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期首頁

一群愛國者的昨天和今天


為紀念反右五十周年和抗日戰爭七十周年而作

張先癡

 

編者按:這也是一位七十老人所寫的文章,他告訴了我們真實的歷史,和應該真正去愛的國家,還有,就是他們青年時代的被誘騙……。然而,他的許多同齡人,有些直到今天,還在用他們青少年時代的眼光和認知,來為共產黨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辯護,為那個坑害了中華的馬克思主義辯解,特別是今日那些「流亡」在海外的共產黨改良派們,就是那些至今還在因為自己曾經身為「共產黨專制體制內」而驕傲的一群……

一個人如果一輩子都在固守自己年少時對世界和世事的看法,並永遠以之來評斷歷史和現實,那蓋是怎樣的可悲!因為,這至少說明,你這一輩子都沒有進步,一輩子都沒有真正地成長和成熟起來……。

 

人們常常說,童年是幸福的。我們童年的夢幻被曰本飛機扔下的炸彈炸碎,接踵而來的是父母牽著我們的小手奔波在「逃難」的旅途,由南京「逃」到武漢,再由武漢「逃」到當年的大後方。我們至今記得父輩教做的第一件正經事,便是怎樣將一塊布捆成一個小包袱,又怎樣將家中的細軟納入其中,又怎樣背上它逃過日本人在身後的追趕。那時,父輩們的態度是那樣嚴肅,語氣中蘊含著悲憤,給我們幼小的心靈中刻下的印象是,我們的生活裡,不再有輕佻的兒戲。

在重慶,我家住在江北,公園本該是孩子們玩耍的天堂,然而,跨進江北公園的大門,第一眼看到的卻是一個像一座古塔般粗大的炸彈模型,它警告人們說:「它隨時都可能在我們身邊爆炸」。因此,那淒厲哀號的警報聲把一家老小驅趕到防空洞裡面。永遠忘不了進入洞中時大人們那一張張咬緊牙關的臉,寫滿了屈辱也寫滿了對侵略者的仇恨。

有炸彈在洞外爆炸,洞裡能感到地動山搖的震撼,小妹妹因驚嚇而號哭,母親用手捂住小妹的嘴,她可能不願意讓日本人知道中國人在恐懼……我在防空洞裡呆過半小時、一小時甚至半天、乃至一整天,我從來沒聽見有一個人在洞裡輕浮地開玩笑,沒有人爭吵,也沒人發牢騷吊二話。似乎人們都知道,我們唯一的選擇便是團結對敵,我們的政府正全力以赴地領導著人民抗擊侵略者,我們的許多英雄正在為捍衛這個偉大民族的尊嚴而拋灑熱血……

除了在洞內耳聞爆炸聲外,出洞後還得目睹那些被炸成殘垣斷壁的街道,甚至炸飛到電線杆上懸掛著的手足殘肢,那是我們民族的血肉之軀。如果說人生是一座大課堂,我相信世界上沒有比這些更刻骨銘心的場景,能啟迪一個成長中的孩子。對我們這代人而言,這也許比學校傳授的文化知識更為重要。

我和同學們常常在課外時間為前方戰士募捐寒衣,到醫院給傷兵們表演節目, 每到雙十國慶日,我們都會興高采烈地湧向街頭,遊行示威,情緒激動地用尖細的童聲呼喊著:「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國家至上,民族至上!」等口號,用我們幼小的心靈,去接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個愛國主義美德的滋潤。

進入初中,我們更感受到國家的恩惠,國民政府在承受巨額戰爭費用的壓力下,仍然給中學生以全額公費的待遇,不僅不交納學雜費用,而且服裝、伙食都由國家支付。當然,國難當頭,物資匱乏,生活過得十分艱苦,常年的主食是玉米粥,主要的蔬菜是黃豆芽,沒有肉,很少油,穿的是粗布衣服。但是,服飾上的寒酸並不妨礙一代中國男子漢的茁壯成長。

每一個學生都會唱《松花江上》這首催人淚下的歌,它能讓全校同學哽咽啜泣,陶冶中的愛國主義情操在我們心裡根深蒂固;有一位被譽為神童的小書法家,校內校外找他索字的人絡繹不絕,而他贈出的字,翻來覆去的都是岳飛那流芳百世的「還我河山」。這四個龍飛鳳舞的字,難道不是我中華民族向日本侵略者討還血債的吶喊麼?

生平第一個不眠之夜,就是在日本投降的那個晚上度過的,幾個陶醉在興奮中的小夥伴,或者倚在操場邊的雙杠旁,或者蹲在單杠下的沙坑邊,聆聽著城裡傳來的此起彼伏的鞭炮聲,那是一曲中國特色的交響樂,一曲中國人通宵達旦的大歡唱,直到所有的商店不再剩有一粒炮竹的存貨……那是我中華民族笑得最甜最美的一夜。

有人說,一個人的童年教育將決定他終生的命運,此話看來一點不假。我們這一群在抗日峰火中成長起來的知識青年,在1949年這個國家命運大轉折的年代,已變成十七、八歲的純真青年,在「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不知天高地厚的懵懂中,共產黨用建造民主自由天堂的謊言,把我們騙成為它的門徒,我們竟然認賊作父,傷天害理,跟著共產暴徒去鬥地主,殺反革命,而我們竟真的以為在從事「解放全人類」的崇高事業。

二十多歲以後,我們嘗試著獨立思考,想到共產黨的教科書裡斬釘截鐵地說:「國民黨是假抗日、真反共」(我們無論如何也沒法顛復童年時代關於抗日的記憶);黨委書記振振有詞地宣講說:「日本投降後,蔣介石從峨眉山下來摘桃子……」(我們分明看見摘桃子的是從延安窯洞裡鑽出來的毛澤東)。我們在反思中從一場無恥的騙局中逐漸警醒,我們懷著一份助紂為虐的內疚而深深悔恨……

知識份子的獨立思考、勇於批判的精神,無疑是推行愚民政策的暴君的死敵,惱羞成怒的毛澤東乾脆撕下他自由民主的假面具,一場反右運動把目睹皇帝裸體而實話實說的孩子全部戴上了鐐銬,扔進了人間地獄。然而這一代承襲著中華文化傳統的優秀知識份子,這一代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的志士仁人,在與暴君爭奪生存歲月的拼搏中,目睹了毛澤東那遺臭萬年的下場。

今天,我們這群勇敢頑強的「偽愛國者」,都已成為七十多歲的龍鍾老人。雖然毛澤東的孝子賢孫仍然用政治高壓、新聞封鎖的惡劣手段,延續著中華民族的這場共產災難。但畢竟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了中共的偽善本質,人類邁向自由民主的步伐決不是那一小撮貪官污吏所能阻擋的。

行文至此,突然想起一首兒時喜歡高唱的進行曲,這首歌有一個令人熱血澎湃的名字:《中國不會亡》。

第二十二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