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期首頁

也談資本家無良心並向作者讀者道歉

 

黃花崗雜誌編輯部

 

 

昔日讀孫中山先生的講演稿,對孫先生數次說到“資本家無良心”,總有些不解,甚至以為孫先生大概因為資本家不支持他的國民革命才發的牢騷,講的怪話。

現在,我們姑且不說資本家是不是有良心;也暫不討論在世界歷史上,到底有沒有過如馬克思主義者們所說的“資產階級革命”;甚至更不去說,全世界的資本家們,從來就沒有革命過;雖然他們所得到的民主革命的好處,比誰都多。只說近年來,因為我們辦雜誌、做網站,才愈來愈對資本家沒有良心的話,有所體會了。

有些話,很久以來,我們一直壓著自己沒有說。因為,在海外,常常有以共產黨對自己的打壓和破壞愈厲害,來證明自己的愈加重要。從大陸跑出來的保共改良派中,誰曾被鄧小平親自批評過,那地位便不一樣,甚至要比其它改良派的地位高得多,就不說那些原來就做過共產黨的親信、智囊和部下的人物。所以,關於共產黨如何破壞和封鎖黃花崗雜誌的事情,我們從前就很少說,後來便乾脆不說了,以免他人也認為我們是“烏龜過磅秤,自抬自高”。何況我們又是這樣地小,和這樣地不起眼。

但是,現在卻是不說不行了。因為,共產黨通過海外、特別是西方的網絡資本家們,利用網絡技術破壞我們,非但已經造成我們和中國大陸許多作者的聯係不暢,使我們許多朋友。這都是因為很久以來,那些沒有良心的網路資本家們,都容忍、歡迎共產黨們打進去破壞我們正常的網路通訊。黃花崗雜誌的幾部工作電腦,常常是既打不開信件又發不出信件;想打開一封信,要往返地填寫幾十、上百次的郵址和密碼,甚至仍然打不開;有時打開了,又全是亂碼;無論你技術有多高,反正它都是亂得你無從辨認。同樣,作者和讀者的信稿,主要是大陸來的信稿,大多數我們也收不到,或收到的通篇都是一個“亂”字;而我們的信件,作者讀者自然也是收不到的,新作者和新讀者的信稿,則往往是收到幾次後,就不再靈了;更嚴重的是,他們還能夠用我們的電郵地址發出一封封假電子郵件,為我們製造混亂,比如他們就用我們的電郵地址發出過一封聲討馬某某的信,弄得善良的收信朋友莫名奇妙,不善良的朋友當然便如獲至寶

我們也曾試圖用種種辦法來應付這種痛苦的局面。比如,換一家網絡公司,然而,不用多久,追兵也就到了,於是一切恢復原樣;比如,我們拋棄了那個共產黨胡總書記的好朋友比爾蓋咨者所擁有的大網絡公司,可是另一家大公司雅虎──據說還是中國的台灣人創辦的,自一開始就只准許我們在海外通信,發給中國大陸的信竟然連一封也不給您送……。這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仗,終因破壞者擁有著強大的國力與收買的能力說到底,還是因為西方的資本家們沒有良心,而使我們常常一籌莫展。後來看報,我們才知道,雅虎公司甚至幹出過向中國的共產黨出賣大陸用戶的下流勾當,致使中國大陸的異見人士坐牢;還有,就是連美國的國會都已經開過比爾蓋咨們“出賣中國人民民主權利”的聽證會了……

資本家,實在是沒有良心!

現在再來回顧孫先生的話,同時再想想當年孫先生革命的艱辛,和那些沒有良心的資本家對他的“勢利眼甚至是破壞心”;再看看如今在海外為中國追求民主者的艱難,和這種艱難與海內外資本家們的關係;我們才終於理解到,孫先生當年說的資本家沒有良心的話,大約也真的不是什麼“牢騷怪話”。

於是,到頭來,我們也只能向所有應該接到卻沒有接到我們信件的作者和讀者朋友們致歉──致以深深的道歉,痛苦地說一聲“對不起”……

 

第二十一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