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期封面

第二十期封面

黄花岗 杂志


文化历史季刊

2001年10月10日创刊

出版:黄花岗杂志社

第一期  第二期  第三期  第四期  第五期  第六期  第七期  第八期  第九期  第十期  第十一期  第十二期  第十三期  第十四期  第十五期  第十六期  第十七期  第十八期  第十九期

首页 | 杂志 | 快讯与公告 | 声象 | 历史文化撷萃 | 文艺作品选载 | 谁是新中国 | 自由论坛 | 捐款 | 征稿

 

杂志
2007 1 20 (增刊)
 

Huang Hua Gang Magazine
March
27, 2007

欢迎下载第二十期
全本原版PDF文件全本网页文件
并打印、散发!

 

九十六年前的

黄花岗起义烈士林文

 

反思五七年

中共发动反右斗争的前前后后

魏紫丹

 

向左转还是向右转?

 桓佑

反思八九年

赵紫阳不如光绪帝

容邦发

     

国民革命与中华民国 专栏

 

 

三民主义研究 

孙文关于民族主义的正确论述

华一

 

国父逝世82周年祭

国士无双

 

台湾一位中将军长给黄花岗杂志的信

异域孤军

还原蒋介石

蒋介石领导浴血抗战记实(中日决战连载之八)

孙挺信

 

蒋介石生平报国记要(连载之四)

本刊

 

戴笠和军统在抗战中做了什么?

游国立

   

席晓勤

共产革命与马列中国 专栏

 

 

中共发动文革四十周年

中共发动文革的谋略与过程(系列讲演录之二)

辛灏年

 

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

王友琴

新闻追踪

辛灏年于沃太华大学讲演“太阳最红的年代(2)

本刊

     

中华文明与世界文化 专栏

   

中国的历史与文化

国史大纲·引论

钱穆

 

国史大纲前言

钱穆

 

通向天人合一之路(续)

黄鹤升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文献选刊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和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续)

仲维光

     

中国国际关系研究

苏俄的革命扩张和殖民历史(续)

刘珍

     

时代与文学     专栏

   

短篇小说

细胞闲传

高尔品

 

逝者如斯

娄有成

诗歌

国父诗词鉴赏

赵明宇

 

雪落无声

张化

 

无题(外一首)

安乐业

 

大陆民谣

 

散文

走回家去,国旗!

王天增

 

故乡啊,我的爱!

王天增

黄花岗自由论坛   专栏

 

 

 

两岸观众反馈论大中华民国的建国方向

任新华

 

只要共产党不再打中国人,中国就实现民主了!

刘蔚

 

多想看到人大代表的“肢体冲突”

华自由

 

彻底消灭中国国民党是中共未完成的事业……

乃木

 

当今中国震惊中外的25个倒数第一(网文选)

张三一言

黄花岗杂志公告栏

   

 

关于签名等问题的郑重声明

本刊

 

黄花岗杂志董事会第20次财务报告

 

 

敬告读者之一

 

 

敬告读者之二

 

 

 

 

 

   编者前言﹕黄花岗杂志第20期,即2007年第一期,总体上来看,不论是在内容的丰富或文稿的质量上,都比第十九期有所进步。魏紫丹先生的头条文章“中共发动反右斗争的前前后后”,确实可以说将中共发动的那一场“意在进一步整杀全中国知识分子、旨在全方位施行绝对思想统治”的政治运动,讲清楚了。从而指出,中国从此彻底地丧失了思想,中国的知识界从此成了共产党统治思想机器的一个部份,它的罪恶“源远流长”,甚至直到今天还在控制著相当一部份知识分子的灵魂,特别是那些在共产党思想统治下既自号为“自由派”、又自称是“精英”的知识分子们。本期发表的桓佑的文章“向左转还是向右转”,也可以说,是自从坚定的马列子孙、邓小平隔代指定的“王储”胡锦涛继承“大位”以来,对当今中共及其统治手段和政治命运剖析得最为深刻准确的一篇佳作。它抓住了中共左右摇摆的实质,又道明了中共左右摇摆的必然归结就是“死亡”这样一个真理。“赵紫阳不如光绪帝”这篇文章出自大陆新一代作者之手。如编者按语所言,“作者的文化底蕴藏显然已在改变,思考问题的方法也已经不同往日,对历史问题的研究既回到了时代和事件本身,又跳脱了功利和情绪的羁绊”。虽然他的文章颇遭海外的冷落,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今日的海外与晚清时代的海外一样,依然是“保皇”派的天下,只是今日的保共改良派们要比昔日的保皇改良派们更得意、也就更猖獗一些罢了。但同样的是,也都在江河日下了。建议海外的读者一定要读一读大陆作者华一的“孙文关 于民族主义的正确论述”一文,这篇文章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针对海外对孙文正确民族主义思想的攻击,进行了说理透彻的还击。本期继续反思文革,辛灏年的讲演录和王友琴的“1966﹕学生打老师的革命”一文,从两个层面,真实地和客观地将那一页血腥而又黑暗的历史,摆到了我们后代子孙的面前。目的,就是绝不能够再让它重演。至 于“戴笠和军统在抗战中做了什么”一文,我们以为读者必定兴味十足。本期好的文章很多,水平也很齐,不再一一赘评。

 

请来电话或传真:+1-718-898-9100
电邮:
hhgang2001@hotmail.com

或来信:
Huang Hua Gang Magazine
P. O. Box 425
New York, NY 10163
USA

第十九期封二

封二

第十九期封三

封三

第十九期底

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