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藏民族因兩度臣服蒙古而成為中國的一部份

黃花崗雜誌第24期
《中國西藏問題研究專題》
《中國與藏族的歷史關係》之一

成吉思汗建立蒙古帝國,西藏很自然的臣服了可汗。蒙哥汗時,遣其弟忽必烈南征。

1253年忽必烈克大理,並控制東部西藏。
1260年,忽必烈繼蒙哥為大汗。1269年,設官藏土,統轄衛藏兩部,一如中國本土。
1272年,更遣平西王阿魯赤征西蕃,使藏人更進一步的臣服可汗。

忽必烈深知藏人勇猛善戰,難於駕馭,故以其所崇奉之佛教加以羈糜,恩遇薩迦派之高僧薩迦班智達( Sakya Pandita),以增加藏人悅服可汗之心。其時薩迦班智達遣其侄帕思巴(Phagspa)謁忽必烈,深蒙寵信,命嗣後賜以「大寶法王』之稱號,立為西藏本土衛、藏及康(Kham即今之西康)與安度(Amdo即今西康之西北部)的政教領袖。自是薩迦一家就成了世襲統治西蕃的俗世王者,而使西藏自是以後變成了一個政教合一的神權國家。

    十二世紀末葉,印度被回教徒征服,孟加拉之佛教王國覆滅,僧侶死難甚多,間亦有攜其經典入藏躲避者,他們使許多佛典得以譯成藏文。在印度回教徒的得勢,使佛教西藏更不得不衷心的依賴蒙古,以求自保,故蒙古可汗亦覺再無干涉西藏內政的必要,而任其自由發展。

1337年至1338年之間,印度的莫罕默德圖格魯克(MuhammadTughluq)恃其強大,命馬立克尼克比(Malik Nikpai)統騎兵十萬及大量步兵,自那噶爾考特(Nagarkot或Kangra)入侵西藏,中途為高山風雨所阻,疫癘流行,人畜死傷慘重,復為山中居民所襲,全軍覆沒,僅尼克比與軍官二人生返德里。

元末薩迦派之政權,漸漸入於章楚布噶勒桑(Chyan-chub Gyalhs-han)之手,他的本名是帕克木都(Phagmo-du) 他首先由可汗得到治衛(即今前藏)大權,數年後又得到統治全藏的許可,而成為真正的藏王。

明朝建立後,對於西藏仍守元代舊章,喃加巴藏普(Nan-chia-Palt-Sang-po)  曾謁太祖,蒙賜王印及「熾盛佛寶國師"之新封號,使其統御西藏全土。其後又冊封藏土高僧及世襲諸官。1372年,太祖遣鄧愈征西藏諸族中之阻礙貢使者。此役之後,西藏一切均復元代之舊規。成祖繼位後,召哈利瑪(Halima)  入覲,賜以「大寶法王』之號,遂使其族成為政教合一的統治者。

此時西藏發生宗教革命。宗喀巴所倡導之黃教派,已代舊日之紅教派取得宗教上的領導權。宗喀巴遣其弟子入覲,此人亦曾得到封號。

    宣宗時,西藏喇嘛駐京者漸多。其後諸帝對於喇嘛之態度不一,世宗以信仰道教之故,排斥佛教,喇嘛亦因之而被摒棄。然終有明一代,以佛教之故,其與西藏之關係,無異於前朝。明廷與西藏間和平之確保,雖有賴於共同信仰的佛教和羈糜政策;但經濟上的實惠,如歷年的賞賜,及茶馬交易等,亦皆使藏人為之滿足。

    1509年,蒙古入據青海,漢武帝以來不使匈奴與羌接近的政策為之破壞。藏地之政治環境也為之改觀。此時黃教已代紅教領導全藏,而黃教與明室之關係並不十分密切,宗喀巴圓寂後,其弟子二人分掌衛、藏教宗,以轉世之方法代替世襲。及至其在前藏拉薩之弟子,轉至三世錯南嘉穆錯之時,得蒙古阿拉坦汗( 即明史之俺答汗)崇信, 上以「達賴喇嘛"之尊號,並支持其獲得支配全藏的宗教和俗世政權,黃教也藉此得以普及於蒙古全部。

當明廷式微,滿洲興起之際,蒙古和碩特部固始汗,於1642年入藏,協助黃教領袖,廢除後藏維持紅教的藏巴汗,攝服一切反對力量。藏局平定後,固始汗其一子駐藏鎮守,而返青海。自是蒙古與西藏非僅在地理上接壤,在宗教上也有了共同信仰,且蒙古諸領袖也都以黃教的保護者自居,故印度史家達斯(Das)稱此時之西藏,為蒙古的一個從屬國。
(李鐵錚著   ﹕The  Historical Status of Tibet,紮奇斯欽譯。 美國 Kings's Crown Press ,Columbia Uiversity , New York 1956。)

(黃花崗雜誌節選、修訂、打字、編輯和校對,文章標題均由黃花崗雜誌重擬。 )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