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期首頁

三民主義的溯源與追求


廿一世紀三民主義綱領草案

 寧仲康

 

編者按一位年將九旬的老人,一位三民主義的研究學者,一位曾因出版《共產黨宣言――批判》而聞名港九的中國國民革命軍老軍人,還能夠在晚歲嘔心瀝血地寫出這樣一部意出尋常的研究著述,實在是令人感慨不已。本文不易懂,涉及的知識面又極寬,倘若讀者耐心研讀,想必會有收獲。

 

引言

 

三民主義,正如中山先生說:「余維歐美之進化,凡以三大主義:曰民族、曰民權、曰民生」(1905《民報發刊詞》)等,與史前人類、古典中國「……在親親、在親民、在新民……」前後古今相輝映,貫串於整個人類社會的歷史。有人說:「一切歷史的第一個前提,……就是:「人們為了能夠創造歷史,就必須能夠生活,但是為了生活就需要衣、食、住及其他東西。」(如亞當、夏娃等吃的果子、住的園子和穿的皮毛……)。《易傳》所謂:天地之大德曰:「生」。這就是:民生主義。

「第二個事實是,……為滿足需要用的工具又引起新的需要。這種新的需要的產生是第一個歷史活動」(該隱以下第一個五世同堂的民族,稍後即首先創造和使用內含「剩餘使用價值」的生產工具)。這就是:民權主義。(天賦人權!)

「一開始就納入歷史……的第三種關係……這就是夫妻之間的關係、父母和子女之間的關係,也就是家庭。這個家庭起初是唯一的社會關係」。該隱以下第一個「五世同堂」的民族;塞特以下第一個「九世同居」的民族,相繼形成。這就是:民族主義。

這不僅為1905年孫文首次公開闡述的三位一體的三民主義提供了清澈洞明的前置導言,而且為三民主義貫串著整個人類社會生活的歷史,作出不言而諭的、簡明的闡釋。

中山先生說:「人類最先成社會,就是一個共產社會。……我們祖先的社會(始於黃帝「擒殺蚩尤」,向心內聚的神聖封建社會;始於武王「倒擊紂躬」,離心放射的神聖封建社會),一定也是共產的」(《民生主義》第二講)。

所以,原始共產社會,神聖封建社會,是三民主義的社會化連環之始。

所以,「從歷史的第一時期起,從第一批人出現時」,到眼前的近代世界文明和文化降臨以來,三民主義一直是支配人類社會生活的內在主導力量。

因而:目前的世紀之交,或將成為另一個(或第四個)公元紀年的起點。像亞當被造、黃帝出生,以及耶穌基督的降臨等三個公元紀年一樣。

但是三民主義,既來於世界就屬於世界,不僅為中華民族所專有。

三民主義是救世主義的落實,是「救國主義」,不僅只救中國而已。

 

 

第一、世界歷史精神與人類社會生活的三民主義

 

A.史前人類三民主義三代倫理社會的歷史

 

造前後,天地內外,早已就有文字記載的歷史;早已就有記載歷史的文字。

清康熙所謂:「先作形聲真主宰」。《死海殘卷》縱跨洪水的「亞蘭文」(方形寫而有些與中文通),足証其說之非妄!

有神論的宗教共同宇宙觀,「聖祖」亞伯郎或「信心之父」亞伯拉罕說:

「從我自己回溯到創造開始的年代紀錄,我一直保存到現在。……還有諸行星的知識,以及眾星辰的知識,像把這些知識透露給祖先們的那樣,我一直保存到現在」(《亞伯拉罕書》──出自埃及木乃伊)。

另外還有人補充說:「那講述創造世界、創造亞當,以及記述從那時起直到巨塔(俗稱「巴別塔」)時代止,任何發生於人類兒女之中的事情的部份,在猶太人之中早已經有了」(《以太書》──出自北美東岸紐約州,曼徹斯特附近克謨拉山)。

中共紅專工程師、修練界修士景君,被聖靈輸送到銀河系邊區,發現半經廿公里的靈體星球,完全由中子所構成。交談得知,外太空對地球瞭若指掌:該星球的每立方厘米,可放出地球十萬噸輪船的能量。

從「歷史的民族」炎黃兒女看起來,從神到神農氏之間、從上帝到黃帝之間的歷史,是標準的「史前史」。即人類第一個「公元紀年」的歷史,前後三代:

從亞當之妻(名夏娃)站在樹上、摘下禁果,夫妻吃了能看見開始,於是揭開人類「社會的歷史」的序幕。

孔子所謂:「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真儒偌個不欣崇」──康熙)。異像顯示在於「親」──夫妻之親。

從第一個人亞當到第十代人挪亞之間,首先是該隱以下第一個「五世同堂」的民族,也是世上第一個東向游離、分支而出的民族;(遠東「黎民」又是其分支遺裔的分支);殘暴兄長的故事,目前仍在喜瑪拉雅山、西藏高原的東麓流傳。

其次是塞特以下第一個「九世同居」的民族──今日世人所由而出的民族。

樹上樹下摘食果子,祖孫父子上、下間的互看互見、傳宗接代循環於無端,雙方的共同社會關係:「在親親」。即:民族主義。

洪水之後,從挪亞「八口之家」的義人家庭到「巨塔時代」(巴別塔時代)之間,首先由挪亞的「小兒子」(名「含」)創建護院式的袖珍國家,并為首任「更夫、門警」式的國家元首,國防的首要任務在對付毒蛇。接著由神獵氏寧錄(Nimrod黃帝時代所指的「應龍」,《尚書》˙大誥、君奭等所指的「寧王」By The Lord's Help)發展為「昊英之世」的原始中央王國(The First Center of His Kingdom……in Shinar)全面發揮「民拳」的功能。以對付猛獸。挪亞夫妻健在人間,成為當然的王父、王母──原始的「西王母」或「狩獵女神」,直到最後義人「百姓民族」的形成。

獵人、家人交互懸念而遠看近見,社會關係:「在親民」。即:民權主義。

從「巨塔時代」義人「百姓民族」東向流徙於黃河與長江流域。揮動斤斧、斬荊劈棘、開發耕地而定居,發明醫學、維修人身。逐漸蛻變為中華民族(古稱:有夏New Shinar)為全新的神農氏(他在耶和華面前是個勤懇的農戶)時代。

生活方式及社會關係:「在新民」。即:民生主義。

在親親、在親民、在新民,妻兒老小時常生活在樹上,異像的顯示是為「棲」。

親──棲互映、上下貫串著整個人類的史前文明。即為原始的三民主義。

(「神農氏」之前,人類社會無「戰爭」,也無仇恨。僅有敵獸而沒有敵人。)

 

B.非洲「南北戰爭」與全民奴隸社會的形成

 

世界另一個、也是挪亞大洪水過後第一個、向外游離分支而出的民族,是含的女兒「伊及普地司」(Egyptus)的後裔的民族。即常識所知的北埃及民族。

「埃及地最先由含(挪亞的「小兒子」)的女兒(伊及普他司)發現時,仍然為積水所覆蓋。……於是埃及(北埃及)的原始政府由法老即含的外孫(名不詳)所創組,是依照含的政府形式,是族長式的……即在始祖亞當統治,以及其曾祖挪亞統治時代的體制」。(《亞伯拉罕書》)

亞伯拉罕及後代子孫,先後因飢荒逃亡埃及後,其子孫之一的青年約瑟,年約三十,幸運擔任了埃及宰相。在七個豐年和七個荒年的歷史事故處置上,於七個豐年來臨時,他以王室的金銀為法老廉價屯購大量的餘糧於各城;於七個荒年來臨時,他首先以高價出賣屯糧收回金銀以解救飢荒;繼而以餘糧購買土地與人、畜,因而使全國人民形成奴隸以耕耘土地。事詳《創世記》最後十章:

「那一年過去,第二年他們(埃及飢民)又來見約瑟,說:……我們的銀子都花盡了……除了我們的身體和田地之外,一無所剩。……求你用糧食買我們和我們的地,我們和我們的地就要給法老效力。……於是約瑟為法老買了埃及所有的地,埃及人因被飢荒所迫,各都賣了自己的田地,那地就都歸了法老」(《創世記》四十七章18-20節),於是使埃及人得以存活,未致滅亡。這在當初,當然是一個好事。但是:

南埃及(或上埃及)征服北埃及(即下埃及)之後,以上述農耕狀況為基礎,持續下去,古代的埃及,就變成整個人類歷史上,最古老、最全面、最持久、最正宗、最最原始而最標準的奴隸社會:全民奴隸社會。

埃及法老以國王奴隸主的權位和身份,全面鯨吞、徹底獨佔、集中使用其全國全社會化的總「剩餘價值」(即全國社會剩餘財富的總使用價值);「并不會留下任何剩餘的東西使人們有可能支配別人的勞動」,(《共產黨宣言》第二章)。

尼羅河定期氾濫的天然灌溉及富饒,古代埃及全民奴隸社會的本質,在西、南沙漠,東、北海洋等四面環抱孤立下,長年以來無根本變化。

高大宏巍的「金」字塔是典型標誌。

 

C.亞洲「南北戰爭」(黃帝打蚩尤)「解放黑奴」

與史前人類文明的再興

──古典中國三民主義三代神聖封建社會的歷史──

 

「黃帝打蚩尤」的「南北戰爭」實際是「百姓」解放「黎民」的戰爭;黎有「黑」意,而「黎民」就是「黑奴」。所以是世上第一個「解放黑奴」的「南北戰爭」。戰敗的「黎民」不願南歸,以黎陽、黎城地區為中心,散存華北而終被同化,餘者散逃而脫離歷史。古代聖君以「黎民不飢不寒」為愛民政治的最低要求、起步點。

「神農既沒,以強勝弱,以眾暴寡」(《商君書》十八)。

黃帝曾「辭其國大夫,上於博望之山,談臥三年以自求也」(《馬王堆帛書》˙十大經)直接聆受上帝的耳提面命,完全排除溯自挪亞大洪水以前人們「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創世記》六:5B)於是創始了「維修人心」、清理身體。

「故黃帝作為君臣上下之義,父子兄弟之禮,夫婦妃匹之合,內行刀鋸,外用甲兵」(《商君書》十八):

一、「父子兄弟之禮,夫婦妃配之合」。復興重建亞當至挪亞以來原始「九族制度」的倫理社會關係(到堯舜時代而完成)。如:「親親」。

二、「黃帝作為君臣上下之義」。誅殺蚩尤於中冀,將「昊英之世」、「神獵氏」時代的「原始中央王國」,放射發展為「泛亞中國」。如:「親民」。

以後又明文宣稱:「上帝未先而擅興兵者,視之蚩尤」。(《十大經》)

有人說:古波斯大軍遠征希臘的「馬拉松會戰」是歐洲出生的啼哭聲。那麼,黃帝對蚩尤之戰,也正是「亞洲出生的啼哭聲」。

《太平御覽》:「黃帝之國東至觚竹(即琉球),南至日下(即赤道),西迄西王母邦(中、近東),北迄北戶(泛指貝加爾湖、北極海)」。並興建「黃帝之宮」於「昆崙之阿」(亞洲的中心,今新疆西南)。

三、「治五氣,藝五種」擴大發展神農時代的農業。如「新民」。

「在親親、在親民、在新民」,首先由黃帝一勞永逸復興重建於遠東地區,為中華民族的棲栖生存奠定強固的基石。以後放射為三代神聖封建社會的歷史。

四、「內行刀鋸,外用甲兵(器)」。馴馬、伏牛、造車、製犁,改良農具、手織機,──推動手工業革命。

將「史前文明」濃縮後,始創第二個「公元紀年」的歷史。如《竹書紀年》。

 

帝堯時代,「九族制度」、「倫理社會」復興重建大體完成的瞬間,上帝的靈光曾長闊高深普照於全國社會各角落。(如:「十方世界」)《尚書》云:「光被四表、格於上下」,此之謂也。

虞舜時代,創造「韶樂」(「韶」即呼召的聲音),先後演奏曾出現「百獸率舞」、「鳳凰來儀」的聖景。異像顯示,在親親。

約兩千年後「子(指孔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齋戒沐浴以示虔誠)。

現代基督教的《讚美詩》原為中國虞舜所創造。失傳到西方而再興。

堯舜禪讓,創造了古典的、中國的、封建式的「民權主義」。夏禹留學於西王母「邦」,實地堪察挪亞大洪水消退的現場,尋求經驗和教訓。

於是,平治洪水於今日南京與北京(中經泰山、太行山)之間,顯示了「民權」即民力(Power)的功能。(「民權」指法權、亦指民力、民拳等)

於是將神獵氏「寧錄,他在耶和華面前是個英勇的獵戶」,「昊英之世」的狩獵戰法「八陣圖」,和平轉用於行政九州的劃分,和耕地九等的綜錯。於是:

上帝將第一部治國「憲法」頒賜人間。「天錫禹洪範九疇」,此之謂也。

大禹宣稱:「文命(文含「道」義、即文化生命)敷於四海(地中海、紅海、裡海、波斯灣),祇承於帝(指上帝、黃帝與帝堯、帝舜……等聖君)」。繼而:「益曰:嘟!帝德廣運,乃聖乃神,乃武乃文,皇天眷命(By the Lords help),奄有四海,為天下君」。(《尚書》)形成「有夏」( NEW SHINAR)──在親民。

成湯放桀「鳴條之戰」後,建立商代約五百年的歷史,初圖創建中央集權制未能成功;但末君紂王,建立中央集產制,空前絕後。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東向效應之下:

「武王伐紂」後建立周代而宣稱:「皇天既付中國民,越厥疆土於先王,肆王惟德用,和懌先後迷民(「世人都如羊走迷」!)用懌先王受命。已!若茲監。惟曰:欲至於萬年,惟王子子孫孫永保民」。異像顯示:在新民。

「周武王,始誅紂、八百載,最長久」。(《三字經》)

始自神農、黃帝經堯舜到夏禹間的「泛亞中國」更顯得蒸蒸日上。

所以,中國夏禹洪水前後「社會的歷史」(神聖封建社會),是義人挪亞大洪水前後「社會的歷史」(純粹倫理社會)的「死而復活」、復興重建:

「純粹倫理社會」、「原始共產社會」、「原始三民主義」社會的再興。

 

D.亞、非「南北戰爭」(卡捷什會戰)「銀板和約」
與古代埃及全民奴隸社會的「亡徵」初現

 

古代埃及的全民奴隸社會,在尼羅河的定期氾濫灌溉下,農業的發展、傲視全球,對於其國王奴隸主法老而言,等於是地上的天國、世間的樂園。其存在四向放射。

法國的保爾˙拉法格首先指出:

「秘魯共產主義帝國的宏巍公共建築,像古代的共產主義埃及一樣。足以讓現代的建築師驚嘆不已」。(《財產及其起源》中文本50頁)──

盲目的受騙人,對埃及「全民奴隸社會」的無知美化、詭辯!

馬克思強力証實:「亞洲和埃及的國王(紂王、法老)或伊特刺斯坎的祭司等等的這種權力(全面鯨吞、徹底獨佔、集中使用其全國社會化總剩餘價值的「無限者」權力)在現代社會已轉到資本家手裡」去了(《資本論》一卷十一章末)。

恩格斯最後補充:「土地公有的村社是從印度到愛爾蘭(斜跨埃及)止各地社會的原始狀態」(《共產黨宣言》第一章開始的註文)。

以上三點相結合,於是形成為全球性、國際化、全民奴隸社會的雙重軸心體系。如下圖所示:

 

                       愛爾蘭                   古朝歌

                 

                 

                                       古埃及

  

             

                         秘魯                      印度

 

在「卡捷什會戰」及其「銀板和約」的出現和作用之下,於是在埃及與懗悌之間首先產生馬克思所指:「commerce」和德文「verkehr」等交換或交往關係;這種關係的延長就有了「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愛這個惡那個,就是近這個遠那個」(耶穌語)的一般現象。因而在兩個奴隸主的奴役水平的對比之間,就有了正值或負值的奴役等差,繼而使負值的奴役等差逐漸轉變成正值的自由。這種現象的普遍化,於是出現全球性、國際化、全民奴隸社會的最初「亡徵」(韓非子的常用詞):

和平創造最初的自由。

在以色列人出埃及,和「卡捷什會戰」結局的「銀板和約」以及古典「非尼基」文明等聯合東向「效應」作用下,於是產生了中國「武王伐紂」的「東西戰爭」。

在「武王伐紂」、「倒擊紂躬」迫使其羽化上升為「無限者」(INFINITIO)幽靈在空中「遊蕩」──西向直接效應下,是歐洲古代文明的降臨。

因此,如果把「馬拉松會戰」看成是「歐洲出生的啼苦聲」;那麼「武王伐紂」顯然是歐洲出世的產前震痛;因而:

「卡捷什會戰」、「銀板和約」當然就是整個歐洲文明的原始胚胎。

遠征希臘的波斯大軍,就成了歐洲出生的「接生婆」、「助產護士」。

 

E.「武王伐紂」(解放黃奴)「倒擊紂躬」

及其對整個世界歷史的影響

 

在中國不多的暴君隊伍中,只有紂王「一個人」足以與埃及法老能相提併論。

他全面鯨吞、徹底獨佔、集中使用其全國社會化的總剩餘價值。因而使在他統治之下的無產奴隸人民,像古代埃及的奴隸人民完全一樣,「一無所剩」、赤貧平等而難分「階級」。孟子所謂:「一民莫非其臣(奴)也,尺地莫非其有也」。

他將全國的穀物高架集中於「鉅橋」(形同今日的「貨櫃碼頭」),而便於水陸轉用的集散運輸;他鯨吞獨佔全國全民的貴金屬、珠寶,高置鹿台、遍佈鹿骨而防範遺失;他集中大軍七十萬(原始的「武警」)於身傍,自我享樂在肉林與酒池之間。他良田拋荒、堅壁清野,用以防阻外來大敵的干擾,而使之「野無所掠」。

馬克思眼光獨到,將他(紂王)高舉與埃及法老相對等,併尊為「亞洲和埃及的國王」。作為他暴君主義革命的典範;極權專制復辟的樣板。

但是在以色列出埃及、「卡捷什會戰」、「銀板和約」……等東向綜合效應的大氣候之下,於是產生了「武王代紂」、解放黃奴或黃奴自我解放的聖爭義戰。

在「武王代紂」的終點期,「倒擊紂躬、周公不悅」(《天問》),雖也引起過一些誤解。但是在善後的政治措拖上,「散鹿台之財(錢),發鉅橋之粟,以濟貧、弱、萌、隸(即敵對雙方的戰友和窮苦 大眾)」。這就將人類永恆存在的神聖私有財產(即恆產、繼地),從尼羅河下游的長年消亡狀態裡,首先「死而復活」在「東乃山」(泰山)西望的、太行山之阿的紂王首都:朝歌。

在西周分茅列土、封建城邦(計一千七百三十國),遍地黃花的西向綜合效應下,在希臘城邦的初創過程裡,「自由民」也首先冒尖突現於人間,於是為古代埃及的全民奴隸社會敲響了喪鐘。為整個歐美文明揭開了序幕!

在以上這些東、西文明「夜汐與午潮」式的交互激蕩之下,全球性、國際化、全民奴隸社會的雙重軸心體系,就相隨破裂而不可收拾。

由此可見:18611862,俄國的「廢除農奴制」,與美國「解放黑奴」,實際是黃帝「解放黑奴」和武王「解放黃奴」等雙併終端完成形式。但是馬克思大為傷感:

「亞洲和埃及的國王(紂王、法老)或伊特刺斯坎的祭司等等的這種權力,在現代社會已轉到資本家手裡」去了!(《資本論》首卷十一章)

芇英國查理第一、法國路易十六等,是「亞洲和埃及的國王」(紂王、法老)的現代代辦、代理人!無產階級、無產者一頭三尾,無「窮人」(POOR)概念!工人階級(WORKING-CLASS)沒有「工人」(WORKER)的概念!

於是馬克思按照他的「人創造了宗教」原則,將「無限者」(Infinitio)從哲學趕進神學,形成各貌似上帝而對抗上帝、「假、大、空、虛、多」五臟透明的「假神」,十毒俱全:

一具法老的「木乃伊」。

一具紂王的「無頭屍」。

一襲「伊特刺欺坎的祭司」長袍。

一頂查理第一的「王冠」。

一雙路易十六的「馬靴」。

一堆非人、非「窮人」的無產階級墓土。

一面非人、非「工人」的工人階級幻影。

一幀德國國王的肖像。

一條菲烈二世的手杖。

一張「共產主義」的假面具。同時也是馬克思戟指怒罵的幕後「箭靶」。

以上十點相結合,於是形成為一個十毒俱全的:「聯合起來的個人」。

在馬克思、列寧主義十毒俱全的無產階級革命下,於是使以上的「階級鬥爭的歷史」的前社會狀態:全球性、國際化、全民奴隸社會的雙重軸心體系「死而復活」、「鹹魚翻生」為廿世紀的國際蘇維埃社會主義體系,如下圖:

 

    波蘭                   北韓

                     

蘇聯˙中共

                     

     古巴                       北越

 

因此,馬克思主義的第一優先受騙人、恩格斯坦白指出:「《共產黨宣言》的核心思想是屬於馬克思一個人的」!

「《新萊茵報》編輯部的制度,簡直是馬克思一個人獨裁」!

排字房工人則大罵馬克思主義「邪說」、無產階級是「潰瘡」!

中山先生說:「從前俄國所行的……馬克思主義不是真共產主義」!

葉爾欽接著指出:俄國是「意識形態的惡魔的獵物」!

待續)

第二十二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