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期首頁

 

前蘇聯假聯邦為名以消滅

其他獨立民族和國家


《蘇聯的革命擴張與殖民歷史》

 

 

三、假聯邦為名消滅其它獨立民族和國家

 

前蘇俄,曾是十五個「加盟共和國」組成的「聯邦」,按照蘇聯憲法的規定,它的加盟共和國都是「獨立」自主的國家,其加入和退出都是出於志願。但是,事實竟與憲法背道而馳,俄共根本不遵守他自己編制的憲法而蓄意孤行。他們以消滅各加盟共和國為目標,玩弄政治把戲,隨便變更各加盟共和國的地位和現狀,使各加盟共和國淪為俄羅斯的附庸,使各加盟國的人民歸於俄化。

 

1、高加索聯邦的悲劇 ——高加索地區,是亞美尼亞、喬治亞、亞塞爾拜疆、亞述、古爾德人的故鄉。這些人,遠在一六0三年就曾施恩於俄人,他們出兵支持俄國對抗波蘭,使俄國免於滅亡。但是,俄國人卻恩將仇報:在一七二三年攻入巴庫,亞塞爾拜疆淪為奴屬國;同年更發表宣言引誘亞美尼亞人脫離土耳其,到俄國當奴隸;到一八O一年又吞併喬治亞,使整個高加索地區淪為俄國殖民地。

一九一七年帝俄倒臺,高加索地區的各民族紛紛宣告脫離俄國爭取獨立,那本是既合乎民族自決要求又合乎時代潮流的。俄共也在一九一七年十二月發表宣言,主張亞美尼亞舉行「自由的全民投票」並驅逐外人出境;到一九二一年二月,他們竟自食諾言,出兵陸續把高加索各獨立國家佔領了。史達林當時所持的理由是:「中俄羅斯是世界革命的火爐,但如無原料,燃料和食物豐富的四鄰土地,它就不能支持長久……如果邊境的國家分離,就會損壞到中俄羅斯的革命力量,……對於這些邊境上的國家,只有兩個可能的結果:與俄國在一塊,或與協約國在一塊 ……沒有第三個可能。所謂獨立的喬治亞、亞美尼亞、波蘭、芬蘭等國的所謂獨立,只是騙人的外表,骨子裡是這些政府(假如你可以原諒我叫他們為政府)完全依靠這個或那個帝國主義」(史達林全集第四卷)。可見他們自承是帝國主義並志在消滅鄰近民族國家的。因此,他們控有高加索地方之後,即展開打擊民族主義的行動。首先,他們為三國成立各自的政府,讓民族主義的份子充分出頭,之後,到一九二四年把三國合併為「高加索聯邦」加入「蘇聯」,透過「聯邦」將民族主義一網打盡。這可以說是一種「以夷制夷」的「藝術」。

俄共既為高加索三國組成聯邦,人家以為它一定不會變化了,一心一意要把這個「聯邦」弄好。但是,俄共卻又怕他們真聯合起來,它在一九三六年下令解散了「高加索聯邦」,分成三個「加盟共和國」——喬治亞、亞美尼亞、亞塞爾拜塞,分而治之了!

高加索地區的政治變化是出自「志願」嗎?是符合蘇聯憲法規定的嗎?

 

2、土耳其斯坦自治共和國的悲劇——中央亞細亞,俄人稱為「土耳其斯坦」,其地自古以來就是我國藩屬,所有人口都屬白色蒙古。俄人自—七三四年對中亞展開侵略,到一八九一年全部攫入掌握。

   自俄人征服中亞之後,中亞人民就沒有過好日子:帝俄的苛稅、屠殺、迫遷 ……終無寧日;蘇俄以來更在政治上、經濟上、文化上,加以撥弄;好像他們天生是俄國奴隸。

   當一九一七帝俄倒臺時,中亞各族是希望趁機恢復獨立的。但是,俄横加干涉,給他們套上新枷鎖:一九一八年五日一日導演成立「土耳其斯坦自治蘇維埃共和國」,打擊分離份子和民族主義份子。

列寧在一九一九年滿意地說:「與土耳其斯坦人民建立正確的關係,對於蘇聯有世界性的歷史重要意義,絕非誇大其辭」。到一九二三年,史達林更聲言:「從東方革命這個觀念看來,上耳其斯坦是最重要的一個蘇維埃共和國 ……目前的工作,在把土耳其斯坦變為一個模範共和國,變為東方革命的前進基地」。於是,中亞開始櫥窗化,對其南方的同教國家和東方的我國新疆,發生了誘騙作用;而俄共所訓練的阿拉伯系統的共產黨也由中亞潛回本國去為俄共擴展勢力。

但是,土耳其斯坦自治共和國給人的印象是散漫籠統,中亞各族不表滿意,有的甚至主張聯合反抗並瓦解此一國家,以達各族獨立。俄共乃於一九三四年「順應民情」下令解散這個自治共和國,實行分而治之政策,變出來的是五個「加盟共和國」——哈薩克、土庫曼、塔吉克、烏孜別克、克爾吉斯,統由「蘇聯」中央直接擺佈了。

中亞的政治變化,是出於「自願」嗎?是和蘇聯憲法規定相符合嗎?

 

3、卡累利亞 ·芬蘭共和國的悲劇——在蘇聯各「加盟共和國」中,遭遇最慘,莫過於「卡累利亞﹒芬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蘇聯憲法上沒有「加盟共和國」降級的規定,而它卻遭遇到了!

卡累利亞﹒芬蘭,原是芬蘭的東部領土,但以海盜盤據帝俄佔有,一直無法物歸原主。到帝俄倒臺時,芬蘭打算趁機收回;但是,俄共卻在該地成立「卡累利亞﹒芬蘭自治共和國」當作武器,把「大芬蘭主義」擋了回去。而且,不僅擋了 "大芬蘭主義 ",還進一步把它當作櫥窗來誘騙芬蘭人向蘇俄靠攏。芬蘭人不肯再入俄國牢籠,極力講求自強。俄共是新帝國主義者,不容弱小存在,乃在一九三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對芬蘭發動了血腥的侵略戰爭。並且為了使芬蘭投降,聲言將把卡累利亞﹒芬蘭自治共和國取消,歸還給芬蘭政府。因芬蘭政府不加理會,俄共乃又搞出「兩個芬蘭」把戲,在太利約基建立一個「芬蘭人民政府」,做為「以芬蘭人滅亡芬蘭」的工具,和將來交涉的物件。這套卑鄙的把戲,立即引起全芬蘭人民的痛恨,他們奮其愛國的大勇,運用滑雪專長,在大雪漫天的戰場上把俄軍打個落花流水。俄共為了維持他「不敗的紅軍」神話,乃出動飛機用「莫洛夫筆筒」(就是小型汽油彈)火燒赫爾辛基。把芬蘭人燒得亂了手腳。俄共陸軍也趁機捲土重來又攻入芬蘭領土。芬蘭原無戰爭準備,又無外力支援,自然無法長期作戰,只好言和了。俄共毫不臉紅地拿走了卡累利亞地峽以東的芬蘭領土和維堡港而去。同時,為了掩人耳目,又把卡累利亞﹒芬蘭自治共和國升級為「卡累利亞芬蘭共和國」,列入蘇俄聯邦共和國之一。芬蘭人當然忍不住這口氣,要尋找機會收回失土。到德蘇戰爭爆發,他們也動手了,打得俄軍大敗而逃,芬蘭人搗毀了「卡累利亞﹒芬蘭共和國」惑人欺世的櫥窗,也收回了維堡港。但是,到一九四四年德軍在兩面受敵下敗勢形成,英美替俄軍解除了重擔,俄軍又把屠刀伸向了芬蘭。俄軍除了攫定卡累利亞地峽以東的土地和維堡港,還把芬蘭在波羅的海唯一的大軍港波爾卡拉強行租佔了。

但是,芬蘭人仍不肯向蘇俄靠攏,而芬蘭共產黨的發展也因芬蘭人民普遍恨怨俄共而進度緩慢,一時不可能代替俄共滅亡芬蘭。俄共精打細算認為維持一個「加盟共和國」的開銷太大,決計在卡累利亞共和國身上撙節費用,移供芬蘭共產黨「有錢能使鬼推磨」,加強對芬蘭政府的顛覆活動。「有錢能使鬼推磨」,俄共得逞了。因此,到戰後即大量向卡累利亞地區移殖俄人,作為實際的佔領。到一九五六年,時機成熟,乃在七月十五日由蘇聯最高蘇維埃發佈命令:卡累利亞﹒芬蘭共和國的人口,俄人已佔百分之七十,即改為「卡累利亞自治共和國」併入俄羅斯共和國!這就是說:卡累利亞地峽以東的芬蘭人都變成「蘇聯人」而歸於俄化了。

請看,這個「國家」地位的升降,人口的變動,都是出自該「國家」的「自願」嗎?

 

4、烏克蘭被兼併 ——從歷史上看,因為俄國人一貫說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是「三個兄弟民族」,至一般人都認為他們是並肩一體的;到一九四五年蘇俄將烏克蘭和白俄羅斯拖入聯合之後,烏克蘭更好像是一個在蘇聯中的獨立自主國家了。但是,事實卻正和這些表面文章相反。

烏克蘭,原本不是一個民族的「名詞」,而是以基輔為中 心的德涅伯河流域的地方名字。那地方的原住民是屬於鮮卑血統的王族、即通常所說的「克薩克人」,在七世紀統治俄國,烏克蘭地方的「王雜子帝國」( khazar)就是由他們建立的。當九世紀海盜盧立克建立諾夫格勒公國(俄國的前身)後,其弟奧利格率俄人南侵基輔時,烏克蘭人就被迫逃至德涅伯河右岸,而和波蘭人發生接觸,並不斷驅逐俄寇收復失土;但因領導無人來達到目的。波蘭人就強迫他們做奴隸;他們又時常集結成群殺害波蘭地主,搶救農奴。波蘭政府乃在一六三八年派兵佔該烏克蘭全境,取消烏克蘭人的自治權,加以全面奴役。烏克蘭首領薩克達赤連,在一六五O年向俄國求救,請求俄國出兵,烏克蘭人內應,合力驅逐波蘭人。俄國認為有利可圖,乃在一六五四年對波蘭宣戰。瑞典也受了薩克達赤連的請求,出兵為助。結果,聯軍勝利。但是,出乎薩克和全體烏克蘭人的意料,俄國竟和波蘭瓜分了烏克蘭!雙方以德涅伯河為界,基輔又入俄國掌握,烏克蘭人變成了俄國的奴隸;而烏克蘭人掙脫俄國枷鎖的奮鬥,也就一直不肯休止。

俄國人不只是把烏克蘭變成殖民地,還進一步消滅烏克蘭人的傳統。他們的策略非常毒辣:一面宣稱彼此「兄弟民族」一面全力腐蝕烏克蘭的一切。在一七二二年取消烏克蘭人的自治權,嚴禁他們集會。

更在一八七六年禁用烏克蘭語言,強迫烏克蘭人說俄語。烏克蘭知道前途黑暗,反抗 復起,但終帝俄之世掙不出俄化深淵。

一九一七年帝俄倒臺,他們認為脫離俄國桎梏的機會到來,立即展開活動,終於取得德國的支持,經一九一八年二月布勒斯特和約,取得列寧放棄烏克蘭的保證而宣告獨立。這獨立,按理是可以長期維持的;但又被俄共用卑鄙手段顛覆。

根據布勒斯特和約,波蘭也取得了獨立。但是,當德軍撤出波蘭,政府正飾署接收之際,俄共卻出兵把波蘭東部各地佔了。波蘭政府不甘再作俄奴,乃於一九二O年四月對俄宣戰,一鼓攻入基輔,把俄軍趕走。俄共趁機提起一六五四年俄人幫助烏克蘭人趕走波蘭的歷史,愚弄烏克蘭人,使烏克蘭人又把俄共認作「牧主」,和俄軍合作把波蘭軍隊趕出烏克蘭。俄共又走了帝俄老路:佔領烏克蘭不走了!同時更表演其高於帝俄的滅亡他人國家的「藝術」,導演成立「烏克蘭社會主義蘇維埃共和國」。

但是,不到二年,在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它竟被併 入以莫斯科為中心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又成了俄國的殖民地。

烏克蘭人大嘩,史達林趕緊開支票安撫:將來把割給羅馬尼亞、波蘭、捷克的土地收回來,還給烏克蘭。烏克蘭人不表興趣,史達林又在一九二四年共產國際第四次大會的「中歐及巴爾幹民族問題決議」中規定:「大會認為波蘭、捷克及羅馬尼亞的共產黨必須提出一個總口號,主張所有烏克蘭的土地應從波蘭、捷克及羅馬尼亞劃分,而與蘇維埃的烏克蘭聯合,藉此與蘇維埃聯合」,以為保證。同時,又保證給予烏克蘭在文化方面相當的自由。於是,烏克蘭乃努力去恢復遭帝俄摧殘殆盡的烏克蘭文化,烏克蘭語文復活,許多烏克蘭文書刊都印了出來。但對於政 府中的重要地位,俄共都嚴加控制,連烏克蘭的共產黨中央也一直由俄共包辦。

烏克蘭人當然不甘願受俄共統治,俄共發現「烏克蘭的復興運動不能中途阻止,由文化的民族主義一定要走到政治的民族主義」,決計再度向烏克蘭人進攻。

首先,他們尋找烏克蘭士兵「波羅特巴派」的毛病。湊巧,當時的名作家哈威諾維和教育部長蘇姆斯基 主張傾向西方爭取獨立,俄共就給他們戴上「哈威諾維主義」、「蘇姆斯基主義」的帽子,展開大屠殺。到一九二六年,更派卡崗諾維其到烏克蘭做烏克蘭共黨中央第一書記,大殺特殺。

後來,俄共秘密員警又發現烏克蘭一連串的「反動」組織,如一九二九年的「烏克蘭解放同盟」、一九三一年的「烏克蘭民族中心」、一九三三年的 「烏克蘭軍事組織」等等,這些組織一律被肅清,連烏克蘭科學院的歷史研究部也被取消了。

烏克蘭人愈挫愈堅,俄共愈殺愈廣,「烏克蘭農民委員會」被整肅了;烏共偶像,蘇聯副總理斯克來普尼克,烏克蘭總理劉普欽科都先後被迫自殺;其繼任者邦達倫科和楚巴爾都在一九三八年被捕處死;最後,烏克蘭主席彼得浴夫斯基也宣告失蹤。

這些烏克蘭的高級領袖們,死於何人之手?赫魯曉夫!因為他是一九三七年大整肅期間俄共派到烏克蘭的劊子手 ——烏克蘭共黨中央第一書紀!他到職後曾經公開聲言:「凡背叛黨國者悉遭滅絕,一人不留」,他真的作到了!

但是,烏克蘭人誓滅此獠;他們在德蘇戰爭爆發後,一面歡迎德軍,一面捉拿赫魯雪夫,赫魔拖著兩隻血手狼 狽逃出了基輔。

希特拉不讓烏克蘭獨立的政策又傷了烏克蘭人的心,他們開始發洩憎恨一切外人的民族感情,陷入兩面作戰,原本無鄉的領袖人物很快 就耗光了。到一九四五年戰爭結束,俄軍又輕易地控制了全境。

戰後的烏克蘭人,利用俄共在戰時允許烏克蘭在戰後恢復民族文化的諾言,再展開獨立運動。這運動分為兩部份:一部份是「烏克蘭化」運動,一部份是在烏克蘭和波蘭交接區域的武裝獨立運動。

俄共害怕這兩股力量形成全面化,就使用卑鄙手段來破壞:他們指爭取烏克蘭獨立的遊擊隊為「烏克蘭叛 軍」或「潘德拉黨」,以縮小對方影響。更規定:凡與遊擊隊來往者概處死刑,以孤立遊擊隊。對「烏克蘭化」運動,則把烏克蘭的三份重要刊物——「祖國」、「德涅伯河」、「蘇維埃勒諾夫」查封;再給「烏克蘭作家聯盟」戴上「資產階級民族主義的俘虜」帽子,把有名的作家如利爾斯基、森欽科、揚諾夫斯基、潘奇加以整肅。

於是,在軍隊和員警的刀口下,烏克蘭的民族獨立運動又挫折了。許多人死於非命,許多人逃往國外。但是劊子手赫魯 曉夫還不肯停止屠殺,更派其特務到外國去謀害那些漏網之魚。譬如烏克蘭獨立運動領袖之一的潘德拉——即所謂潘德拉黨領袖,在一九五 O年就逃出了烏克蘭,隱居在德國的慕尼克。但黑魔一直要置他於死地,派了四批人去暗殺,都告失敗,最後在一九五九年派出職業兇手史泰欽斯基,拿著假護照和新式毒氣槍前往德國。他先以烏克蘭民族主義作家萊伯特試驗毒氣槍效能,萊伯特以「心臟病突發」而死。到一九五九年十月十五日,史泰欽斯基進到潘德拉寓所,對著潘德拉臉部發射兩發毒氣彈,潘德拉也以「心臟病突發」死亡了。

俄共這種趕盡殺絕民族主義者的居心和殺人不見血的方法,誰能聞之而 不痛恨?!

 

5、白俄羅斯被蹂躪——白俄羅斯蘇維埃社主義共和國,是蘇聯十五個加盟國之一,也像烏克蘭一樣在聯合國駐有代表。這就使很多人發生錯覺,認為它是和俄羅斯人同血統的獨立國家。

事實上,又是恰好相反。

白俄羅斯人,如說是斯拉夫民族的一支,他應屬於血統純潔的西斯拉夫人,而與混種的東斯拉夫 ——俄羅斯人不同。他們自古以來就非常保守,既不喜歡與外族通婚,也不善於玩弄政治,一直過著地道的農民生活。因此,他們一直在政治上被俄國和波蘭爭來奪去。

他們的語文也和俄人不同,遠在俄國訂定現用字母之前二百年,他們就有了自己文字的書,在文化上是比俄羅斯人為先進而純潔的。

但是,後來他們卻被俄共蹂躪了。

在帝俄時代,沙皇想俄化白俄羅斯;但白俄羅斯人以寧肯不讀書、不做公務員的頑強態度,保存了自己。俄共基於這個教訓,就政變策略:不讓白俄羅斯人有活動餘地,把他們圈起來!俄共在一九二一年元月十六日給白俄羅斯成立「白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但並不把原屬於白俄羅斯人的全部領土劃入,只給予四分之一,約二萬平方英里僅包括一百五十萬人口。

一九二四年三月三日,俄共下令「蘇聯境內所有白俄羅斯人口佔多數的領土應即統一」,白俄羅斯領土不久增到四萬二千平方英里,人口到達四百二十萬。

一九二六年十二月六日,俄共又給白俄羅斯增加六千平方英里 土地和八萬人口。

一九三九年九月廿八日,俄德瓜分波蘭,將白俄羅斯與西白俄羅斯合併,土地共達到八萬平方英里,人口增至一千萬。

俄共對白俄羅斯人的迫害,首先是勒令白俄羅斯共產黨展開階級鬥爭。但白俄羅斯共產黨回報是:「白俄羅斯國內並無資產階級的存在」。

接著,俄共指令一個叫做斯茲普洛的白俄羅斯教員,用俄文寫了封信給村蘇維埃。立刻引起保守的白俄羅斯人的反感,大家一致排斥他,認為他應用白俄羅斯文寫信而不應用俄文。斯茲普洛向莫斯科「真理報」訴苦,俄共中央立刻出頭打擊白俄羅斯,斥之為「犯了有利於階級敵人的錯誤」。白俄羅斯共產黨也受到「一個聯盟,一個黨」的壓力,在一九三三年十二月承認白俄羅斯的民族主義運動是主要的危險。一九三七年大整肅開始,俄共就對白俄羅斯開力:把主席齊爾夫雅可夫逼得自殺,總理哥諾戴德和共黨中央第一書記基卡諾夫槍斃!他們的罪名是:「決心要把俄國語言從各學校中排斥出去,廢除俄國的革命戲劇、俄國的優美文學和音樂。他們使白俄羅斯人民無法接受俄羅斯人無盡的文化寶藏」……

於是俄文俄語自一九三八年開始被強加於白俄羅斯人生活中,白俄羅斯在文化上也迅速被赤化了。

在這同時,俄共又運用白俄羅斯的民族英推式的作家 ——可拉斯和古巴拉,來染紅白俄羅斯人的靈魂。

這兩個作家,在帝俄時代以反對波蘭統治而出名,後來成了俄共工具。

俄共要瓜分波蘭,可拉斯就寫詩大聲疾呼:「我們的鄉土已被外國強盜分裂 ………連同他們的邊界一齊滾出去!打倒他們的村寨!田園和森林都是我們的!讓我們本著一條心,一個意志站立起來吧,幸福和自由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的!我們被驅逐離開我們的家鄉已太久了!」於是,俄共獲得了對波蘭勒索的資本,而合併了西白俄羅斯。

 

6、波羅的海三國的悲劇 ——波羅的海三小國: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是蘇聯十五個加盟共和國中間的三個。這三個國家的現狀,俄共說是「革命的結果」,實際上,都是俄國殖民政策的產品。

這三個國家的人民,大都是「小白俄羅斯人」,其開化早於俄羅斯,從德國和欽察汗大帝國手中脫出也先於俄羅斯。遠在一三八六年,立陶宛的大公詹葛籣,在波蘭支持下脫出德意志的掌握宣告獨立。其勢力由波羅的海直達德涅伯河流域。欽察汗大帝國無力干涉,很多俄人都逃亡到那裡求取保護,無形中幫助了俄國的復興。

到十六世紀,日爾曼的武裝宗教團又在波羅的海沿岸的利伏尼亞,造成「利伏尼亞戰爭」。利伏尼亞當局不肯墮落為俄國殖民地,乃採取以夷制夷策略,把愛沙尼亞贈給瑞典,把利伏尼亞並入立陶宛,阿塞爾地方則讓予丹麥,僅留下荷蘭一帶以自保。於是瑞典和波蘭要求俄國停止進攻,但俄伊凡不允,瑞典和波蘭乃挺身參戰。一打打了二十年,俄國敗北,遂退出立陶宛和所佔土地而媾和了。

但是,伊凡的侵略野心反而益張,他強調「波羅的海為俄羅斯和西歐交通的關鍵,也是俄國的生命線」,要他的子孫加以攫取。

伊凡之後彼得大帝在一七 OO年發動「北方戰爭」——誘引波蘭王奧古斯都第二、丹麥王腓特烈第四「瓜分瑞典」。他讓丹麥先動手,丹麥失敗;他又讓波蘭接力,波蘭被滅亡;最後他才向疲憊的瑞典軍隊進攻,瑞典敗退了。俄國乃從容囊括波羅的海東岸;並將首都遷到彼得堡,以為鎮護。但彼得為討好德國,對於在波羅的海三國境內的德國勢力並未清除。於是俄、德兩重統治三小國的局面,一直維持到俄皇亞力山大三世才告結束。亞力山大三世把日爾曼人趕走,對三小國展開了正式的俄化工作,而三小國的民族主義運動也被壓迫出來了。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三小國認為復興機會到來,他們回應德軍,把俄國連同他們的血腥政策一齊驅走。德國也樂於幫助他們,在布勒斯特和約中,為他們爭取到列寧承認的獨立地位和保證,他們也就真正獨立了。其後,蘇俄又在一九二六年九月二十日和立陶宛、一九三二年二月五日和拉脫維亞、一九一二一年五月四日和愛沙尼亞訂立「互不侵犯協定」。

但是,俄共之無信較帝俄為甚。他們是把「互不侵犯」條約當作捆綁和孤立對方的武器來運用,當你真孤立之後,他就不再尊重他自己和你訂的條約而來侵犯你了。

首先,他們在三小國的留俄人口(約二十餘萬)中組織共黨核心,加以訓練,再派遣他們以難民姿態「回國」。回到各國後即發展共黨組織,指責各國政府「反民主」,宣揚「蘇俄好」。於是,「內奸」勢力日漸養成。

之後,到一九三九俄德瓜分波蘭,三小國完全孤立,史達林有恃無恐,乃於一九四 O年八月揮軍入侵三小國,在「內奸」的響應下,不出一周就把三國佔了。

最後,扶持三小國共黨執政,而後「投票自決」加入蘇聯,又成了俄國殖民地。

三小國一入蘇俄殖民帝國的樊籠,俄共就開始動手術消滅其傳統。

 俄共修改三小國的歷史:關於立陶宛,從一四一 O年俄軍和立陶宛合力抵抗日爾曼的「但累堡之戰」講起,強調日爾曼立陶宛為敵,而俄國則是立陶宛的朋友「救主」。關於拉脫維亞,他們把民族英雄拉奇普塞斯反抗「黑武士」的傳統說法變為蘇維埃反抗「反動勢力」。關於愛沙尼亞,他們把民族紀事詩「卡尼維波格」中的卡尼維波格解釋為俄、愛通好的先驅。

在教課書方面,「民族形式,社會主義內容」變成「波羅的海形式俄羅斯內容」。

俄羅斯人質、量並重地移入三國,三國的機關首長都由三國人擔任,但三國共產黨中央的第二書記卻 都是俄人。當然,許多控制性決策性的職位以及員警首長,也都由俄人擔任。同時將三小國人口大量移殖到荒涼的鮮卑利亞。

俄文和三小國文字並用,而「一種字母」的發展卻一天天明顯起來。

總之,無論從那方面探討,波羅的海三小國實不啻已陸續沉入俄國的地殼之中,業已重返亞力山大三世時代的黑暗時期。

 

7、「影子國家」摩爾達維亞 ——在蘇聯十五個加盟共和國中,有一個叫做「摩爾達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它被辱為「影子國家」,也就是等於實際不存在的國家。這個國家是在一九二四年十月十二日成立的,當時是一個屬於烏克蘭的「自治共和國」;其人口成份是:烏克蘭人佔百分之四十八點五、俄羅斯人佔百分之八點五、猶太人佔百分之八點五,所謂摩爾達維亞人僅佔百分之二十。五十萬人口僅有共產黨員六百人,而其中能操摩爾達維亞語的不到二十個;所選舉出來的村蘇維埃主席都是篤信宗教的農民。

俄共為什麼要成立這樣一個「自治共和國」?一九四 O年八月二日蘇俄官方解釋說是:為了宣傳!

對誰宣傳?對羅馬尼亞。尤其是對俄、羅爭奪的比薩拉北亞和北布哥維納二省。一九四 O年六月,俄共以閃電攻勢打敗羅馬尼亞後,便把該二省割奪而併入摩爾達維亞,且將之由「自治共和國」升為「加盟共和國」。

摩爾達維亞並不是一個真存在的國家,他的一切業已俄化。

 

8、外高加索三國的命運——外高加索三國就是喬治亞、亞美尼亞和亞塞爾拜疆。關於該三國淪為俄國殖民地的經過,我們在前面已經說明,茲不再贅。現在,我們僅談前蘇聯時期的狀況。

在三國之中,過去和現在最有助於前蘇聯帝國主義的,首推亞美尼亞。它在一 O六二年救過俄國,在前蘇聯則是俄共分化和敲詐土耳其的資本和進出中近東的工具。

因為,亞美尼亞人來自土耳其,尚有百萬以上人口居留土耳其境內,每遇風潮,土耳其政府既實施壓制。他們足以成為俄共曾經禍亂土耳其的媒介和將來出兵土耳其的藉口。因此,俄共不急於消滅亞美尼亞的一切,而把它當作櫥窗來運用,以誘引土耳其境內亞美尼亞人的向心力。

俄共在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宣佈允許亞美尼亞人「自由的全民投票」,以形容土耳其的「反民主」。其後又宣佈允許亞美尼亞人到土耳其東安托尼亞故鄉去,以形容土耳其霸佔亞美尼亞故上,土耳其不許俄境亞美尼亞人入境後,俄共就號召土境亞美尼亞人到蘇俄「自己的國家」來,以製造土耳其的不安。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俄共更正式頒佈命令,規定所有亞美尼亞人願回「祖國」者,可由國家給予津貼,並免除一切捐稅。一九四六年七月又頒佈命令,規定任何一個「歸國」的亞美尼亞人,只要一進俄境,就自動地成為蘇聯公民;回國的亞美尼亞家庭,倘若居住鄉村,可得二千五百盧布的長期貸款;如居住城市,則可貸得三千盧布。這就吸引了八萬到九萬的人口進入俄境,對蘇俄當時的人力缺乏有甚大補助。而其中一萬六千名兒童,更被俄共視為至寶,他們成立學校來赤化那些孩子,俾將來作為俄共接收土耳其北部領土的先鋒。

俄共在亞美尼亞大興土木,修築起十幾個新的城市,那些城市的名字都是土耳其東安托尼亞和南安托尼亞境內城名的翻版,藉以刺激亞美尼亞人的感情,而立志奪回在土耳其的故土。

對於亞美尼亞人的靈魂俄共也不放鬆,他們告訴亞美尼亞人:亞美尼亞蘇維埃共和國,在亞美尼亞歷史上是開天闢地而且登峰造極的國家,人人都該愛護它,不可再存幻想。

在策略上,俄共是把亞美尼亞變成「二重人格者」來運用的:對外是亞美尼亞民族主義者,對內是蘇聯的順民。這就十足地把俄共滅絕弱小民族的嘴臉暴露了。

喬治亞,是史達林的故國,但它的遭遇更是特殊。林?就是史達林。

史達林整喬治亞的藉口很多,但主要的是:一九一八年建立喬治亞的是孟什維克,而他則是布爾什維克。

從一九二一年二月初俄軍攻入喬治亞,到二月二十五日成立喬治亞蘇維埃社會土義共和國,史達林殺死二千七百鄉個高級知識份子,使喬治亞大傷元氣。

一九二四年八月二十七日杜契利錳礦工人起來革史達林的命,五天之內史達林竟殺了三千多人,使喬治亞陷於恐怖之中。

一九三六年,史達林在全蘇聯展開大整肅之前,先收拾喬治亞老布爾什維克。就因為那些人知道史達林的秘密:他是修道院的逃亡者和打家劫舍的強盜出身。史達林的老友,當時在喬治亞身兼數要職的孟底凡尼、托羅謝尼得茲、諾格洛布尼什維尼、麥卡拉底茲等人,都在一九三七年被公開處死;和史達林同在蘇聯中央任職的奧爾德尼吉德茲和葉紐基德茲也同時送了命。

地位那樣高的一群人都倒下去了,一般的喬治亞人在史達林爪牙的控制下,怎能不做唯唯諾諾的順民?於是,俄化運動就順理成章地在喬治亞出了籠。許多俄國人也就乘潮而來,成為權貴。到一九四七年,喬治亞的八百所中學,已經有三百所屬於俄國人;到一九五四年則全部俄化,喬治亞的民族主義幾乎無影無蹤了。

在策略上,喬治亞也和亞美尼亞同樣被運用:對外做擴張工具,對內做俄共的順民。俄共希望喬洽亞能替他取得土耳其境內喬治亞人的傾心和土耳其黑海沿岸一百七十英里長的土地。對這塊土地,三十多年來他們一直嘵嘵不休。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十四,第比裡斯「共產黨人」日報發表「我們對土耳其的合法要求」長文,公開表白了他們的謀奪土耳其領土,而以喬治亞為墊腳石的野心。只是此一目的未能實現而已。

蘇共經營亞塞爾拜疆,所付代價雖然高於亞美尼亞和喬治亞兩國,但他們對亞塞爾拜疆的要求卻也高於以上二國。因為,亞美尼亞和喬治亞對外吸引物件是 土耳其,而亞塞爾拜疆的物件是伊朗,任務較為艱巨。亞塞爾拜疆乃伊朗土池,俄國靠戰爭手段割走,不僅要永久吞併它,還希望運用它兼併伊朗。

俄國侵略伊朗始自一七二三年,當年彼得大帝命令他的大將馬特友什金攻略伊朗,佔領今天亞塞爾拜疆的首都巴庫;當時彼得稱巴庫為「我們整個事業的基礎」,可見他是如何重視該地了。但伊朗人在十二年後雪恥復仇,把巴庫收了回去。到一八0六年,俄國齊齊亞諾夫親王又率軍加以攻佔。其後,巴庫就未能再行翻身。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巴庫地區發現石油,俄國立即大量移殖俄人,從事開發。俄化運動也就雷厲風行地展開,其情形可由下列事實看出:

A、一九0五年巴庫人口共十八萬,其中「波斯的韃靼人」(即亞塞爾拜疆原住民)佔 七萬二千人,亞美尼亞人佔三萬四千人,而俄國人竟佔七萬四千人。

B、一九0四年至一九0七年之間,巴庫出版的報紙共有八種,其中用俄文印的多達四種,用亞美尼亞文印的有三種,用波斯文印的僅只一種。

到帝俄倒台之後,亞塞爾拜疆人認為獨立機會到來,立即在甘薩成立「亞塞爾民族主義黨」——又名「平等黨」,主張脫離俄國實行獨立。俄共口喊自由卻依然要坐在亞塞爾民族的頭上,不惟不許獨立,還在巴庫成立「巴庫公社」把人民組織起來。這個公社雖在一九一八年九月被右翼社會革命派打垮,其領導集團的二十六名「人民委員」又在逃回俄國途中被殺;但俄共之殘暴不仁較之帝俄貴族尤甚。他們罔顧亞塞爾拜然人民的願望,竟在一九二 0年四月出兵攻佔巴庫,在大殺一番之後成立起「亞塞爾拜疆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傀儡政權,又把亞塞爾拜疆人民牢籠起來。亞塞爾拜疆共產黨起來反對俄共硬加給他們的「俄國工業殖民的犧牲者」的命運。但俄共連「兄弟黨」的情義都不顧,又用屠殺給鎮壓下來。關於這次屠殺的情形,一九三七年擔任亞塞爾拜疆共黨第一書記的巴基諾夫曾經指出說:「從亞塞爾拜疆共產黨組織成立的那一天起,民族主義偏差者即用盡各種手段,來阻撓一個堅若磐石的布爾什維克黨的形成。忠於列寧和史達林的巴庫布爾什維克黨人,對民族主義偏差者的活動,曾發動有力的鬥爭。……」這其間,俄共有名的劊子手基諾夫曾在亞塞爾拜疆做了五年職業兇手;到一九三二年,貝利亞又去大顯身手,他居然以亞塞爾拜疆的殺人成績為基礎,一躍而為全蘇聯殺人魔王。

把亞塞爾拜疆人的頭割了下來之後,俄共就驅趕他們向伊朗作政治進軍。大批經過訓練的人口,滲入伊朗的亞塞爾拜疆省,宣揚「蘇聯好」,引誘伊朗亞塞爾拜疆人加入共產黨或逃回「祖國」,以製造伊朗的分裂。

一九四一年德蘇戰爭爆發後,為了維持英美對蘇的中東供應線,俄軍出兵佔了伊朗的北部領土。俄共便把大批亞塞爾拜疆共黨送進伊朗北部,製造「亞塞爾拜疆界人大團結」的聯合運動,很快地建立起一所大學和一個亞塞爾拜疆博物館,藉以赤化伊朗籍的亞塞爾拜疆青年和製造「獨立感」。同時,用亞塞爾拜疆文印刷的書刊大量地由蘇俄運入伊朗。很多伊朗亞塞爾拜疆作家被引誘到巴庫去觀光,回國之後千篇一津地形容巴庫是「天堂」,是亞塞爾拜疆的心臟和「生命之泉」。接著,一個俄式的「獨立」的伊朗亞塞爾拜疆政府便宣告誕生;而且同德黑蘭斷絕了來往,俄共當真把伊朗分裂了。

伊朗政府自然不能容忍,乃在一九四五年向聯合國控訴蘇俄侵略。俄共怕引起全世界的責難而影響他對世界的陰謀,便在一九四六年撤出伊朗,它所樹立的傀儡亞塞爾拜疆政權,也就迅速地土崩瓦解了。

許多亞塞爾拜疆共產黨都攜家帶眷逃往俄境,俄共把他安置在巴庫的好房子裡,給予最好的衣食待遇,當作後備力量儲蓄起來。這是「養兵千日」,自然是為了有一天「用兵一時」。因此,俄共作為其後二十多年伊朗動盪不安的原因,也就不言而喻了。

 

9、中亞五國的災難 ——中央亞細亞,自西元一七三四年到一八九一年被俄國征服之後,中亞各族就在俄國的俄化政策下被奴役和變質,漸漸失去傳統文化和居於多數的地位,而淪入種族被消滅的深淵。

他們從未被授予自治權利或敢於奢談獨立,只能乖乖地做「俄國人」。到一九一七年,帝俄倒台,獨立機會到來,中亞各族自不免興起獨立念頭;但在政治上被統治過久,又缺乏領導人才,欲起無方。而俄共又適時繼承起帝俄對中亞的卑鄙傳統,施用「障眼法」:以「順應民意」為藉口成立起「土耳其斯坦自治共和國」,對內繼續統治中亞各族並摧殘各民族主義分子,對外則做為對阿拉伯國家的展覽櫥窗,以引誘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和我國新疆的回教徒對其傾心。

到各族真想脫離俄國的民族主義分子被殺光之後,為了防止中亞各族真正結成一體,俄共便採取分而治之的策略,把「土耳其斯坦自治共和國」劃分為五個「加盟共和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土庫曼,一併加入蘇聯。

這樣分為五個「獨立國」,在對外宣傳上當然會形成對蘇俄有利的影響。因為,在伊胡和阿富汗的土庫曼人,不能不對「土庫曼人自己的國家」——「土庫曼共和國」發生嚮往;在阿富汗的烏茲別克人,不能不關心「烏茲別克共和國」的發展情形;在新疆的哈薩克人和吉爾吉斯人,也無法不受「哈薩克共和國」和「吉爾吉斯共和國」的引誘和煽動。

在對內方面,分而治之以後,俄羅斯人的優勢地位也就鞏固下來。任何足以形成反抗蘇俄的地方同盟,自然都無法出現。而且,一種嚴格分隔措施,把中亞各族隔成陌路人,連作家甚至新聞記者都不准互相往來,使他們站在各自的立場而以俄羅斯人為中心。因此,經過改寫的各族歷史,都是對俄共的統治有利的,卻也笑話百出。

俄羅斯人更編了不少神話,欺騙各民族:他們說俄羅斯是中亞的開天闢地者,是中亞各族的「老大哥」。這「老大哥」瞎話被各族接受後,他們就不再敵視俄人,而俄人也就順理成章地來享受他們的權利。於是,所有中亞五國的中央要職都由「老大哥」出任,內政部和保安機構更非「老大哥」控制不可,地方檢察官更要「老大哥」擔任才能公平,國家計畫自然非由「老大哥」提供經驗不可,……俄羅斯人成了中亞的主人,中亞也就自然不再是中亞各族的天下了。

當然,俄羅斯更要大量向中亞殖民,以為實際佔領。就以哈薩克為例:一九二六年,哈族在哈薩克全部人口中佔百分之五十七,俄人佔百分之十九點八;但到一九三九年,哈族就降為百分之四十二,而俄則上升到百分之四十四。

俄羅斯本來就是「雙料帝國主義」(列寧和史達林均曾如此說),而俄共比帝俄尤為變本加厲。自俄共當政以來,蘇俄國內民族已由一百七十八個降到五十四個,一百二十多個小族都煙消火滅了!只不過,列寧和史達林是在「革命的名義下」,來消滅他人的民族和國家的。

第二十二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