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期首頁

編者前言

今又十月,今又金秋。大中華民國在她「共和多磨難」的歲月裡,又迎來了她九十七歲的淒涼壽辰……。

黃花崗雜誌也走過了她的六番寒暑,也在孤獨與艱難之中,苦心孤詣地堅守到了今天。好在孫文革命的理想,三民主義的思想,大中華民國的共和國家理念,終於在我們的故土開始重生了……,這對於我們,已是何等的欣慰。

黃花崗雜誌第22期的首篇文章,大陸學者夏曉紅教授所攥寫的「從秋瑾之死看晚清民間社會的正義力量」一文,就是通過秋瑾之死,對孕育了「亞洲第一共和」的晚清民間社會,和這個民間社會所曾存在的正氣與正義,及其所形成的巨大民間社會力量,作了客觀、仔細的表述和分析。它使我們看到了亞洲第一個共和國――大中華民國的之所由來;也使我們看到了,今日我們要「推倒專制復辟、重建民主中國」的最大艱難,就在於我們的民間社會,幾已被共產黨徹底覆滅。這是當代中華兒女的愧咎與痛苦,更是當今中國知識界「墮落和羞恥」的歷史記實……。顯然,迅速地重建我們的民間社會,重新鍛造我們社會的正義力量,以振奮我們的民族精神,才是我們的當務之急。

本期文章,倘使用佳作如雲來形容,雖不為過,卻令人有陳言俗語之感。因為,本期文章的最大特色,豈止是不俗,甚而能夠於雅中求深,於深中明志。大陸學人劉自立先生的「中國政治災難因果分析」,通過「讀吳宓」來「解歷史」,說「民初」,道「五七」,將中國之所以變成了1949年後這番模樣的深沉政治文化原因,揭示得相當深入。若再配合著閱讀魏紫丹教授的「論反右派和反右傾」一文,就更能使人「傷心底處起恨聲」了。而大陸作者「從僭主政治到國共兩黨制?」一文,則從深藏廣佈在大陸民間的中國國民黨的歷史政治影響著眼,以超出中國國民黨立場和利益的姿態,為中國和中國的共產黨找到了變革和自救之路。端看國人的覺醒程度和共產黨自醒的取向了。所謂,「天作逆,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也。

本期發表的大陸學人曹維祿先生的文章「誰渴望日本侵略中國?」,非但值得認真一讀,而且更需要歷史學界的同仁,懷著辨明歷史的決心,由此去「順藤模瓜」,艱苦研究,鐵意堅心地去將那一場不僅為中國製造了空前國難,甚至為中國留下了歷史巨禍的日本侵華戰爭,之所以被發動的更深層、更丑惡的原因,搞它一個明明白白。要知道,這對中國的未來,關係甚大。

黃花崗雜誌於本期開始研討「中華文化」。但首先要討論的卻是「何為中華文化」。本期發表的「中國文化之真諦」和「何謂中華文化」兩文,便是我們的「拋磚」之作。實情是,倘若我們首先連「什麼才是中華文化」都不能弄清楚,甚至是連讀懂中國文字尚且不能做到,便侈談什麼「弘揚」或「批判」,則豈止是笑談,甚至將重復「馬教」的邪道惡途而不自知。 

本期好文章確實很多。雖不能一介紹,但還要說一說的,就是本期黃花崗自由論壇發表的,紐約著名報人李勇先生的「台灣的吳三桂們…」和「越南僑民有志氣」,大陸莫明堂先生的「閑話胡錦濤」等數篇佳作。它們讀起來,不是令人痛心疾首,就是令人扼腕嘆息,抑或在「噴飯」之餘,猶令你為國憂、為民愁,甚至悲從中來……

「好花好樹觀不盡,為有前頭盡是春。」還是請讀者自己欣賞和思索吧。

 

第二十二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