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難得的社論

舉辦成功奧運,付出沉重代價──《世界日報》5/12/2008

 

  奧運會在北京開幕在即,全國一片喜氣洋洋,全民一概鼓掌歡迎,2008張笑臉湊出一幅一幅微笑地圖,但在笑臉的背後,掌聲的中間,又有沒有吾人華裔想到,中國所付出的代價,會是甚麼呢?

 

  北京市面煥然一新,北京市民萬般期待,北京已投下四百多億美元,作為奧運會的硬體軟體設施,而其中並不包括為培訓奧運運動員所付出的龐大經費,多個宏偉的場館已經出現,多種交通網絡已經完成,但又有沒有人會想到,在場館的原址、道路的所經,北京究竟消失了甚麼呢?

 

  第一是某些某類民居,包括一些太殘舊、有礙體面的民居,由於對美好景觀不利,對國家體面不宜,統統被拆遷了,連列車所經之處的次檔門面小店,亦不能生存。結果有一百多萬人被迫遷移,而所獲的安置與賠償,竟然是極為有限的,根本不夠重置家園,再過生活,有些居民,甚至須搬到偏遠的地區,影響生計,弄得怨聲載道,申訴無路,這些居民,可說是與奧運會無緣,當然更無從沾上半點奧運會的光采,不久以前,曾見到這些居民,掛上「奧運一時,我痛一世」的橫額。

 

  第二是某些民工子女學校的消失。北京民工的數目,雖然不及深圳、廣州、上海等城市,但可能亦超過百萬,他們的子女,亦有幾十萬,只有略過一半的人數,可以進入公辦學校,其餘的只有就讀於為數約二百多所、未經註冊的民工子女學校,所在之處,很多是未經批核的土地,由於這個緣故,便有50多所這類學校被關閉了,作為興建奧運會設施,或改善奧運會景觀之用。

 

  第三是掃蕩上訪村。上訪的活動,是中國的政治特徵,社會特點,根據中國憲法第41條,人民有上訪的權利,所謂上訪,等同西方社會的申訴、亞洲國家的申冤,但並非等於民主社會的示威、抗議,及遊行,而是靜靜居於一處,悄悄往官府投訴、默默等候答覆,可以等候一月、一年,甚至許多年,他們多聚居一處,稱為上訪村。上訪的人數越多,就代表冤情的次數越多,如此下去,何來表現出奧運會期內,中國的國運昌隆,社會的安定繁榮?如是北京當局,便限制上訪的活動,禁止這些怨民外出,甚至關押某些過激的怨民,把部分怨民送回家鄉。當然,更有一些怨民,被無理拘捕。因此在奧運會期內,中國的民主進程,又倒退一步,為了舉辦奧運會,中國人民最基本、最起碼的權利,又被奪取了。

 

  消失的同時,是貪污的情況又再出現。這四百多億的資金投入,又有多少進入了貪官的口袋,是未知之數。不過在較早前,原負責奧運會場館工程的副市長劉志華已被檢控,是既有的惡法仍然存在,中國在既有仍然執行死刑的國家之中,有接近六成的死刑在中國出現,而其中有44種非暴力刑事,居然列入死刑以內。

 

  中國為培訓運動員所付出的經費,可說是世界之最。單就2004年的雅典奧運會,中國已付出二百億美元,所拿金牌數目雖然多達32面,但每面所付出的,竟然多達6億2500萬美元,是俄國的28倍,而希望小學每所的建築費用,只不過20萬,以每所可容一百人計算,每面金牌便耗去3125所小學,使31萬名學童失學。

 

  因此中國今後的考慮,是究竟應否改變目前的集中菁英運動,改行西方的全民體育活動,而胡錦濤亦說過:「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