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期首頁

中國國際關係研究

蘇俄的革命擴張和殖民歷史

(續上期)

 

劉珍

 

三、蘇俄殖民伎倆

 

俄羅斯人要透過種族混合同化政策,來滅絕被它征服的國內一百七十八個民族,和國外的附庸或准附庸,自然不能一言兩語達到目的,而要費一番手腳。茲分對內殖民伎倆和對外擴張伎倆加以說明。

 

1、對內殖民伎倆

 

帝俄時期的對內殖民伎倆,比較單純,主要的是:

1、通婚——在開頭,實行武力征服。俄軍到處都對土著婦女實行強姦,製造「混合」人口。到局勢穩定之後,政府即鼓勵互婚,並且規定凡非俄羅斯人與俄羅斯人通婚者給予多種優待,使各民族樂於「混合」。這情形,在帝俄時期的一本名叫「一個俄國家族的歷史」小說中所描寫的俄韃通婚,可作典型例證。而在鮮卑利亞地區到處都可看到的黑髮俄人,更是最好證明。

2、說俄語——不設立「民族學校」只設立「俄國學校」  ,教學悉用俄語。在社會上,俄語是俄國一切人民的「國語」,各民族中能說俄語的都賦予程度不等的特權,以引起不會俄語者的看齊。因此,無論怎樣保守的民族,也阻不住這語言的侵蝕,他們不是「已經歐化,能說很好的俄國語」(「一個俄國家族的歷史」),就是本族語言中滲進了俄語。

3、反種族主義——在法律上規定種族平等,在血緣上俄人承認是東方民族,一般貴族認為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後代也是斯拉夫世家,有著雙重光榮。這就使各民族對變成俄人一事無法發生惡感,漸漸流於俄化,民族也就步上滅絕的道路,故終帝俄之世少有要求獨立或自治者。

蘇俄以來,因為「民族自決」潮流的影響,「俄國人主義」失去作用,其國內殖民的技倆也就不得不變化。其主要的手段是:

1、賦子「自治」或「獨立」地位——俄共執政之後,因為各民族的紛紛獨立,「大俄帝國」面臨崩解,列寧為了延續傳統的國內殖民政策,乃想出「聯邦」把戲以為挽救。他將各民族的國家劃分「聯邦共和國」(僅俄羅斯一國)、「加盟共和國」、「自治共和國」、「自治州」等數級,在憲法上賦予程度不等的權力,讓他們自己選舉各級蘇維埃的代表、主席、總理、部長……以滿足各民族的「自決」  「獨立」要求,濩致精神上的陶醉,認為自己確與俄羅斯人具有同等地位了。

但是,實際上,「一個聯盟,—個黨」的作用卻無形中否定了他們在憲法上的地位。「一個聯盟」的中央權力機構充斥著俄羅斯人或企圖做「蘇聯工」(如史達林)的角色,他們規定一切加盟國家的土地資源都屬於聯盟,他們可以頒佈命令要下級的「國家」去執行。這就使各民族的「民選政府」失去「獨立」作用,成為中央政策的執行單位,根本沒有「自己」的東西,也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一任俄羅斯人擺佈了。這和帝俄時代有什麼不同?

「一個黨」  ,共產黨。共產黨的中央在莫斯科,莫斯科也就決定各民族共產黨的一切。中央要他們怎樣,他們就必須怎樣,否則便依黨紀處以「反黨」罪,而不論民族關係和政治地位。這就使許多民族的黨員被整至死而莫明其所以。同時,在憲法一百二十六條中規定共產黨是「一切社會組織和國家機關的領導中堅」  ,各級「國家」也就成了黨中央的獵物,誰都逃不出莫斯科的魔手。

2、打擊民族主義——為了防止各民族國家的脫離或脫離傾向的發生,俄共時常發動殘酷不仁的反對「地方民族主義」運動。而且,其範圍相當廣泛,是凡主張在經濟上、政治上及文化上保持民族特性者,一概稱之為「地方民族上義」  ,而加以迫害。

通常,他們把「地方民族主義」分為四大類﹕

(1)聯邦主義的民族主義——就是聯合同類或接近的民族,以對抗俄羅斯殖民的「地方民族主義」,如「二尚加索聯邦」、「韃靼﹒巴什克爾聯邦」等等。俄共深惡痛絕,必予拆散並不惜大砍一番,直至「地方民族主義」消滅為上。

(2)宗教的地方民族主義——就是信仰宗教的「地方民族主義」  ,如猶太人因猶太教而結合、回教徒因回教而結合等等。俄共也深惡痛絕,運用「反宗教戰鬥同盟」之類機關來破壞宗教,用殺戮教徒來削弱宗教。他們自一九一八至一九二一年殺教徒逾千萬、關教堂逾八百所,便是打擊宗教的地方民族主義的“好例子”。

(3)語言的地方民族主義——就是企圖保存本族語言文字的地方民族主義,如蒙古語系、土耳其語系各族的奮鬥者。俄共對付他們有兩種辦法:一是「文字改革」  ,透過拉丁化而俄化;一是把俄文語彙滲入民族語言之中,減少彼此差別,逐漸俄化。當然,他們也大批殺戮反俄化份子。

(4)經濟的地方民族主義——就是在經濟傳統上與共產主義經濟制度不同,而又堅持地方民族主義,如遊牧人反對集體化等是。俄共對他們採取兩個途徑加以制壓:一是強迫編組,一是集體遷移,使你無法堅持到底。對於反對而有實際行動的則「勞動改造」之。   

總之,不管你是那一類地方民族主義,只要和俄共的要求相悖,就休想自由下去,不死也要「換換皮」!

3、工業殖民——帝俄時期,慣用「囚犯殖民」或農業殖民,向各民族的地盤侵進。蘇俄,配合著工業化,就以「工業殖民」侵入各民族利益、土地、資源甚至生命的工具。自一九一七年至一九六O年,蘇俄大概建立了六百四十多個新城市和將近二千九百個工人居住區。其中的五分之三在非俄羅斯區。這些工業城建立後,大批俄羅斯人即有計劃地移人,而原住民則被排擠往更荒涼的地方,或變成城市的少數人口。於是,俄羅斯人達到了喧賓奪主的目的。

此外,他們也向北方和東方作農業殖民,譬如卡累利亞芥南地方,在一九三九年俄人占百分之十八,到一九五六年競達百分之七十五;因而它就併入俄羅斯了。

工業殖民是俄共的「新發明」,此帝俄比英國的殖民都更為有組織而規模寵大,而其排擠原住民的效果也奇佳。因此,這很可能成為俄共向各民族區殖民的唯一方式。

4、文字改革——俄共給予各民族「獨立」的地位既是假的,則它對各民族文字的消滅便成為勢所難免;尤其對於許多孤單的民族。但他們如何消滅各族文字?不是用的直接方法,而是用的間接方法——「文字改革」。首先,他們宣揚「少數民族的文字」的不合埋,之後規定文字「拉丁化」  ,最後再厲行俄化。譬如韃靼自治共和國,在一九二六年至一九三九年被迫「拉丁化」 ,到一九三九年五月五日,韃靼自治共和國發佈命令改用俄文字母,其理由為「適應這一共和國勞動大眾的請求」;到一九四三年便規定俄語為「國語」了。

文字,乃是一個民族傳統的主要部分,俄共清滅各民族的文字,不是有意滅絕各民族嗎?

5、「民族形式,社會主義的內容」——對於有些較大民族如烏克蘭、白俄羅斯、亞美尼亞等等,俄共還允許他們用本身傳統文字印報印教科書,以對內維繫各民族的向心,對外作宣傅的幌子。但是儘管蘇俄有五十多種文字的報紙和十四種文字的教科書,卻仍無法掩飾它俄化各民族的企圖。因為,他們有一個原則:「民族形式,社會主義內容」 ,即以此來執行俄化,所謂「民族形式――社會主義內容」  ,就是表面上是民族的,內容是俄國的;舉例言之:把俄羅斯教科書譯為烏克蘭文印發給烏克蘭學生共用,就是「民族形式,社會主義內容」。這就是說十四種文字的教科書內容完全是俄共的;五十多種文字的報紙,消息都是塔斯社的,千篇一律是俄共觀點,俄共思想。

6、俄語是「共同國語」——蘇俄時期雖然尚有五十多個民族存在,並且俄羅斯人僅占全人口的百分之五十四,但俄語卻被定為「共同國語」。在各民族的國民學校中,俄文是主課;在大專學校中,主要課程都用俄文原本;開會時用俄語,廣播也用俄語;甚至在莫斯科街頭,兩個非俄羅斯人談話也要用俄語。

再舉例言之:布列茲湼夫在俄共代表大會(包括民族國家共黨代表在內)或最高蘇維埃大會(包括民族院的五十多個民族代表在內)上講話,從來沒有經過翻譯。這不是語言的強姦與謀害嗎?

總而言之,俄共國內殖民伎倆雖然不止以上六端,但僅由以上六端已足概見其狠毒的一斑。俄共滅絕國內各民族的居心,實較帝俄為清楚明白,也就不言而喻了。

 

2.對外擴張殖民伎倆

 

        關於對外的擴張殖民伎倆,帝俄時期較為簡單,它只是運用軍事力量或趁火打劫、威逼利誘等手段擄奪外國土地和人民,將之置於國內殖民地地位,再用上述國內殖民伎倆加以消化就是了。那可以說是純“征服”的伎倆,原形早已畢露。

到俄共手上,問題就不再那末簡單,因為它要「世界革命」  ,就不能不花樣翻新。它是絕對的動進主義者,要一步步不斷向外發展,就必須多方面分層次地削弱世界。因此,它既要國內殖民,又要有良好而可供其滿足食欲的週邊,更要有可轉變為外圍的准週邊,還要在他人之國佈置削弱他的第五縱隊(各國共黨)。這是非常複雜的一套,故俄共目之為一種「藝術」。但是,要提綱攜領地認識它,也並不困難。其內容大致有下述四項:   

1)製造亂黨——帝俄時代是利用各國既存亂党來達成它向外擴張殖民的目的,因為那些亂党在思想上常是變化莫測,故效果不佳。俄共基於過去教訓,想出了製造各國亂黨的辦法,按照它的理想來塑造各國的漢奸賣國賊,走「國際主義」途徑,淪為共產殖民主義工具,代它推行擴張殖民政策,達成俄共君臨世界的目的。

俄共製造的「亂黨」就是「共產黨」。這共產黨一經塑造成功,就面目不敢而心地全非,任何可用的形容詞都無法具體說明其狀況。一八四二年,德國詩人海涅曾經預言他們是「全新的野獸」非常恰當。  因為,他們是「人」而無人性,是「獸」而較獸為兇殘暴虐;他們能夠以賣國殘民為「革命」 ,用「人海戰術」犧牲自己同胞為俄國打天下。這是人類史上未之一見的野獸,斯大林說「我們共產黨人是特殊材料造成的」,一點兒也不假! 

各國共產黨之忠於俄共,有它的原因:   

第一、各國共黨都是俄共派員「人工受孕」造成的。

第二、各國共黨都是吃俄國盧布長大的。

第三、各國共黨都遵從「共產國際綱領」而以「蘇聯是全世界無產階級的唯一祖國」。

第四、各國共產黨都是「共產教」徒,以馬克思為「上帝」  ,以列寧為「基督」  ,以共產主義為「聖經」,以馬列理論為「教條」,以共產黨部為「教會」。

第五、共產國際和共產教的教規(紀律)非常嚴格,稍有違忤,不是處死即用告密方式送往「資本主義監獄!」

因此,一經上了共產賊船,除非逃出俄國勢力範圖,就只能走一條路——「完成世界革命」——為俄國打天下!

俄共如何製造各國共產黨?其方法大致如下:

第一、利用民族感情,派員進人製造。譬如「中共」 就是這樣造成的:一九一九年中國發生愛國反帝的「五四運動」,俄國就趁機發表「加拉罕宣言」  ,聲明放棄帝俄在華權益,騙得了中國的好感。隨即於翌年派共產國際東方支部主任維丁斯基到上海成立「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直至建立中共臨時中央,實行「人工受孕」造出了「中共」。

這個方法,也曾在非洲和中南美洲進行。譬如赫魯雪夫自一九六O年所發動的「清算西方殖民主義」——索還戰利品運動,就是為施展此方法的鋪路運動。

第二、偷運共党返國,製造共產黨。這是對門禁森嚴反共激烈國家的手段,他們以獎學金吸收青年去到俄國留學,進入類似「國際友誼大學」(魯孟巴大學)接受赤化,而後偷運回國繁殖共產黨。此外,俄共在非洲更設有短期訓練機關,不斷把產品偷送入肯亞一類地區。

第三、由使領人員製造共党。對和俄國有邦交而俄國又派有大使館領事館的國家,如果該國反共,就由使領人員負責製造該國共產黨:公開聘用該國人為雇員,加以赤化,或吸收學生加以赤化,慢慢形成共產黨。十九世紀二十年代末,蘇俄駐中國的廣州領事館就是中共發動廣州起義的指揮部;蘇俄駐哈爾濱領事館就是中共地下黨開會組織暴動的巢穴。

第四、利用移民身份到各國製造共產黨。譬如「美共」 ,便是一戰後移人入口造成的。胡佛在「欺世大師」中指出其情形說:「俄國人(那些在「革命發源地」出生的)以為他們應當擔當主要角色。他們聽持的論據是:列寧難道不是俄國人?革命難道不是俄國開端的?因而他們——原籍俄國的,顯然具有一種能力而為其他一切人所不會有的。他們應當做領袖……。但有一點,一致同意:對蘇俄服從。所有共產黨員無一下把列寧看作神,把俄國的布爾什維克黨看作至善的模範。他們是導師;美國人,亦如其他民主國家的人,是學習者,蘇俄在這時就控制著美國共產黨,一直不會放鬆過」。同時,俄共本身也在一九二零年六月十二日出版的《共產黨人》中證實說:「美國共產黨,從剛剛一開始存在時,工作就受有妨礙,因為它的黨員裹面只有很少幾個人能以英語來表達共產主義原則。」

第五、運用外國共黨到各國製造各國共產黨。俄共到各國製造共產黨並不專靠俄國人,外國籍的它也利用,尤其對排俄反俄的國家。譬如印尼的共產黨,就是由荷蘭共產黨馬林代選的。譬如非洲,當俄共掀起反白人運動之後,他本身無法前往「人工受孕」,就派「中共」代他施展陰謀。結果,有的和「中共」建交,有的接受「中共」各種「雜耍團」的訪問,都在不知不覺中被「人工受孕」有了共產黨——從而出現了新興國家的新興賣國賊。

2.篡奪政權——各國共黨既已由俄共運用各種方法製造出來,俄共就開始運用他們來篡奪政權。關此,列寧在「民族與殖民地問題提綱」中說得非常清楚——這提綱雖以中國為主要對象,但早已行之甚多國家,內容共分十項:

(1)製造「中共」,以為征服中國的策略工具。

(2)利用土地革命,以奪取農民,製造叛亂的武器。

(3)用人民容易懂的語言,進行共產主義的宣傳,最重要的是宣傳蘇維埃思想。此為奴隸思想的訓練,是征服中國並使之布爾什維克化的精神武器。

(4)實現與共產國際最密切的聯繫,把共產黨加入共產國際,作為它的支部,直接受莫斯科指揮。

(5)利用資產階級的民主奉命與民族革命,以幫助它甚至以與它臨時聯盟為掩護,而從中發展,進而奪取革命的領導權。

(6)命令各國共產黨,表面上幫助如中國的所謂資產階級民主與民族單命,而實際上則幫助非民主非民族的中國共產黨。

(7)利用與原有政黨如中國國民黨的聯盟,以奪取國民黨所有的工人群眾。

(8)反對一切宗教與教會,實行思想控制,使無知者都成為馬列信徒。

(9)藉口反帝運動,破壞歐美民主國家,幫助如中國一樣的這種國家獨立,並利用如中國一樣的反帝的民族革命,以為完全推翻世界資本主義制度的第一步。

(10)最後製造蘇維埃政權,並假蘇維埃共和國聯盟為名,初則為蘇俄附庸,終則合併入蘇聯,成為俄國國內殖民地。

請看,這種製造亂黨謀奪別人國家的技倆,較之帝俄,豈不更是進步嗎?

但是,製造了各國共黨,卻也並不一定會順理成章地給俄國拿下這個或那個國家。因此,俄共另有一套進一步的辦法,那就是通常所說的「俄共減國九步驟」:

(1)由共產國際負責,在他想打入的國家宣傳共產主義製造共產黨,再令共產黨披上偽裝,打人政府各部門。

(2)俄國外交部向世界聲明對其想打入的國家無野心並保證其領土的安全。

(3)俄共下令他想打入國家的共產黨挑撥離間掀起叛亂成立偽政權;俄國外交部則聲明不干涉該國內政,以防止他國支援該國政府。

(4)俄共派遣在俄國受過訓練的該國共党返國加入內閣,掌握實權,並與俄國建立互助同盟關係,使俄國取得軍事及經濟利益。

(5)時機成熟或此一「人民共和國」失去誘惑其他國家作用時,即實行吞併,淪為俄國國內殖民地。

但是,史達林認為上述滅國伎倆在亞洲及東歐有效,對西歐及南歐,就未必有效;因此,他在一九四一年又想出一個行之西、南歐洲的「滅國良方」。這個「良方」曾在一九四一年五月九日發給南斯拉夫共黨,其內容是:「進行世界革命的決定步驟的時機已經到了。但必須有一套機警的方法才能贏得真正的民主。」「共產黨在這些國家進行奉命的準備已經成熟,必須要小心謹慎與他們的愛國團體和宗教團體保持良好的關係,一直到掌握了政權為止。無論何處,只要是需要,就是教會的代表也得准許其參加,以加速革命的實現。不過他們的人數和其影響的力量,應逐漸減少,以至消滅。」「在取得政權後,應該立即建立新政府,以人民大眾的代表來參加,以顯示出民主的姿態。」

 

3、殖民自由民族的伎倆

 

 消滅強項民族

 

一個強項而有過光輝歷史的民族,一經落入俄國掌握,俄國人絕不讓他們存在下去。他們不用刀槍來消滅那些民族,因為他們知道俄羅斯的刀槍沒有那些民族高明,那些民族拚起命來會把俄國攪得天翻地覆;他們採取「軟刀子」政策來消滅那些民族:用「移民」  「通婚」  「賦予獨立」  「文字改革」等手段把那些民族淹死在俄羅斯人海之中。

(1)韃靼人,是阿提拉的後裔,也就是蒙古人;但以信奉回教而被列為「土耳其主義」系統。他們在俄國建國前二百多年就在頓河至烏拉山之間建立起「欽察國」。到成吉思汗、拔都西征後雖被削弱,但到十五世紀又行獨立,故建「喀山汗國」。這個國家是以頓河與俄國為界,而且在政治上、經濟上甚至文化上都與人無爭,按理是可以長久自存的。但是,俄國卻在一五五二年無端出兵侵略,將首都喀山圍困四十天而奪占;其後韃靼人苦戰十四年,終告失敗,做了亡國奴。俄國人雖征服了韃靼國,卻懼怕韃靼人,為防止他們再起,就移來大批囚犯及其家屬,鼓勵「俄男娶韃女,」  「俄女嫁韃男」和韃靼人結親混種。並且指令小說家讚揚混種家庭,乃產生了「一個俄國家族的歷史」之類的作品。這類作品的結論都是相同的:混種家庭在社會上被尊重,並且都產生了「頭頂著兩個民族的光輝」的「前途無量的下—代」。

於是,韃靼人開始變質:由黃臉黑髮變成白臉黑髮,由勤奮變成懶惰,由機警變成癡呆……表面上真像俄式土耳其人了。

但是,韃靼人仍然知道他們是一個單獨的民族,到帝俄倒臺,他們立即展開了復興運動,要求成立「伏爾加﹒烏拉爾國」。列寧和史達林因為韃靼當時處於赤白勢力之間,其實力足以影響雙方勢力,為爭取韃靼人的支持,乃大表贊可。但是,卻給他們一個難題:要他們和巴什克爾人合組一個「韃靼﹒巴什克爾蘇維埃共和國」。韃粗人和巴什克爾人原屬世仇,卻勉強接受了。並巳立即在一九一九年春幫助俄共趕跑了白俄。列寧似乎應該允許這個獨立國獨立了。但是,史達林發現「土耳其主義」正在韃靼人和巴什克爾人之間抬頭,他怕他們真棄仇歸好脫離俄共統治,乃又變了計:把「韃靼﹒巴什克爾蘇維埃共和國」降級為兩個「自治共和國」——「韃靼自治共和國」和「巴什克爾自治共和國」,仍然隸屬俄羅斯,還是給俄國做殖民地奴隸!韃靼人非常不滿:韃靼自治共和國的第一任總理蘇丹﹒格里葉夫立即暗中策動組織回教民族共產黨,主張伏爾加河流域回教與中亞同教民族聯合起來,脫離俄國實行獨立。這一偉大的民族覺醒運動,立即取得韃靼人的熱烈支持,但俄共卻仍然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上,他們在一九二三年把格里葉夫逮捕送進了莫斯科監獄。

韃靼人不肯甘服,他們把格婺迨珝禨粥號部A把「大土耳其主義」轉變為「格里葉夫主義」,作為韃靼民族主義的進步型式,繼續活動。俄共不敢立刻殺害格婺迨牷A又不敢放他,—直到一九二九年,他們才想起用「偏狹的民族主義者」帽子來打擊韃靼民族主義運動,公開審判格婺迨牷A並加以處死。以後,韃靼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推行過一個殘暴的運勁:「肅清蘇丹﹒格里葉夫主義餘毒,加強反對各落後民族中民族主義的偏見,並揭發仍在黨中存在的蘇丹﹒格婺迨珝N識的擁護者」 ,為此先後殺了二萬多人。

印度只有一個甘地,就爭取到了印度的獨立;俄共殺死二萬多個韃靼甘地,卻仍不讓韃靼人自由。

韃靼人怕被俄共殺光,乃轉變方向,儘力保持伊斯蘭敦和民族文化的傳統而停止民族鬥爭。但俄共還是「趕盡殺絕」:用韃靼文出版反宗教雜誌「宗教與科學」,污辱宗教;組織「無神戰鬥團」打擊宗教;禁止韃靼人在古班﹒拜蘭節做禮拜;……把整個韃靼「自治」共和國攪得天昏地暗!韃靼人剩下來的只有「最後的武器」——語言和文字了。俄共也就來作「最後的掃蕩」:他們宣揚韃靼文字的落後性,讓韃靼實行文字改革,用「拉丁化」取代了韃靼文。到一九三八年三月十三日,俄共中央公佈決議:非俄羅斯人學校必須學習俄語,號召全蘇聯「一個聯盟、一個黨、一種字母」。到一九三九年五月五日,韃靼自治共和國正式頒佈用俄文代替拉丁字母的命令,為「適應這一共和國勞動大眾的請求」而將文字也俄化了!隨後就是「焚書」運動,燒光了一切韃靼文的書籍。

一九四四年八月九日,俄共中央委員會又下令韃靼省黨委會:「對於韃靼尼亞的歷史進行科學的修正,把那些私人歷史學家和作者研究韃袒史所犯的民族主義偏差的嚴重錯誤與缺點,一律予以清算。」

於是,韃靼史上的抗俄英雄如伊台吉等,都被變成「民族的叛徒」,而在十九世紀寫了一首「我們永遠不離開」的歪詩以媚俄的詩人杜開伊卻戊了「先知」。

(2)整肅巴什克爾人——巴什克爾人,是鮮卑系統的主族後裔,在頓河東南一向以勇武知名,他們善於騎馬,也出產過不少有名的抗俄英雄——如耶爾馬克,曾和伊凡四世大戰七年;一七五五年的巴台爾夏;一七七三年的普加且夫,都曾使俄皇勞師動眾大傷腦筋。同時,一八一二年的十個巴什克爾騎兵團也曾替俄國打敗稱雄歐洲的拿破崙。

俄羅斯人怕巴什克爾人,俄共就想辦法消滅他們。當一九一九年以後,他們竭力宣傳韃靼人對於巴什克爾人的報仇雄心,以刺激巴什克爾人,使之對韃靼人去發洩民族感情,並抵制大土耳其王義的發展。同時,他們更厲行「摘頭」政策,不斷地謀害巴什克爾人的領導人物,使之群籠無首,強不起來,動不起來。一九二一年,他們趕跑了巴什克爾自治共和國的首任首長薩克﹒瓦媢D夫;一九三七年清除了主席塔吉諾夫和總理布拉謝夫;……稍見出頭的人物都予殺害。

一九四五年元月,俄共中央下令清算用巴什克爾文字寫的歷史及文學作品。

不久,更以工業化為名,在巴什克爾境內大事開發石汕,建立工業城。數不清的俄羅斯人大張旗鼓地移來,把巴什克爾人擠到城郊或農村,淪為少數,而巴什克爾自治共和國也就有名無實了。

強悍到曾經打敗拿破崙的巴什克爾人都被俄化了,其他弱小民族,當然更是逃不出俄化的命運。

在蘇俄國內殖民地堛漱@日百七十個民族中,大多數是保守的小族。那些小族,在俄羅斯人「殺鷄嚇猴」的政策下,眼見強項的民族一個個被壓倒,早巳嚇得噤若寒蟬,乖乖地向俄國人低下頭。但是,俄共並不因為他們的善良而一任他們自由生長。

譬如邱瓦什人,在血統上與芬蘭無關,也不屬上耳其系統,本身又信奉基督教,是定居的農業民族。

像全世界的農業民族一樣,他們也喜歡自我陶醉,老是不向前看向後看。當一九一七年帝俄倒臺時,別的民族都要求獨立,而他們卻希望恢復本身的老名字——波加利亞人。但是,俄共怕他們和保加利亞聯成關係,硬是不准。而且給他們成立起「邱瓦什自治共和國」,把他們管制起來;接著就在邱瓦什境內推行集體農場制度,把邱瓦什人淪為俄化的農奴了。

另外,像芬蘭系統的維斯人、馬爾雅人、穆羅馬人、摩的維尼亞人、馬利人、烏莫爾特人、可米人等,自古以來就住在奧克河左岸以北地區,但到俄國建國後就被俄人趕離故土向東遷移,而俄國人卻一路追趕著殺戮,他們曾經為躲避俄化而向伏爾加河東岸和北極圈內逃亡,但俄國有計劃的擴張終於使他們逃不出俄化的魔網。俄共把他們安置在北極圈內外,給他們成立起烏莫爾特自治共和國、馬利自治共和國、摩的維尼亞自治共和國,然後俄化之。

現在,俄國的保守民族全已被俄羅斯所同化。有些民族的人民,已經數典忘祖,只知自己是「蘇聯人」而不知自己是那族人了。

 

屠殺與外國有關係的民族

 

在蘇俄一百七十八個民族中,有許多是經俄國政府引誘而集體由外國遷來的,如同捷成人的來自土耳其、日爾曼人來自德國、卡爾密克人來自新疆等等。這些民族,在帝俄時期都曾為「大俄帝國」盡過分化並削弱其祖國的力量,幫助了俄國的對外擴張。但是,俄國卻僅把他們視為工具而不當作人,在他們的時間價值消失之後,即推入「狡兔死,走狗烹」的命運。

(1)日爾曼人的悲劇——日爾曼人之進入俄國,乃是基於一七六二年十二月四日和一七六三年六月廿二日卡德琳二世兩次訓令的號召,而以支持此一德國公主出身的女皇為目的。開頭只有兩萬五千人,被安置在伏爾加河流域墾殖。後來又有上萬人移入南俄。這兩股日爾曼人,漸漸發展起來,成為一個欣欣向榮的民族,處處都表現了優於俄人的特點。俄羅斯人妬嫉非常,便尋找機會來消滅他們。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俄國人找到藉口了,他們在一九一五年十二十三日下令:日爾曼人在西俄和南俄的上地全部沒收。到一九一六年又下令:伏爾加河流域的日爾曼人全部驅逐出境。但是,由於日爾曼人並未回應德國對俄作戰,致兩道命令都未徹底執行,日爾曼人得以苟延下來。

 一九一七年俄共政權建立後,日爾曼人立即成為俄共對內對外作戰的幫手。根據「蘇維埃大百科全書」的記載,在內戰期間,伏爾加河日爾曼人曾經參加過所有的戰鬥:日爾曼共產黨第一團曾在烏克蘭對德軍作戰;第二團曾與藍吉爾及鄧尼金白軍對壘;第一騎兵團曾在對波蘭作戰中大顯身手。從這些事實,我們知道:俄境的日爾曼人是放棄了血緣關係而為俄國利益奮鬥了。但是,俄共卻忘恩負義地置日爾曼人於死地﹕一九二四年二月二十日,俄共給日爾曼人成立起「伏爾加日爾曼自治共和國」,把日爾曼人化零為整地集中起來。史達林的民族事務助手提曼什丁當時說:「伏爾加日爾曼人的情形,一是要引起德國無產階級的注意,因為在他們研究伏爾加日爾曼人的榜樣之後,他們就能夠跟著我們成功的道路前進;同時對於德國的資產階級,伏爾加河日爾曼人一定也是他們注意的目標,因為他們想在那裹找我們的弱點」。

可見俄共成立這個自治共和國目的有兩個:對內集中控制日爾曼人,對外作為展覽櫥窗以吸引德國人傾向蘇俄。而事實上是以消滅日爾曼人為主要目的。因為,他們自一九二六年起,把日爾曼自治共和國的首都由馬克思市遷到波克羅夫斯克市,使日爾曼人失去對首都的控制權而大權旁落於俄人之手;到一九二八年,又實行農業集體化,把日爾曼人圈進農場;到一九三七年十月,更把日爾曼人主席盧夫特和總理威爾奇加以殺害,使日爾曼人失去領導中心,一任賤人擺佈了。

一九四一年德蘇戰爭爆發,俄共競指日爾曼人「私通外國」,在當年八月廿八日下令取消「伏爾加河日爾曼自治共和國」,把日爾曼人驅出伏爾加第二故鄉,趕入荒涼的鮮卑利亞。其後,日爾曼人就失去蹤影。戰後也一直看不到他們的消息,蘇俄所出版的報刊中從未透露日爾曼人的任何動向。有關種族統計資料也從未把日爾曼人列入項目。在鮮卑利亞各自治州中,找不到日爾曼人的代表,在最高蘇維埃中也是如此。

(2)卡爾密克人的遭遇——卡爾密克人,是蒙古中的一個部落,遠在十七世紀時受了俄國的引誘,集體離開新疆遷居俄國。遷居當時共有蓬車五萬輛,人在二十萬以上,被安置在伏爾加河流域。曾受彼得大帝之命,肩負鎮守東方的重任,更曾在北方戰爭中幫助俄國取得勝利。到拿破崙攻俄時,卡爾密克出兵十團參戰,一路追擊拿破崙的兩個駱鴕兵團和一個騎兵團,一直衝進巴黎,支持亞歷山大成為和會盟主。卡爾密克人與俄人同甘共苦,對俄國貢獻過血汗,是再清楚不過了。

但是,現在的卡爾密克人呢?俄共在一九二O年十一月給他們成立起「卡爾密克自治省」,經過一番殺戮,在民族主義勢力消滅後,於一九三三年被升格為「自治共和國」,把散在各地的卡族人口全部納入。到一九四六年卻突然宣佈取清了「自治共和國」,而將其土地並人俄羅斯的阿斯特拉罕省;其首都伊犁斯達被政成俄名斯特普洛伊;過去一直是卡爾密克漁人之城的拉甘,也換成俄名開斯比可伊;卡爾密克族陸沉了!

猶太人的悲劇——猶太人自二千六百多年前失國後,就成為一個世界性的到處為家的流浪民族,那國給他們生存飯吃,他們就是那國人,而且忠誠不渝。這種人口,對於地廣人稀的帝俄,當然樂於吸收。因此,帝俄時代的俄國便成為猶太人的主要移殖國,有一半的猶太人遷入其境,據一九O九年的調查是五百二十一萬五千人。這五百多萬精明能幹的人口,對帝俄工業、手工業和商業上的貢獻是可以想見的。  

此外,在政治上猶太人也對蘇俄出過力:俄共能推翻臨時政府取得政權,猶太人居功甚大。這從列寧組織蘇維埃政權當時,高級政要多半是猶太人可以概見。其中有的如托洛次基、斯維德諾夫、季諾維也夫、卡米涅夫、拉狄克、卡岡諾維區等,都對列寧具有左右大政的影響力。

但是,俄共怎樣對待猶太人?

首先,俄共摧殘猶太人的民族主義。他們指「猶太勞工總同盟」為民族主義運動中心,遠在一九一三年史達林就發表「馬克思主義與民族問題」一文,予以打擊,加以壓迫。列寧死後,史達林大殺猶太人,競在一九四一年冬天正在與德軍苦戰之時,下令將該同盟的兩個旗袖——愛爾堜_和阿爾達逮捕處死。

同時,更摧殘「猶太教」。俄共在一九二二年成立「無神戰鬥同盟」,其後即拿猶太教開刀,作有計劃有系統的迫害。他們咒駡「逾越節」並阻礙其舉行。並且用猶太文出版「異教徒」月刊,專門對猶太教史、教規、教師加以諷刺。最後竟然封閉猶太教堂,運用政治壓力逼迫猶太教徒退出猶太團體。有些甚至主張把「神」字從猶太字典中除掉;足足辯論了一年多,最後還是主張保留,其理由竟是「為了便於進行反宗教宣傳」!

德蘇戰爭爆發後,猶太人又有了新用場,迫害也就因而延緩下來。同時,俄共為了拉攏全世界的猶太人支援他們對德作戰,在國內允許猶太民族主義復活,出版各種讚揚民族英推的小說,上演各種描寫猶太英雄抵抗外國侵略的戲劇,連預言共產黨是「全新的野獸」的猶太詩人海涅,也意外的被允許讚揚,馬克思的大出風頭就更不必說了。

到一九四二年,為了爭取美援和促成美英開闢第二戰場,以解除被德軍打垮的危機,俄共競派猶太戲劇家米可爾教授和費菲爾等組成友好訪問團,到英美去宣揚對猶太人的「德政」,並呼籲全球的猶太人幫助留俄猶太同胞,全力促成第二戰場。同時,俄共又在莫斯科成立「猶太反法西斯委員會議」  ,來領導和策動全世界猶太人對希特勃作戰。結果,既促成了美國的大量援俄,使蘇俄得能不被打敗。還開闢第二戰場,使蘇俄取得勝利。

但是,戰爭甫告結束,勝利一經到手,俄共就露出了忘恩負義的真面目:他們立即制止猶太人的對外活動,並下手摧殘在戰時獲准恢復的民族主義運動。一九四七年猶太國(今之以色列)在巴勒斯坦成立後,俄共又演出「兩面人」的把戲:一面在聯合國主張建立以色列,以討好全世界的猶太人;一面防止以色列國成立後對俄境猶太人發生影響,而在國內展開對猶太「資產階級的民族主義」的清算,在莫斯科的猶太文化團體,連同「猶太反法西斯委員會議」在內,都在一九四九年被查封;在烏克蘭的猶太人,更被「反猶太民族主義」運動搞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同時,對各地猶太人的「剝奪公民權」行動又告復活,許多城市的猶太人都喪失了候選和選舉權。

猶太人的天賦權利也沒有了!  另外,他們更將猶太人向遠離以色列和歐洲的東方遷徒。

關於向東遷移猶太人的行動,早在一九三四年即行開始。他們把黑龍江以北比拉比桑河流域一萬四千八百方英哩的地方劃為猶太移民區,給它一個名字叫「此羅比桑」,在一九三四年五月七日,由蘇俄最高蘇俄維埃主席加里寧發表「加里寧宣言」,正式成立「此羅比桑猶太自治州」將猶太人集體遷人,同時對外宣稱在俄國的猶太人業已創造了自己的家鄉。

這個自治州的人口,在一九三六年有六萬四千,一九四二年有十五萬人,一九四八年有十八萬五千人,……可見移民量是一路上升。但其地的死亡率卻高達百分之九。                                       (待續)

 

第二十期首頁