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翰林將軍――譚延闓

何彤

譚延闓(1876年-1930年)是中國現代史上的風雲人物,他二十八歲點翰林,後與時偕行,支持立憲;辛亥鼎革,又贊成革命,追隨孫中山,又與公結盟,直至逝世。且廣交遊,有“藥中甘草”之譽;能治軍,曾多次領軍征討,有“翰林將軍”之稱;善書法,為民國顏體第一人,時人以得其隻字片紙為榮;喜吟詠,著有《祖盦詩集》、《慈衛室詩草》、《祖盦詩稿》等。故頗值得一書。

就家世而論,延闓乃翰林譚鍾麟之子,家學淵源深厚。譚鍾麟考中咸豐六年(1856年)丙辰科二甲第十名進士;官至兩廣總督,諡文勤。延闓字組安,號畏三,一號有無畏,另有祖安、慈衛、非庵、訒齋等別號,室名有瓶齋、慈衛室等。譚延闓考中光緒三十年(1904年)甲辰恩科二甲第三十五名進士;相傳,延闓科考,因其不僅文章好,且字亦極為漂亮,所以極有可能被點為狀元。就在慈禧老佛爺要下筆圈其名字時,發現譚延闓既是湖南人,且又姓譚,忽然想起那位令她最為痛恨的湖南籍“亂臣賊子”譚嗣同,就改點劉春霖為狀元。一是春霖書法亦佳,二是天下大旱,春霖之名甚為吉利。延闓運蹇,被降為二甲第三十五名進士。但儘管如此,整個清代湖南籍士子中會元者,僅延闓一人而已,所以在桑梓之地頗具人望。

延闓幼承家學,天資聰穎,少年臨池,頗有筆力,翁同龢見而愛之,嘗語譚父曰:“三令郎偉器也,筆力殆可扛鼎。”後果如其言。光緒十八年(1892年)入府學,光緒二十八年(1902)中舉人,三十年中進士,入翰林,旋授編修,返湖南辦學。慈禧太后晚年,曾親自主持改革,即所謂“丁未新政”,延闓積極呼應,屬湖南立憲派首領,任省“諮議局”議長。宣統年間,“保路”運動爆發,延闓在湖南與四川遙相呼應,但不久即失敗。譚對清廷失望至極,逐漸產生革命之念。辛亥革命爆發,任湖南軍政府法制院長,兼民政部長。10月底,立憲派殺害正副都督焦達峰、陳作新後,被諮議局推舉為湖南都督。民國元年(1912年)加入國民黨,任湖南支部長。1913年參加二次革命,宣佈湖南獨立,並在《長沙日報》發表《討袁檄文》,遂被袁世凱撤去都督之職。去職後,先後避居青島、上海。1915年,袁稱帝,延闓參與護國運動。1916年8月,複職為湖南省長兼督軍。次年離職。1918年7月,在桂系軍閥支持下,再任湖南督軍、省長、湘軍總司令。1922年重新加入國民黨,次年2月隨孫中山到廣州,先後任大元帥府大本營內政部長、建設部長。7月繼任湖南省長兼湘軍總司令。此後,政治地位日漸提高,連任國民黨第一、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1926年4月任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主席。“四一二”後,蔣公在南京另立國民政府,寧漢分裂,延闓代理武漢國民政府主席。1928年1月,延闓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等職,掌握軍權。後與蔣公結盟,一度任國民政府主席,後改任行政院長。1930年9月22日,以腦溢血病逝世于南京,享年五十有四。行國葬,陪葬中山陵側。

民國初期,袁世凱專制面目日趨張顯。譚延闓雖前清翰林出身,卻推崇孫中山先生之人格,並信奉其學說,因而與袁氏漸行漸遠。1913年春,孫中山、黃興等在上海號召南方各省力量聯合反袁,即為“二次革命”。延闓奮起回應,宣佈獨立,並遣軍北伐。失敗後,袁命延闓入京聽候處置,陸軍部判處其有期徒刑四年,後經黎元洪疏通,袁宣佈對其予以特赦,但被褫奪陸軍上將軍銜。遭此悶棍,延闓只得離京避居青島。其間有暇研讀孫中山之“三民主義”學說與《建國方略》,大為欽服,認為強國大業之所系,非孫中山莫屬。11月15日,在滬環龍路4號孫中山住宅,由周震鱗介紹,延闓加入國民黨,站到三民主義旗幟之下。1922年陳炯明叛變後,譚先是變賣家產,將窮途末路的孫中山迎往上海,隨後他又聚湘軍萬餘人,討伐陳炯明。孫中山返粵,需巨額資金,譚賣掉在上海唐山路之住宅,併發電長沙,請親友代籌,湊足大洋五萬,悉數捐作軍餉。1923年3月,孫中山在廣州成立大元帥府,延闓被任命為內務部長,5月調建設部兼大本營秘書長。此後,他的政治地位日漸提高,連任國民黨第一、二屆中央執行委員。1925年7月,任廣州國民政府委員,所部湘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二軍,兼任軍長。1926年4月任國民黨中央政治委員會主席。1927年3月在武漢任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國民政府常務委員等職。

1927年“四•一二”後,蔣公在南京另立國民政府,寧漢分裂,譚延闓代理武漢國民政府主席,暗中派人與蔣公聯絡。7月15日後,國民黨寧、漢、滬三派在上海成立特別委員會,由延闓擔任會議主席。1928年1月,蔣公複起,譚延闓表示擁蔣,一度擔任國民政府主席,後改任行政院長。後新軍閥混戰,延闓支持蔣公,直至逝世。

延闓身後,極盡哀榮。蔣公挽之曰:“故國仗同心,搘拄艱危,大難將夷公竟逝;匡時賚偉略,綢繆建設,群倫失望我逾悲。”章炳麟挽之曰“治大國若烹小鮮,何曾食萬錢,湖廣理萬事;樂與餌而止過客,負羈全其室,康成保其鄉。”國民政府下令國葬,墓址建于中山陵東面數裏處。墓園占地300餘畝,1932年12月正式建成。墓碑立于靈穀寺東側,碑額上鐫刻國民黨黨徽,徽下刻“榮典之璽”紅方印和“國葬之碑”四篆字;碑身正面刻蔣公題書的碑文:“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前國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長譚公延闓之墓民國二十年九月四日蔣中正敬獻”。延闓先生長眠于此,可謂得其所也。

從譚延闓的身世看,他出身總督之門,早年獲取功名,斷不屬於窮困潦倒被逼上梁山參加革命之輩,所以在革命陣營中以溫和著稱;功成名就後,亦未被高官厚祿所束縛,不為保官保位而與袁世凱妥協。以其出身和參加革命時的地位,能夠保持為國為民的進取精神,實屬不易。且待人溫文爾雅,處世豁達圓通,生活富有情趣,因而享有良好口碑。

延闓雖是前清翰林,朝廷新進,但痛恨專制,追求進步。前已述及,其父鍾麟出身翰林且官至總督。然延闓之母李夫人原為婢女,鍾麟納之為妾後,雖生子,仍不得與家主同桌食飲,須站立服奉,延闓對此憤憤不平,視庶出為恨事,故有堅不納妾之念。李夫人去世,其宅在譚家祠堂之後進,靈柩出門,須經過祠堂大門,族中人謂非正室靈柩不准自正門抬出。延闓乃仰臥於靈柩之上,聲稱自身已死,令人將靈柩由大門抬出,族人無法阻擾,只得就範。1916年,延闓妻方夫人病逝,雖正處中年,但延闓堅不續弦,直至病逝。1920年,他最崇拜的孫中山先生為之作伐,亦被婉拒,可見信念之堅。

民國時期,在朝的顯貴寫一手好字者尚為數不少,而最著名者莫過於延闓。延闓曾任行政院院長,並兩度出任國民政府主席。字如其人,延闓書法大權在握之氣象,結體寬博渾厚,氣勢顧盼自雄。延闓三十歲後,致力顏書,遂以名世。南京中山陵奉安紀念碑為其手筆。而至民國,延闓書壇成名,至今寫顏字仍無出其右者。四十歲後,涉筆行、草、篆、隸,其中行書俊邁豪放,洞達自在,寬博溫情,于雄渾博大中更有清氣彌漫,卓然兀立于民國書壇。

延闓做官,從不仗勢壓人,有王者風範。民國初年,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學生因伙食不好,每天進餐時經常大吵大鬧,弄得杯盤狼藉,秩序紊亂。學校當局無法制止,只得請時任湖南都督的譚延闓蒞校訓話。延闓並未批評學生,而是作一長聯貼於食堂,其聯雲:君試觀世界何如乎,橫流滄海,頻起大風潮,江山帶礪屬誰家,願諸生嘗膽臥薪,每飯不忘天下事;士多為境遇所累耳,咬得菜根,方是奇男子,王侯將相原無種,想古人斷齏劃粥,立身端在秀才時。”學生閱讀後,深為感動,嗣後進餐則井然有序,寂寂無聲。一場風波就此平息。

綜上所述,譚延闓出身名門,才華橫溢,少年登第,仕途暢達,然不僅不僵化保守,更追求進步,與時偕行,能文能武,堪稱全才,且處世豁達,為人寬厚,生前備受敬重,身後盡享哀榮,不愧為翰林前輩中之佼佼者也。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