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民主的政治性、組織性、功能性中國大陸的意義及作用

南曙民

 

在中國大陸進行民主運動,是一項非常危險的活動,但民主的誘惑力及民主的價值卻讓仁人壯士們赴湯蹈火走上了這條不歸路。不必諱言,在這條充滿著驚濤駭浪、陷阱遍佈的路上演的悲劇、慘劇讓普羅大眾對中國大陸民主的前景產生渺茫,甚至於絕望!

基於以上觀察,必須要對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進行嚴厲的拷問:為什麼中國的民主進程走得這麼困難?為中國的民主勝利而奮勇當先的英雄為什麼這樣的尷尬?

這 二個客觀存在的問題,有些人不好意思承認,甚至於反對。於是乎,夜郎自大,自欺欺人現象充斥著民主運動各個戰場,用民主的名義進行招搖撞騙的政治騙子與投 機分子趁勢深入其間,使得神聖的民主流行於市儈、庸俗、無聊化。對此現象,我一個加拿大的朋友一針見血的指出:目前的中國大陸民主正陷入正時民主、投機民 主、商業民主這三大怪圈之中!

正時民主、投機民主、商業民主的結論真切的說明了目前中國大陸民主運動的誤區。

民主是神聖的,亦是普世的,容不得半點褻瀆與篡位。正時民主與政治民主雖則同音,然而意義則大相徑庭。正時民主的內涵與實踐是一種抱殘守缺的民主理論,更是一種懶墮的、愚蠢的民主實踐。以維權運動為例(因為凡維權分子皆以民主旗號),對正時民主進行探討。

其一:正時民主所得到的價值,充其量是維護了一時的局部利益,隨著時間的推移,環境的變遷,在獨裁專制之下,一時的局部利益仍舊變得一無所有,甚至於變得更加惡劣。宣囂一時的絕食維權運動,在正當時局之下亮出一柄鏽跡斑斑的民主之劍,才鬧出了一場笑話。

其二:正時民主所追求的目標亦是隨意隨時的,絲毫沒有其根本性與全局性。正時民主的物件是法律的漏洞與社會的弊端,正因為如此,其局限性是肯定的。因為憲法具有的獨裁專制性,任何的抗爭只是徒勞無功的。那場絕食維權活動所帶來的後果是造成民主的傷害,使民主的力量產生分化與瓦解。

其三:正時民主的 組織成分更是複雜而毫無力量的。因為沒有目標,只有利益,沒有章法,只有盲動,沒有旗幟,只有趨附,在強大的獨裁專制之下,這些烏合之眾便成為官匪們恣意 淫為的對象。於是乎,追隨者在響應絕食鬥爭之後,一個一個地便成為階下囚。而號召者在簽下悔過書後,得到了獨裁者的寬大。

其四:正時民主的 旗號顯得灰暗。畢竟它是為了特定的人或事而進行的特殊法律訴求,儘管用民主這面神聖旗幟。恰恰相反,某些人在民主的旗號之下,在維權失敗之後搖身一變便成 為民眾的領袖,鑽進洋人的懷抱裏,遠隔重洋來向民眾發號司令。說句實在難聽的話,目前的中國某些維權活動領袖無不為出國而進行絞盡腦汁。

正因為正時民主的猖獗,才使得那些投機分子用民主的名義大肆進行商業操作。

為了正本清源,必須強調民主的精髓是政治性、全民性。在民主實踐中,它具有嚴謹的組織性,在國家生活中,更具有其功能性。民主國家的民主進程與勝利無不證明其三性的重大意義與作用,如果在中國實現民主,必須遵循這三位一體的偉大性。

民主的真正源泉在於全體民眾,民主的政治性則體現著全民的利益,而保障全體民眾利益的需要一部真正的國家憲法,在國家憲法規定之下產生的政府來治理國家便是政治。這就是政治民主。

目前中國大陸處在一個獨裁專制社會,如何達到政治民主,及政治民主的進程,應當成為每一個追求民主人士的課目。縱觀中國民主運動,政治民主便成為首要解決的課題。

其一:政治民主必 須強調憲法的合法性。中國大陸目前的憲法是一部由中共獨裁者制定的一部違背全體國民意志的惡法。它產生的宗旨是遵循封建皇朝那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強 暴邏輯。如果要想徹底否定這部惡法,必須要讓全體民眾清楚這部惡法產生的根源,瞭解這部惡法給全體國民帶來的危害。因此,海內外同胞,無論意志與思想如 何,當務之急是制定一部符合全體國民利益的國家憲法並公諸於網上,讓全體國民在鐵幕之下簽署,這將使中共產生前所末有的一種真正的威懾。網上的傳遞與簽 署,其形式與價值比之任何的炒作更有效。自認為民主精英人士在制定憲法之中應是責無旁貸!

其二:政治民主必 須拋棄宗教式的個人崇拜。對中共搞的個人崇拜,每一個中國國民已是深惡痛絕,但國民的崇拜心理在幾千年封建獨裁之下,其骨子裏仍舊流竄著跪拜血液。不僅在 國內崇拜思潮洶湧,而在海外民運之中,也氾濫成災。在國內打倒毛澤東,是我們中國大陸民眾當前的任務,而在海外將李洪志請下神壇,則更需要海外從事民運人 士的勇氣和膽量,只有這樣,任何崇拜活動在國內外沒有任何的土壤,惟有這樣,民主才會走上一條真正的光明之路,否則,民眾對民主的追求將會產生種種懷恨: 推翻了一個暴君,迎來一個惡棒。

其三:政治民主必 須以推翻中共專制政權為前題,如果幻想以臺灣民主勝利來進行和平演變,則將帶來無窮無盡的災難。因為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是有本質上的不同,中共在大陸 實行的是一種殘酷的獨裁統治,是罪孽深重的西方宗教式的理論,遵奉“槍桿子裏出政權”這種罪惡學說。而國民黨的本質是以民生、民權理想的本土思想,遵從民 眾意願,具有特有的包容寬仁之心,在對待任何反對勢力態度上,從來沒有使用趕盡殺絕的手段。目前從事海外民運的精英,有很多還對中共治國理念抱有幻想。企 求中共出一個葉利欽之類人物,使中國的民主在一夜之間取得勝利。其實,在它們之中,不泛原是中共信徒,只是個人利益受到損害之後,才借舉民主旗幟的。因 此,我們必須要有大無畏的精神,用犧牲的意志來推翻中共。

其四:政治民主必 須有寬宏之心,能容納不同的思想與意志。已黨與他黨,不能相互排斥與對抗。中共如果在中國大陸消滅之後,其黨員則是一個普通的國民,秋後算賬則不是民主的 內涵,應當由它們自由建黨,哪怕建一個塔利班式的組織,只要在憲法之下,一切政黨的存在應是合法。遺憾的是,目前自稱為民主政黨的海內外秘密組織,則出現 了許多令普羅大眾驚愕不已的事情,相互廝殺,相互爭權,鬧得污穢不堪。其實,在真正的政治民主國度裏,任何政黨都不能狂稱是民眾的代言人,其思想與意志要 得到全體國民的認同才會得到真正的進步。否則又會陷入一個獨裁專制地界。整合力量,凝聚力量,應是目前民主運動刻不容緩的事情,容不得我們半點內耗!

政治民主的過程是艱難的,然而在政治民主進程中,組織性與功能性則顯得更為困難。不必諱疾忌醫,目前中國民運的組織性是中國歷史上政治運動最荒唐、最無聊的 表現。三天一組織,五天一團體,人還是那些人,可旗號朝舉夕取,為了半點私利,或者說是為了個人的一點名氣,把民主大旗污辱得毫無尊嚴。

在極權統治之下對於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真正的民主組織應當有如下功能性:

其 一:讓追求民主人士能得到救助,不論是陷入大牢之士,而是深受迫害的之人,凡海內外民運團體與組織,在第一時間內,首先應給予強大的思想援助與精神支持, 然後應當必要的經濟救濟,到目前,無論海外還是國內,還沒有建立一個有效的救濟團體與組織,還沒有建立一個功能性齊整的援助隊伍。在各自為戰的戰場上,往 往被中共獨裁政權一個一個的消滅,殊知,每一個為民主犧牲的壯士是何等的心寒與揪心。

其 二:正是沒有強大的組織性,就沒有強大的強濟基礎,沒有強大的經濟基礎,民主運動亦就沒有後繼力與支撐力。其實,真正的民主鬥士並不在於個人的得失,而是 在於思想上、意志上的闡釋,在犧牲之後,絕對沒有絲毫怨懟,如果民運組織以此為據,失職失責,則是一種罪惡。只要我們每一個人,特別是海外民運人士,每一個人每一天,捐助余錢,聚沙成塔,對民主的經濟力量倒不是成問題。只是目前無人來開展這項最富意義的事情。

對於民主的政治性、組織性、功能性的意義與作用,已是中國大陸民主運動最迫切性的問題,這是不容置身事外的事情,特別是你!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