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期首頁

 

中華民國謠

(網上詩選﹒作者不詳)

 

你不是一個飄逝的國號

你是我永久的憂傷

你逝去的背景讓我絕望

我曾經拒絕向紅旗敬禮

我也拒絕佩戴紅領巾

發誓要等國軍回來

可是我等到頭染白霜

再沒見到你草綠色的軍裝

 

在我的幼年,母親對我說

你的背影就在河的那邊

那條外祖母用小腳渉過的冰河

那條被軍事分界線割裂的冰河

那邊是鐵道和德國人營建的美麗青島

這邊是的旗幟和閃亮的刺刀

外祖母說,河的那邊有舅舅的生命

穿過硝煙,她也要把你緊緊扯住

 

長大以後

沿著八路姑姑當年走的路

我也進了曾經是你的青島

可你已經退縮到東南的一汪海灣

你的背影再也尋找不見

我卻象那個癡情的姑娘

翻山越嶺也要追尋你去呀

哪怕知道你是個花心的男子

那怕我的眼淚為你白白

 

哦,中華民國

我在江南的叢山中尋找你

我在國父的陵園裡呼喚你

我在異國圖書館裡緬懷你

我還在海南的海岸上把你張望

可是你一去不歸啊

你青天白日的旗幟

只在共產黨羞辱你的影片裡張揚

 

1949,你可憐的百姓

敲鑼打鼓把你送走

歡天喜地中,他們迎來一群虎狼

歷史不曾想到,大秧歌的後面

是殺人盈野,血淚橫溢,白骨如霜

是鬼蜮橫行,餓殍遍地,千里榛莽

可那個時候,你在哪里啊

我的中華,我的民國

 

哦,中華民國

亞洲第一共和國

歲月流失,你就這樣飄逝

飄逝在歷史的塵埃裡了麼

在你棲息的小島上

國號將改,憲法將改

你還把故國也當成了外邦

那麼我是誰呢

我可從來沒有認同

那個堅持專政的國號

它也從來沒把我當成公民

連閱讀《金瓶梅》

都要省軍級的批條

說句話,寫篇文章

都是坐牢

    

過去,我還在夢裡把你懷想

如今,俺只思念那綠島上的姑娘

只為她扯住椰子樹的影子

還在把鄉情傾訴

只為她滿目幽怨、低吟淺唱

還有多少淚眼把王師張望

 

2007年7月27日于海南

(轉自博訊)

第二十二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