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二十三期首頁

蔣公詩作‏

何彤

蔣公平生詩作不過十餘首,從另一側面反映出其思想與抱負。

早年,蔣公獲清廷公派去日本留學,就讀於日本士官預備學校——振武學校。不久,就由浙江同鄉陳其美介紹加入了同盟會。蔣公對帝國主義列強尤其是俄國和日本的侵華野心有清醒的認識。1909年,他有一首小詩《述志》,述說一個熱血青年的報國之志:

騰騰殺氣滿全球,力不如人萬事休!

光我神州完我責,東來志豈在封侯!

此詩可謂其代表作,其平生之志趣、抱負,都可以從中窺見。正是堂堂軍人本色。

蔣公故鄉所在的溪口雪竇山景色絕佳,他一生中曾多次登臨,樂而忘返。嘗囑夫人宋美齡實地勘測,擬建成中國第二廬山。1920年11月23日曾有《雪竇山口占一絕句》:

雪山名勝擅幽姿,不到三潭不見奇。

我與林泉盟在夙,功成退隱莫遲遲。

此詩有傳統文人懷抱,兼具儒家的入世精神和道家的出世情結。

1925年2月,蔣介石率軍東征陳炯明,連克東莞、石龍、常平。2月10日軍次常平,作《常平站感吟一絕》:

親率三千子弟兵,鴟鴞未靖此東征。

艱難革命成孤憤,揮劍長空涕淚橫。

此役原計劃以滇粵桂聯軍十萬之眾為主力,東征開始後,滇軍楊希閔部和桂軍劉震寰部卻按兵不動,唯右翼的粵軍和黃埔校軍進展迅速,並付出重大犧牲。這就是詩中的“孤憤”之感的來由。
  
   1926年北伐時期,《江西日報》創刊。應江西省主席李烈鈞之請,當時鎮守南昌的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介石作詩道賀,發表在12月1日該報創刊號上。詩題《賀〈江西日報〉誕生》:
  
   呀!好革命的怒潮啊!
   呀!這掀天倒海的潮流,
   竟已仗著自然的力,
   挾著它從珠江來到長江了。
   潮流是什麼,是什麼?
   不是綠的水,是紅的血和黑的墨。
   今天我們的血已染紅廬山的面,鄱陽湖的口。
   這黑的墨,正拌著那紅的血,
   向著長江的水流去。
   這新誕生的《江西日報》,
   就是挾著這墨的力和著那血的力,
   一直沖向黃河流域去。
   呀!好革命的怒潮啊!
   呀!好革命的勢力!

這樣一首白話詩、自由詩,也就是所謂新詩,出自蔣公的手筆,可見其思想之新。

1928年,蔣介石重新開始北伐,剷除了軍閥吳佩孚和孫傳芳勢力,並使東北張學良易幟,基本完成了國家統一。但北伐軍在途中曾遭遇日本人的阻撓,使得5月3日“濟南慘案”發生,侵佔濟南的日軍屠殺了中國軍民五千餘人。這年11月,已任南京國民政府主席的蔣介石外出視察,21日於安徽懷遠作《出發校閱撰歌二則》。

其一曰:
五月三日是國仇,國亡豈許爾優遊。
親愛精誠,團結一致,快來共奮鬥。
革命革命,犧牲犧牲,黑鐵赤血,求我國家獨立平等與自由。
獨立、平等,中華民國乃得真自由。

其二曰:
北伐雖完志未酬,男兒壯志報國仇。
報國復仇在革命,革命未成死不休。
可見其一派愛國情懷。

1935年7月27日登峨眉山,作《遊峨眉口占》二首:

其一曰:
朝霞映旭日,梵貝伴清風。
雪山千古冷,獨照峨眉峰。

其二曰:
步上峨眉頂,強消天下憂。
逢寺思慈母,望兒感獨游。

第一首景中寄興,表達身居絕頂的快意。第二首由憂國轉而思親,述說忠孝不能兩全之憾。

1945年10月9日,即抗日戰爭勝利後第一個國慶前夕、國共和談之“雙十協定”簽署前夕,蔣介石于重慶作《大中華歌》:


戰勝強權,復興中華。協和萬邦,威振邇遐。
完成國民革命,建立平等自由大中華。
民族解放,民權吐葩。民生樂利,自由開花。
實現三民主義,建立富強康樂大中華。
五權並立,五族一家。民國萬歲,憲政孔嘉。
厲行五權憲法,建立統一獨立大中華。

是為歌詞,一詠三歎,盡述其建國理想。
 
   1950年10月25日,蔣介石將其五年前所作“五箴”修訂為“四箴”。

《法天自強箴》:
中和位育,乾陽坤陰。至誠無息,主宰虛靈。
天地合德,日月合明。主敬立極,克念作聖。

《養天自樂箴》:
澹泊沖漠,本然自得。浩浩淵淵,鳶飛魚躍。
瀀遊涵泳,活活潑潑。勿忘勿助,時時體察。

《畏天自修箴》:
不睹不聞,慎獨誠意。戰戰兢兢,莫現莫顯。
研幾窮理,體仁集義。自反守約,克己復禮。

《事天自安箴》:
存心養性,寓理帥氣。盡性知命,物我一體。
不憂不懼,樂道順天。無聲無臭,于穆不己。

這一組箴言,用於自勉自勵,內容大致為中國古人修身養性格言的集合重組,見出其對於傳統處世哲學的皈依。蔣氏一生中,自箴之作尚多,如“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其介如石”、“從容乎疆場之上,沉潛于仁義之中”、“父母期我,克成完人,小子今日,過惡滿身,曷不痛艾,日新又新,而今而後,庶葆天真”、“居安宜操一心以慮患,處變當堅百忍以圖成”。

1953年10月31日,夫人宋美齡以畫為蔣祝壽,蔣介石作詩《為夫人題畫》:

風雨重陽後,同舟共濟時。

青松開霽色,龍馬動雲旗。

後來的歲月裏,蔣宋間仍不時有詩畫合作,如題竹詩句:“雪筠彰清節,聳翠傲歲寒。”題荷花詩句:“風清時覺香來遠,坐對渾忘暑氣侵。”人生漸入晚境,詩亦漸近閒適安恬之風了。

回二十三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