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期首頁

編者前言

 

黃花崗雜誌第21期問世。如果國內的“地下”出版者們還要繼續印行本刊,則一定會抱怨說本期份量實在過於沉重,是為創刊以來所未有。原因是本期面世之時,正值“七七”蘆溝橋事變──我大中華民國全面衛國戰爭爆發七十週年,同時又逢中共發動反右鬥爭五十週年,和中共公開在北京屠城十八週年。

由於對“七七”的紀念和對中共兩度統治暴行的反思,集於一時,本刊不能也不應該無所作為。為此,本期發表了大陸學者的新著“淞滬大會戰”,並將以此為開篇,連續刊載“大中華民國全面衛國戰爭歷次大會戰紀實”;同時又發表了著名學者李雲漢先生的“七七事變與宋哲元失責”一文,裨使今天的讀者能夠對七十年前那場事變的過程及其責任,有所瞭解。

為反思五七年中共反右的直接惡果,本期又發表了魏紫丹教授的重要著述“論反右派與大躍進”一文,意在讓讀者知道“大躍進”那一段瘋狂歲月之所由來。

中共公然在北京屠城已經整整十八年了,海外可謂是年年紀念,卻又哀怨年年。本刊因之發表了兩年前一家電視節目對辛灝年先生的專題訪談。因辛本人在八九年春天雖曾遠離其伍,卻又奮身在“暴動期”,自我流放海外後,向不以民運人士自居。所以,他的“談六四”,當是少了一些功利和情緒,多了一些理性與淡泊。

應國內讀者的要求,我們繼續對反思文革進行再反思,故不嫌其長地連載了系列講演“太陽最紅的年代”之“中共發動文革的謀略與過程”(下),和“1966﹕打老師的革命”下篇,將綜合分析與事實追尋,併而刊之,甫能夠表現中共文革時代的真相。

本期著實佳作篇篇。劉自立先生的文章“儒學、新儒學和新新儒學”,便是其中的力作。這篇文章,對中共今日也要重倡中華文化、特別是高倡儒學的目的和品質,給予了一針見血的揭露,可謂痛快人心。本期發表的幾篇思想文化論文,應該說,篇篇思想深邃,功力深沉,足可與讀者交流至深。

誠如國內坊間有言,當代中國可以無小說,但不可以沒有回憶錄與紀實作品。因為,沒有一部小說能夠象當代一部真實的回憶錄或紀實作品那樣,更能如實地表現共產黨統治下中國人民的深哀劇痛,更能夠記載歷史,更加能撼動人心。所以,本期發表了長篇紀實文學《佝僂的背影》之前章,作者和血淚、文學為一體,讀來動人心魄。

黃花崗雜誌從本期起,將加強《時代與文學》專欄,增加文學評論的篇幅,以助讀者明瞭“質文代變”的意義。並開始在《時代與文學》專欄中開設雜文專題,歡迎作者讀者惠顧。本期發表的雜文“蘭州某製品所的住房故事”,就足令讀者含淚於一笑之中。

總而言之,本期雜誌可讀性甚強,可資思考的文字亦甚多,甚至可資用情者亦不乏其篇,敬請讀者賞之、析之、批評之。

第二十一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