特命吳氏代表受勛。熱振等除申謝外,並正式請求國府特准靈童拉木登珠為新轉世之達賴,無須在《金奔巴>瓶中摯籤。國府特准後,二月二十二日在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典禮。吳氏按駐藏大臣之舊制,坐於達賴左側。而英代表古爾德則因與吳使互爭首座未果,拒絕出席。次日另行謁達賴致賀。

吳氏于滯藏期間,向拉薩當局提出設立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並使班禪靈櫬及其隨員返藏等事,均獲解決。四月一日辦事處成立,首任處長為孔慶宗。

此時西藏內部又發生摩擦,一部閣員陰謀推翻熱振。親英派又積極設法恢復勢力。西康設省和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的成立,都是新的刺激。再加英人不斷的煽動,藏局日陷不安。民國(1941)三十年熱振引退。另舉雲曾達紮(Yun-Tseng Ta-dza)活佛為攝政。他繼任之初,對於熱振尚有好感,但不久兩者的感情惡化。而〈青年西藏〉的分子逐漸當權。(民國三十六年(1947)四月十四日,他們包圍熱振的寺院,逮捕熱振,予以監禁。三大寺寺僧群起反抗,但為他們的武力所懾服。國府急電拉薩,釋放熱振;但這一封電報,卻加速了熱振的死亡。)

民國三十六年(1947)四月十四日,他們包圍熱振的寺院,逮捕熱振,予以監禁。三大寺寺僧群起反抗,但為他們的武力所懾服。國府急電拉薩,釋放熱振;但這一封電報,卻加速了熱振的死亡。

民國三十年(1941)熱振辭職後,親英份子成立《外務局》通知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不得直接與內閣(Bka-blon)往來,一切都要同他接洽,不然請即離藏。被拒絕後,他們以斷絕食糧威脅。最後還是國民政府施用壓力才告解決。但〈外務局〉並未因此撤銷。滇緬路為日軍封鎖後,國民政府曾擬經過西藏打開一條通印度的軍用道路。但因英國和拉薩當局作梗,未能實現。不僅是要阻礙中國,同時更是英國不願美國勢力進入西藏。

其間美國的一個軍事代表團曾到拉薩,和那個〈外務局〉交涉,未得要領。國府為改善對藏關係,改派沈宗濂繼孔慶宗為駐藏辦事處處長。與藏方談判數月之久,也是沒有什麼結果。亞爾達會議促成中國承認外蒙獨立。這當然對於西藏也有重大影響。

第二次世界大戰終了,中國成為五強之一。拉薩當局,包括〈青年西藏〉份子在內,對於國民政府的態度相當改變。民國三十五年的制憲國民大會,和兩年後的行憲國民大會,即行憲後的立監兩院,西藏均派代表參加。直至大陸淪陷為止。在現行的中國憲法中,規定〈西藏自治制度應予以保障〉(一二零條)。

對於班禪轉世的坐床問題,國民政府與拉薩的意見又不一致。民國三十年(1941)九世班禪及弟子等,在青海尋獲靈童公保慈丹,並望國府予以承認。但拉薩方面極力反對。擬另尋靈童。政府方面亦曾慎重將事,未予決定。及至政府遷至廣州時才決定承認宮保慈丹。至與拉薩決裂。他們以有共產黨參與其間為詞,強迫駐藏辦事處撤離。國府派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關吉玉到青海塔爾寺為祝賀十世班禪坐床的特使。但三個星期後,青海和新班禪都淪陷到中共手裏。

二次大戰間,日本請拉薩派駐北平雍和宮住持巴達紮為西藏代表,前去日本。他除受到日本朝野和佛教團體熱烈歡迎外,並告以西藏應存《大東亞協同體內共存共榮》。民國三十五年(1946),印度獨立。中國方面以為英國勢力撤退,可使藏局轉好,但新成立的印度政府,卻繼承了英帝對不丹,尼泊爾錫金和西藏的衣缽。

三十六年三四月間,印度召開亞洲會議,召請西藏代表參加,並於地圖上公然將西藏劃於中國之外。印度政府不問中國同意,仍以舊日素來干擾藏事的英國駐藏商務官李查遜 (H。 E。 Richardson) 為其代表駐藏,直至後日改派印官葛柯勒 (G。 K。 Gokhale) 繼任為止。

三十七年二月以沙喀巴 (Shakabp) 為首的西藏商業代表團到新德里與印度會商。後經中國大使館方面一再催促,詰問後,此ㄧ代表團轉往南京。他們希望能得到前往英美兩國的方便,未果。乃於翌年二月再經新德里又與印方會談後返藏。 其間中國大使羅家倫雖一再照會印度政府,不得與藏人直接談判,但均未得要領。

拉薩受英印之促使,強迫國府官員離藏一事,本為取好中共自保,但朱毛方面早已聲明要“解放西藏”,並以行動繼之。由新疆和闐向葛大克,由川康舊道向拉薩,由青海玉樹南下,三路派重兵入藏。藏人面臨此ㄧ威脅,於三十九年冬,竟直接向聯合國要求制止匪軍侵藏。南美薩爾瓦多代表加斯特羅 (Castro) 主張列入大會議程。但大國之間多因其非獨立國家,不予同意。俄代表當然反對。英代表亦無法支持西藏的要求。中華民國代表雖同情藏人請求阻止中共入藏的希望,但因西藏為中國的一部份,不贊同討論西藏,而主張應在中國控訴俄國侵略案內,一併討論。印度代表雖擬支持,亦未成功。

此時印度與朱毛之間,為西藏問題亦不斷交涉。但印度的照會都為中共所拒。在毫無辦法之中,三十九年(1950)冬,拉薩當局使青年達賴親政。不久他離拉薩,前往接近印藏國境的亞東,擬於必要時出亡印度。此時北平提出“和平解放西藏”的口號。要求西藏派代表前去。達賴不得已,派阿旺晉美 (Ngahou Ngawang Jigme) 為首的代表團前往北平。四月末與李維漢等談判。五月二十三日簽立“和平解放西藏的辦法協議”,規定西藏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回到中共“人民共和國”來。西藏協助共軍入境。西藏在中共領導下實行民族區域自治。達賴的地位職權及西藏現行制度不變。維持班禪固有地位及職權,尊重藏人宗教,不變更寺廟收入,西藏軍隊編入共軍。在西藏成立“軍政委員會”及“軍區司令部”。除由中共派員前往外,儘量以使用藏人為原則。不久中共派張匪經武,經印度入藏。達賴亦返拉薩。旋中共軍隊源源入藏,駐紮各重要地區及印度國境。至此西藏乃完全淪陷於共匪控制之下。班禪亦於四十ㄧ年(1852)夏入藏 ,經拉薩返還日喀則。

四十二年(1953)末,印度與中共間開始交涉。翌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北平簽訂協議書。印度承認西藏為中國領土。六個月內撤離其在亞東,江孜之部隊,並將印度在藏財產,有代價的交與中共。在亞東,江孜,噶大克,新德里,加爾各答,加林謗 (Kalimpung) 等六處互派商務官。但在兩千英里之國境中,規定僅有六處可供商旅通行。這樣中共便使西藏與外界隔絕起來。

有人問中共何以能用武力解決西藏,而國民政府不能?我們須知中共受俄帝的指使,以武力侵藏,是按照克里姆林宮的藍圖去做的。而譯者認為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兩者間基本觀念上有所不同。共產極權是以消滅民族意識,反對民族主義為目的。匪偽可以毫無顧忌的為所欲為;而我政府則以實行三民主義,扶植國內弱小民族為目的,當然不肯用武力去慑服西藏。這也就是今天西藏民眾,仍然人心思漢,而群起抗暴的主要原因。 

(李鐵錚著   ﹕The  Historical Status of Tibet,紮奇斯欽譯。 美國 Kings's Crown Press ,Columbia Uiversity , New York 1956。)

(黃花崗雜誌節選、修訂、打字、編輯和校對,文章標題均由黃花崗雜誌重擬。)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