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英國對西藏的野心、侵略和企圖

――兼述俄國與英國擬使中國西藏成為一個“緩衝國”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
《中國與藏族的歷史關係》之三

直至十九世紀中葉,中國與西藏間之關係,並未受到世界政局的影響;西藏對於外世也曾是ㄧ個封禁之地。西洋人第一次經喜馬拉雅山進入西藏的,是耶穌會的葡萄牙傳教士 Antonia Andarade 和 Manuel Marques。他們於1624年在西部西藏的擦帕朗(Tsaparang)建立了教會。

第一次進入拉薩的,是另外的兩個耶穌會傳教士Guruber和Dor。他們於1661年,由中國經西藏前往印度。1768年,東印度公司決定調查經尼泊爾入西藏和在中國西部設立商埠的可能性,這是西方勢力侵藏的先聲。其後接孟加拉總督維爾斯特(Harry Verelst)曾打算付諸實施。1774年,他的後任哈斯定斯(Hastings) ,遣孛格勒  (George Bogle)前往西藏訪問班禪。

前此英人不斷欺壓不丹。不丹在宗教關係上屬於班禪的領導,英人此時以武力從不丹奪取庫持必哈爾(Cooch Beher)  地區。這是英人以武力侵略西藏的開始。孛格勒未能完成使命。拉薩政府拒絕他前來。拉薩當時攝政的代表告訴他說:「西藏是屬於中國皇帝的』,而堵塞了他與藏人直接商談的道路。

1783年,哈斯定斯又派特納中尉  (Lt Samuel  Turner)於札什倫布,往賀新班禪轉世,他也被拉薩所拒。未能達成孟加拉與西藏間直接交往的目的。

清高宗遣福康安遠征尼泊爾時,尼王曾遣使印度請武力支援,但為孟加拉總督豪華利斯(Lord Cornwallis)所拒,僅願派代表克爾克派特裏克上校(Col。KirkPatrick) 前去調停。在他到達之前,尼泊爾已降。在戰爭中,福康安及達賴與班禪也致書康華利斯,請其協力。康華利斯本人,亦不願介入,但此時英國第一次派到中國的大使馬戛爾尼(Lord Macartney)的使命,卻因尼伯爾向英人求援之 故,受到阻礙。

1811年,滿寧(Thomas Mannin巴)謁達賴於布達拉宮。他雖是頭一個見到達賴的英國人,但也未能達到任何政治上的企圖。三十年後英國首任駐華公使
戴維斯 (Sir John Davis)曾謀通商西藏,也未得要領。一八七六年英使魏德(Thomas Wade) 簽訂芝罘條約時,纔獲得派遣自印度經西藏至中國,並由中國經西藏至印度之調查團的許可。

1814年,英人以邊境衝突為藉口,大舉侵略尼泊爾。
1816年,尼王被迫簽約,割邊境地區於英人。
1865年,英人又以污辱使節為詞,進擊不丹。不丹亦被迫簽約割地。
1834年至1835年之間,尼泊爾與錫金發生衝突。英人援助錫金,自是入手 侵略。

1861年,英迫使錫金接受英國之保護。不丹、錫金二國,自頗羅鼐治藏時起即向西藏納貢。宗教上之關係亦甚密切,故藏人對英人之侵略,極為怨恨。
1885年,印度行政廳長馬可勃(Macaulay)根據芝罘條約,派員入藏調查礦產,藏人極力反對,迫其撤退。此時清廷竟迫藏人許可該調查團入藏。翌年又承認英人吞併不丹,遂引起藏人對清廷猜忌之心。

英方撤退調查團後,藏人阻塞印度與錫間之交通,規勸錫金王遷居藏地。錫金王從之,遂啟戰端,藏軍敗北,英軍進佔藏屬春丕(Chumbi)山谷。至此,駐藏大臣才開始與英人接頭。英人亦欲乘此機會使中國承認它對錫金的保護權。

1890年,駐藏幫辦大臣升泰與印督蘭斯敦(Lord Lansdowne) 於加爾各達簽定印藏條約。承認英國對錫金之保護權。劃分藏錫國境,並規定藏錫間之通商事務。

1893年,中英兩國又締結藏印續約,開亞東為商埠。藏人堅拒之,終使亞東未得開放。

甲午戰敗及回亂,使清廷在西藏之權威日墜。此時印督寇尊(Lord Corzon )改採與藏人直接談判的政策。他直接給十三世達賴喇嘛寫信,卻被拒絕不收。旋英日締盟,東亞局勢為之一變,中國與歐西列強間之關係,已成為今後英人對藏政策的一個重要關鍵。

十九世紀四十年代以還,英俄兩國在印度阿富汗不斷衝突,自1871年起,俄人連續進入蒙藏新青地區謂查,英人亦不落後,也派人積極在西藏新疆一帶調查,俄人更藉貝加爾湖周邊布里雅特蒙古人往來西藏之便,打開與西藏當局接洽之門。

1901年,有西藏喇嘛抵達俄都,英使即向俄外長表示關切。一年後,駐華英使薩道義 (Sir E。 Satow) 質詢清廷是否與其他列強間締結有關西藏的密約。中俄雙方雖一再否認,但終未能澄清英方之懷疑。

1903年,印督寇尊乘中英間於國境開會討論藏印問題之機會,堅持其地點必在拉薩。他派榮赫鵬上校(Col。 Younsband)率軍前往。7月間,英軍到達康巴  (Khamba)。藏方代表拒絕英軍入藏,並堅持會議地點按照條約,應在亞東。使交涉陷入僵局。此時忽有英方派出之間諜為藏人所捕,解送拉薩,乃構成英方武裝行動的口實。

翌年四月英軍攻入江孜,其後又節節北上。藏方及駐藏大臣,雖一再要求英軍中止前進,就地商談,但皆為榮赫鵬所拒。強向拉薩行軍。八月初英軍入拉薩,達賴逃亡青海,駐藏大臣有泰晤榮赫鵬,依其要求,指定藏官與英人會商。此時拉薩混亂,藏官於威迫下,9月6日在布達拉宮簽定由英方所起草之“印藏條約”。

這拉薩條約,規定西藏認一八九O年中英條約中有關錫金的規定,於江孜之外再開噶大克亞東兩處為商埠,西藏不得任意抽稅。賠償軍費五十萬鎊,分七十五年還清。在戰費償清前,英軍留駐春丕山谷。藏方須拆除通商路線,及由國境至拉薩間之障礙。非得英國同意,西藏不得割讓土地,或許可築路開礦權與外國。外國不得干涉西藏事宜,並不得派員入藏。這無異置西藏於英國的保護之下。

倫敦方面對於寇尊之行為,並非完全贊同。上下院中及政府,皆有反對之意見,其內閣中有因對俄關係主張無須過激者。對於以七十五年為期賠償一事,尤為反對,並指令減少並縮短年限。惟在到達之前,榮赫鵬已率軍離拉薩返印。
拉薩條約的締結,英國控制西藏於其保護之下,使它不得再與其他列強結合,而成為保障印度的一個緩衝國。所以寇尊的政策,終於得英當局的支持。

拉薩城下之盟、無異斷送西藏。而有泰竟認為可藉英軍之力,抑制藏人的反抗,甚至商得榮赫鵬之同意急電北京,奏請懲處達賴。身居駐藏大臣,竟糊塗如此。幸其左右及外務部,均阻其簽名於正式條約之上,給清廷多少留下點回旋餘地。
英人深知駐藏大臣及藏官均無簽定條約之權,故非得中國政府之承諾,不能使它完全。在中國方面,亦須設法彌補此一漏洞,派唐紹儀前往加爾各達交涉。
1905年二月會議開始,英方要求中國承認拉薩條約全文;而中國方面則擬修改有傷主權的第九條,折衝數月,毫無結果,唐紹儀請辭,會議中輟。嗣印督更替,會議移北京舉行,由英使薩道義( E。 Satow)與唐紹儀商定新約,於1906年4月在北京簽字,以拉薩條約為副約,約定英國不佔領藏地,不干涉藏政,中國亦不允許他國干豫藏事。

這一條在英人看來並未影響拉薩條約第九條的規定。由中國政府代西藏償還戰債,此款於1908年1月交付英方,英軍亦於二月撤出春丕山谷。至是英人自1903年以來,造成的西藏問題,暫時告一段落。其結果,英人之既得權利,又得了一層清廷的保障。換言之,西藏之成為緩衝國一事,更加顯明。
拉薩條約締定的第二年,九世班禪在英人「護衛」下,前往加爾各達與威爾斯親王晤面。清廷深恐造成問題,急電印度,聲明不承認班禪喇嘛滯印期間的一切協定。中英印藏條約締定之後,英國正式承認了中國在西藏之宗主權,中國之賠款,一方表明中國在西藏之主權,向時也改善了藏人的感覺。對於俄國,則這一部條約,又更把她摒除於西藏的門外。

達賴遠離拉薩之後,駐藏大臣一度直接參與西藏的行政,於各商埠地區,改派漢官前往,以代替藏官,並設法使藏人不與英人直接交涉。對此積極的經營,英方認為有對西藏現局加以變動之嫌,而向清廷抗議。在藏邊雙方官員,亦時有摩擦。

1908年4月,清廷派張蔭棠為代表,與英方在加爾各達簽定藏印通商章程。藏方亦派代表旺曲結布(Warg Chuk Gyalpo) 前往簽約。他雖在中國代表的指導下活動,但亦開中、英、藏三方並列之門。條約規定如印藏雙方不能解決之事,由中英兩國政府核辦。英人(包括印度人)享有領事裁判權。此外並規定有关郵政、電信、房屋等通商细则。但對關稅之徵收,及印茶銷藏等事,並未規定,以運輸關係銷藏印茶之價格,僅為川茶的十分之一。如此則自打箭爐一地所征之輸藏茶稅,減少十萬兩之钜 。西藏政府之收入,亦因華商之損失而大減。

英人欲使西藏成為緩衝國一事,但非得帝俄的首肯,不能算為成功。因達賴之教師為俄屬布裏亞特之蒙古人多爾濟,(Dorji 以俄人之習慣亦稱為  Dorjieff,其藏名則為Ghomang)   前往俄都,晤見沙皇,引起英方不安。實則俄人對於西藏也有野心,不願英人在藏自由行動。惟英人在藏之地位,遠非俄人可比,此時且又為日本所敗,俄人亦不能有所積極行動,而德國之擴張,已成英、俄雙方的威脅,故於自由黨內閣成立後,改善對俄關係,以期達成  英、俄協定共同防德。

經過一年的談判,英俄雙方終於1907年8月末,簽定條約,承認中國對    西藏之宗主權,及英國在西藏之特殊權益與地位,互相尊重西藏領土的完整,不干涉其內政。 不經中國政府仲介,不與西藏交涉,雙方不派代表駐拉薩,英國之商務官及其與西藏之關係亦受本約的限制。兩國應使其人民因宗教上之關係與賴喇嘛的直接來往,不影響本約之規定。雙方不得向西藏要求開礦、築路、設置電信的權利。此一交涉進行中,印度當局及英國保守份子曾極力反對,但終經批准,而使西藏正式成為英俄間的“緩衝國”。

1908年達賴到北京之前,即派員訪問英、俄使節,而美國公使 (Rockhill) 及日本拓务大臣大谷等,亦至五台山訪問達賴,到京後亦派人訪問英、俄、美、日、德、法諸公使。 翌年多爾濟又從北京赴俄,沙皇再次接見。這又引起一場英人的疑问。達賴由京返藏,因與駐藏大臣不和,出亡印度。印度雖禮為上賓,但對其請求援助一事並未應諾。達賴曾擬前往倫敦及聖彼得堡   並請兩國干涉清廷 ,還他西藏政權。但雙方均因條約及事實上的困難未予    接受。故直至達賴離印返藏之時止,未使西藏問題再進入 國際紛爭的範疇  。

(李鐵錚著   ﹕The  Historical Status of Tibet,紮奇斯欽譯。 美國 Kings's Crown Press ,Columbia Uiversity , New York 1956。)

(黃花崗雜誌節選、修訂、打字、編輯和校對,文章標題均由黃花崗雜誌重擬。)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