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中國主權因清王朝的統治而在西藏確立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
《中國與藏族的歷史關係》之二

滿洲興起,首先置內蒙於其勢力之下,因之而與固始汗及達賴喇嘛往還。清初達賴應召入覲,謁世祖於北京(即五世達賴喇嘛應召進京),蒙賜金印及尊稱。滿洲皇帝對黃教之信仰及其對達賴之優遇,曾使外蒙亦因之內附。

西蒙古准格爾部興起,使新建設之清帝國受到嚴重威脅,尤其對於西藏更有決定性的影響。五世達賴圓寂後,十四年間,其權臣桑結竟密不發喪,一面暗中連絡准格爾汗噶爾丹,一方對清廷拖延。清廷亦因有事西北,不得不暫時應付。其後固始汗之孫拉藏汗擒桑結殺之,立伊西嘉穆錯為六世達頓喇嘛,藏局暫定;惟青海諸部則斥其偽,另立噶爾桑嘉穆錯為真正之達賴。此時噶爾丹之繼承人策妄拉布坦利用此一機會,以保護宗教為名,乘拉藏汗年邁嗜酒而襲殺之,並幽禁拉藏所立之達賴喇嘛伊西嘉穆錯。清聖祖乃出大軍,一方遠征西藏,一方攻擊准格爾,南北牽制,嗣清兵攻入拉薩,立青海諸部所立之噶爾桑嘉穆錯為達賴七世,封拉薩汗舊臣康濟鼐  (Sonamapo of Kan-n Cen-nas)頗羅鼐  (Sonam-Stob-gyaI ofPo-lha-nas)  二人為貝子,分掌前後藏政務,使紛擾三十餘年之藏平息。以康濟鼐為首之噶布倫(Bka-blon)(內閣),及其他閣員三人,均得清帝之任命,解送六世達賴伊西嘉穆錯於北京(他死於青海途上),並駐蒙古兵三千人於藏土以資鎮攝。這幾件事,都足以說明中國的主權已開始在西藏確立。

    清世宗繼位,以准格爾之威脅已去,一時撤駐藏軍隊,並以巴塘裡塘等地還於藏人,只於昌都留駐軍隊維持交通。青海蒙古羅卜桑丹津親王叛,與准格爾合流,然一時對於藏局並未發生直接影響。不久西藏「內閣」分成兩派,康濟鼐一派較佔優勢。世宗遣人告誡,命雙方合作。不久康濟鼐為其敵黨所殺,頗羅鼐告急,而此時阿里與後藏又發生反頗羅鼐之內戰。以世宗之支持,頗羅鼐得平息內亂。清廷大軍,於事平兩個月後,始達西藏,處叛亂者以死罪;並遷達賴於喀他(Ka-ta),加以保護。改置巴塘裡塘於四川轄內,而以維西隸之於雲南。詔班禪前來拉薩主持全藏行政,並任命大臣二人監督前後藏之政務及軍事。此一制度一直維持到清末為止。藉此次勝利,清廷曾使不丹,接受中國之宗主權。

嗣後藏局平定,清廷派兵送達賴返拉薩,西藏亦在頗羅鼐之勵精圖治下,日趨繁榮安定。高宗繼位後,賜頗羅鼐郡王之爵。頗羅鼐死後,其子朱爾墨特(Gyurmed-namgyal)  繼之,統治西藏。朱爾墨特是一個富於野心的青年,視事之初,即感駐藏大臣之牽制,乃私通准格爾部,陰謀逐出清廷勢力。駐藏大臣溥清、拉布敦二人知之,誘朱爾墨特來其衙署除之。可是這兩個大臣,也為朱爾墨特之黨羽所殺。達賴喇嘛即時命康濟鼐之子公爵班替達擒獲其為首者,平定叛亂。旋清廷所派之大軍及新任之駐藏大臣亦相繼到達,至此清廷改變已往之對藏方針,廢除委任某一貴族統轄全藏之辦法,以噶布倫分掌其事,而以達賴喇嘛統之。而使他正式成為俗世的統治者,但是他的統治大權,卻是來自清朝皇帝。其閣員之任命,亦須得皇帝的勅許。駐藏大臣雖不直接參與行政,但對各重要政務,均有建議權,噶布倫,(內閣)不得忽視。

    清高宗七十萬壽,班禪來京祝嘏深蒙優遇,嗣以患痘圓寂北京。其弟仲巴呼圖克圖獨佔班禪遺物,並未分給其另一信奉紅教之弟舍瑪爾巴(Dza-marpa)及各寺院。舍瑪爾巴奔廊爾喀(Gurka 即今之尼泊爾。自西元1769年以後為廓爾喀族統治),唆其侵藏。 

 1788年,廓爾喀軍入藏,藏軍不敵,而清將之駐西藏者,竟賄敵使退。旋以藏人未能按約納幣,廓爾喀軍再度入侵,擄掠日喀則及紮什倫布寺。高宗派福康安將大軍自青海入藏平亂,並直搗廊爾喀,廓爾喀人本望英人支持,並與英人定立商約,終以其按兵未至而降,接受中國之宗主權,每五年入貢一次,直至清末不渝。   

清廷乘此次勝利,增加駐藏軍隊之數目至三千人。擴大駐藏大臣職權,命一員駐拉薩,另一員駐日喀則 ,使其與達賴班禪平列,並廢止達賴班禪直接與皇帝間之來往,而代之由駐藏大臣轉奏。對於布達拉及札什倫布的財庫,大臣亦得監督,但不得干涉。西藏對外關係,如與尼泊爾、錫金、不丹等國之往來,均由大臣掌管。為減少因達賴班禪轉世發生紛擾,置 「金奔巴」瓶於拉薩,以掣簽方法,決定神童之真偽。故有清一代,對於西藏,除指導其政務外,即對宗教事務亦曾干預,充分的顯示了皇帝大權,遠在宗教之上。

高宗崩御,清代逐漸衰微,其在西藏方面之權威亦然。自鴉片戰爭起,由帝國主義東漸,而造成一連串的外禍。大平天國之亂,新、甘、滇等省之回亂,以及朝廷上保守和革新勢力的衝突,都影響到清廷對西藏的統治。此一時期內之駐藏大臣,亦多誤事之庸材,甚至有公然向藏官收賄者。有時西藏發生變亂,或受印度部族侵入(如1841年,拉達克  (Lata-ke)人協助先巴(Sen-pa)人侵入藏地一千七百之事)  大致雖可平定,然其兵力並非依賴清廷,乃係依賴藏方者。故西藏內政愈來愈脫離清朝的範疇;而達賴喇嘛之權力,則日見擴張。比至英人直接干與藏事,清廷應付不力,藏局較前更趨惡化。然以英人侵藏之故,清廷亦曾積極經營,命趙爾豐經略川邊。他用武力懾服藏族,擴張川邊疆域,儘量改土歸流,施行內地化之制度,以期於藏土重樹清廷之威信。

一九零三年,英人榮赫鵬(Colonel Younghasband) 率軍侵藏,十三世達賴喇嘛被迫逃亡,經外蒙而至北京。清廷雖優遇之,但於其返藏後,復派軍隊入鎮拉薩,對他施以壓力,以致達賴由反英變成親英竟逃亡印度,清廷革其尊稱職守,藏局愈陷不安,而清帝亦於此時遜位,達賴乘之竟宣佈西藏獨立。

(李鐵錚著   ﹕The  Historical Status of Tibet,紮奇斯欽譯。 美國 Kings's Crown Press ,Columbia Uiversity , New York 1956。)

(黃花崗雜誌節選、修訂、打字、編輯和校對,文章標題均由黃花崗雜誌重擬。)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