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期首頁

 

反革命份子」陳蔚森


又一則不大好聽的故事

陳世忠

 

 

我在大陸服刑期間遇到形形色色的犯人。我們黑龍江省嫩江農場七分場三中隊的勞改犯則是清一色的反革命份子。其中有相當一部份是大學生,由於被打成右派份子,後來被逮捕,升級為反革命份子。

撥亂反正時期,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江華有一句名言:「沒有前三年,哪里有後兩年呢?」因此,這些人絕大多數都獲得了平反,錯劃右派問題也得以改正。他們是雙重蒙冤者。

值此反右運動五十周年之際,我的思緒萬千,這裡只想講一個難友,他的名字是陳蔚森。我不知道陳蔚森現在在哪里,甚至連他是否還在人間我也不知道。因為,在人民監獄裡的勞改犯的命運是悲慘的。我親眼見到多少自殺,被殺,被處決,由於工傷事故而死的犯人。讀到「夾邊溝的紀事」更是觸景生情,感同身受。

陳蔚森是江蘇省宿縣人。他的父親是國民黨軍官(連級幹部),曾經被解放軍俘虜,後來中共為了瓦解敵人,採取攻心戰術,把他和其他俘虜一起釋放。

國民黨節節敗退時,陳蔚森的父親隨著部隊撤退到臺灣,從此毫無音信。留下了老婆兒子在大陸。作為反革命軍官的家屬,他們的日子是可想而知的加倍難過。說老實話,即使想改嫁也未必有人敢要她。母子二人相依為命,苦度光陰。陳蔚森成了媽媽的唯一希望和依靠。

陳蔚森刻苦讀書,居然考上了北京師範大學數學系,真是天大的喜事,媽媽感到無限欣慰。可是好景不長,共產黨號召大家向黨提意見,幫助黨整風,以利於改進工作。當時的大學生幾乎沒有不被捲入這個「整風運動」的,你想當逍遙派也不行,黨團組織會再三動員你發言的。可是沒過幾個月,風向變了,引蛇出洞的戰術奏效了,共產黨的反擊開始了。整風運動變成了反右運動,幾十萬(一說是百萬)知識份子被打成了右派。其實,現在回顧當時的所謂右派言論,有很大一部份是冤枉裡的冤枉。有的乾脆就是為了湊數湊百分比的。

單說陳蔚森,作為國民黨軍官的兒子,當然是在劫難逃,他被送去勞教。一夜之間,生活出現了天地的變化。由於如此意外的刺激,他顯得語無倫次,精神失常。公安局懷疑他是裝瘋,就開始「考驗」他。由公安人員帶著他開車到北京,當汽車開到靠近大學城的時候,陳蔚森忽然變得高興起來,因為他認識路,他以為警車正開向北京師範大學,他以為組織上念他年幼無知,對他寬大處理,要把他送回學校,讓他繼續讀書哩!他這一高興不要緊,公安局達到了測試他的目的:他沒有精神病,純屬假瘋,於是把他送回勞教隊,繼續勞教。他的最後一線希望破滅了。但是他的災難還遠沒有結束。

在勞教所,他被迫超強度的體力勞動,和所有的右派份子一樣,短短幾個月的時間,生活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看不到出頭之日。他懷念大學生活,思念遠在宿縣的孤苦伶仃的老母親。當時他還是不滿二十歲的小夥子,天真,單純……他幾次向管教隊長提出申請,想回家看看母親(勞教人員是可以請假回家的),可是都被拒絕了。

陳蔚森思母心切,還是不死心,有一天在野外勞動時,他又向隊長提出回家看望媽媽的請求。隊長看看他,沒好氣地說:「你走吧!」陳蔚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喜出望外,將信將疑地問:「真的嗎?那麼我走了!」「你走吧!」

陳蔚森又問了一遍,得到的還是同樣的答復。

儘管將信將疑,儘管喜出望外,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陳蔚森終於走了,回家看媽媽的願望太強烈了,身處逆境的人往往會往好處想,或許真有從天上掉餡餅的時候啊!更重要的是,他從來也想不到,人心有時竟然會那麼壞,那麼歹毒!

陳蔚森真的走了,從從容容地走了,離開了勞動現場,什麼也沒有拿,只要離開這鬼地方就行,很快可以見到媽媽了呀!

陳蔚森剛走出不遠,就被隊長帶著武裝人員開車攆上了,頓時把他五花大綁,押回了勞教所,過不多久,他被押上人民法庭,以不服從改造,企圖越獄逃跑的罪名被定性為反革命,判刑十年。他就是這樣投入了咱們中國的古拉格群島的。

在勞改隊,陳蔚森沈默寡言,很少有高興的時候。只是老老實實地幹活,接受所謂的改造。成天迷迷糊糊的,因此大夥兒管他叫「迷糊」。

1969415日,李植榮被殺害時,他也是130名在場的犯人之一,由於打草現場很大(長500米,寬300米左右),他是否看到了故意殺人的過程,我不知道,也從來沒有問過他。一個月以後,犯人大轉移,我被分到了一分場,他好像是到三棵樹農場。那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回憶往事,我唯一替陳蔚森慶倖的是,他的管教隊長畢竟沒有殺害李植榮的兇手王忠全那樣狠毒。

李植榮是奉命走出警戒線,陳蔚森是隊長「批准」他離開勞教所回家,兩人都是「走」出勞動現場,沒有絲毫逃跑的跡象。接下來則是李植榮被擊中腹部,奄奄一息的他被當眾宣佈「已被擊斃」。陳蔚森則僅僅被抓回來,判刑勞改。兩者的共同之處在於,事後都成了典型,被用來警告犯人:只許老老實實,不許亂說亂動。企圖逃跑者且看李植榮和陳蔚森的下場。其次,告訴廣大幹警和軍人,這些階級敵人是什麼事都幹得出來的,是隨時可能越獄逃跑的,不久前被捉拿歸案的陳蔚森和被當場擊斃的李植榮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因此,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千萬不要放鬆革命的警惕性。王忠全同志和那位勞教隊長就是廣大軍人和公安幹警的學習榜樣。

第二十二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