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期首頁

長江靜脉(外三首)


 

長城疑案問卷之二

 

                               楊春光

 

 

我來到了南京長江大橋

我搭的的士一流煙地放屁

長江和長江大橋不僅習慣了我們的這種放屁

而且還習慣了游人們把廢物贈給它們吃

長江上白色、黑色污染隨處可見,像個下水道

長江大橋的鼻梁已被熏得黑黑,像個逃犯

我看見了天高雲淡,卻沒有望斷南飛雁

我聽見了於無聲處的驚雷,卻不在我的內心

長江靜脉已經不靜了,靜靜的只有死去的灰煙

鍾山風雨又起蒼黃,又揭竿而起

我趁南京黃昏來臨,也見許多人這樣就地放水

我便沖著長江口岸、沖著漸漸冷落的碼頭

忽忽撒了一泡過濾污水的臊尿,尿洗長江

長江卻翻不起一個大浪

 

我來到了武漢長江大橋

我驅車經長江大橋再往三峽大壩去

長江和長江大橋早已看慣了我們的這種捧場

也聽慣了游人們對「三峽出平湖」的贊嘆

長江的白帝城已經不見了往日的「彩雲間」的遺跡

三峽往昔的許多美景已經成了一片汪洋碧空見,天地如此涼熱

黃鶴一去不復返了,我只好念天地之悠悠

獨愴然而涕下,可又涕不出聲來

長江靜脉已經不淨了,淨淨的只有過去的硝煙

宜將剩勇又截流大江,又狼煙四起

我趁武漢夜幕降臨,也見許多人這樣屁眼朝天

我便和著那支《長江之歌》和著《話說長江》的不舍晝夜的餘輝

狠狠拉了一炮逝者如斯夫的臭屎,屎下長江

長江卻翻不了一個斤頭

 

長江靜脉,靜脉連著動脉

您讓我再也找不到小學課本上的碧藍碧藍的色彩

連知識裡的文物、寶藏和風景

也都離開了現實主義的烏托邦

我從此不再相信我床上夢遺時所造就的地圖

我只相信我大小便時所勾畫的中國地勢、地貌

也許百萬雄師再過大江,虎踞龍盤,白浪滔天

那是我最後的動脉——長江——

 

往事越千年,天塹變通途……

 

               1994年10月5日於盤錦四號裡

 

 

去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兒

 

雨稀稀拉拉的下

不用我打電話

下了一地小白蝦

多好的生命就在精液中沒有喂大

 

小雨稀稀瀝瀝的下

嚇壞了青蛙

也嚇壞了我中彈的腿

我哆哆嗦嗦說不出話

也許走不到你的衙門下

 

雨稀稀拉拉下

黑啦啦天空出了彩霞

鴨綠江的水像血一樣的流啊

小白菜慢慢長成了大白菜

一棵小蔥就能拌豆腐

白裡透青,嚇得我兩腮發芽

我該誰的錢沒還,我能向誰要錢?

錢像小雨,弄得我透心的涼

 

小雨下,稀稀拉拉淅淅瀝瀝

我現在就怕天晴朗

白蘭瓜最怕學生娃

也沒想到它沒法拿

拿掉了腦袋又惹了禍

我該怎樣去見我的太陽

 

太陽的胯下鑽出一隻小貓

去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兒……

 

 

在中國的造糞機下生活

 

在中國的造糞機下生活

一天到晚你只能是忙來忙去的糞蟲子

你若是長出一根骨頭來

你肯定是被粉碎如糞的下場

那樣你連糞蟲子都做不成了

 

可這樣的生產卻是很旺,日腥月臭……

 

 

我的身體是最重要的祖國

 

楊春光

 

 

我的身體是最重要的祖國

祖國生病

我也生病

祖國痊癒

我也痊癒

我和祖國一個心臟跳動

我和祖國一個四肢彈動

風雲堨h逐鹿中原

變幻中去問鼎楚天

我與祖國一個鼻孔出氣

我與祖國一脈相承

動脈是黃河,靜脈是長江

而長城則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脊樑

 

我的身體是最重要的祖國!

 

第二十二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