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期首頁

關於簽名等問題的鄭重聲明

 

黃花崗雜誌應辛灝年先生要求發表聲明如下﹕

 

一、感謝一些團體和朋友對辛灝年先生的的信任,也感謝一些團體和朋友曾對辛先生的邀請。但由於辛灝年先生堅持只做一個普通的和真正獨立的文化人,所以,在海外華人社會這個特殊的和複雜的環境堙A他堅持不參加任何簽名運動,不參加任何團體和組織,並且不論它們是政治的、學術的還是文化的,包括由任何一家團體、組織所創辦的任何一種大學。曾因初來海外、盛情難卻而不得已掛過的少數名義上的職務,他也早已經公開聲明辭去(參閱黃花崗雜誌第一期辛先生的辭退啟事)。

二、辛灝年先生在本次授權雜誌社發表該聲明之前,他已經對某些個人、組織、團體和大學一再地表示了自己的願望,此後如果還有任何個人、組織、團體和大學未征得他的同意就代他參加簽名,或置其不顧地將他放入任何一個上述的“單位”之中,那都是違背了他的本意的。

三、辛灝年先生一生都沒有參加過任何政黨、組織和團體,包括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任何一個學生組織或所謂造反團隊。所以,辛先生一生都不存在“退黨”、“退團”和“退隊”的問題。如是,他就更不可能答應進入一家必須以“三退”為前提的大學任教,並且不論是“主座”還是“客座”。

四、第18期黃花崗雜誌曾刊載過辛先生在溫哥華UBC大學講演答問時所說過的一段話,現在重新刊載如下﹕他還在回答問題中風趣地說,他自認只是一個普通的學者文化人,並沒有什麼影響力,雖然熱愛自己的民族和祖國(包括台灣),持有反共的政治立場,但不願與海外任何方面(包括台灣)的政治組織和政治行為有任何關聯,所以從來不參預海外任何政治聲明和宣言的簽名活動,特別是關於台灣問題的宣言和聲明。如果某些政治宣言和政治聲明中出現了他的名字,那就一定不是真的,或是有朋友在沒有與他聯係上、或沒有得到他的同意的情況下,“擅自代為簽署”的。聽眾用一長串的笑聲和掌聲來贊成他做的對。

2007年3月27日
 

第二十期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